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83章有本事偷,没本事赔?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众人的话,更像是一个个耳光,响亮的打在了陈大武的脸上!

    冤枉啊!

    他只是这一次偷了陈欢喜的首饰,也不过是为了想要给陈翠儿做一件嫁衣、让她风风光光的嫁入赵家,他们老陈家从此以后也能在亲朋好友面前抬得起头来。

    但是,在此之前,从未做过哪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啊!

    正因为这次的事情,没想到大家之前丢的东西,都怀疑到了他的头上!

    陈大武一向最看重脸面,哪里受得了大家的污蔑?

    于是,连忙对天发誓,“大家听我说一句!我从未偷过大家什么东西,咱们做了这么多年的邻居了,难道我陈大武的为人,大家都还不了解吗?”

    “我敢对天发誓,我真没偷大家任何东西!”

    见陈大武居然敢对天发誓……

    原本情绪激昂的村民们都安静下来了,好一会儿才有人问了一句,“那你敢对天发誓,说你没有偷欢喜的东西吗?”

    只一句话,陈大武一张老脸瞬间涨红起来。

    他的确是偷了,哪里还敢起誓?

    “我……”

    见陈大武说不出话来了,那人冷笑道,“呵,既然你连欢喜的东西都偷,那还要我们怎么相信你?”

    “我敢说,这绝对不是陈大武第一次做这种偷鸡摸狗的腌臜事!”

    “对,刚刚还有脸对天起誓呢,谁给他的勇气?”

    “他就不怕老天爷有眼,一道炸雷劈死他么?!”

    “……”

    见情况有脱离自己掌控,陈大武急了,只得大声说道,“是!我的确是拿了欢喜的东西。”

    “可是,我是她的大伯,拿她几样东西难道还非得征求她的同意么?”

    陈大武似乎狗急跳墙了,口不择言起来。

    听到这话,陈欢喜怒极反笑,“大伯这意思,我的东西就你的东西?你想怎么拿就怎么拿,连声招呼都不用给我打么?”

    “是,你是我大伯,这我无法否认。”

    “可若是可以选择的话,我特么死也不会认你这个大伯!你别忘记了,你之前对我、对我弟弟做过什么样的事情?!”

    “你居然还有脸说是我的大伯?做人要点脸好吗?!”

    一怒之下,陈欢喜也不想再给陈大武脸面了,“就算是你需要用我的东西,难道你不能来找我借?非要三更半夜的来我的院子里偷,你特么怎么好意思自称是我大伯?!”

    “难道,你是因为之前对我家做的那些龌龊事情,开不了口么?”

    陈欢喜冷声道。

    一席话,瞬间带动了大家的情绪。

    纷纷指责陈大武的同时,甚至还有人建议陈欢喜去报官。

    说什么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更何况是陈大武这种为老不尊的大伯?

    张氏与陈翠儿脸色也发白,老汤氏站在人群里,看着目光冷冽的陈欢喜,想要开口帮陈大武说几句话,却又怕惹祸上身。

    倒是陈翠儿,或许是因为要成亲了,不想事情闹得太大,让自己丢脸;

    又或许是因为要嫁入赵家了,有底气对陈欢喜说出赔偿的话来,便说道,“陈欢喜,那你说说,我爹偷了你什么东西,值多少钱,我们赔给你就是!”

    而后,不等陈欢喜答话,便冷哼一声,“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咱们到底是一家人,你居然要做的这样绝情,你还真是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冷血!”

    家丑不可外扬?

    说她冷血?

    “陈翠儿,你摸着你的良心告诉我,到底是谁冷血在先?”

    陈欢喜咬牙问道,“你也知道家丑不可外扬?你们一次次对我做出的那些事情,现在还好意思告诉我说家丑不可外扬?!”

    “你要赔偿是吗?好,我告诉你。”

    陈欢喜看着陈翠儿,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来,“你爹偷得,是赵家给我的聘礼。”

    这会儿,陈欢喜也不喊什么大伯了。

    “我仔细核实了一遍,他一共拿走了翠玉戒指一只、珍珠耳环与翠玉耳环各一副、金镶玉手镯一副、珍珠项链两条、祖母绿宝石项链两条、纯金手镯一副、以及纯银手镯一副。”

    陈欢喜似笑非笑的看着陈翠儿,“咱们即刻去赵家问问,这些东西值多少银子吧。”

    “你们是打算一次性赔偿给我呢还是怎么样?要不,我大发慈悲,多宽限你们几日,凑齐了给我?”

    陈欢喜的话,让在场之人无一不目瞪口呆。

    只知道赵家给的聘礼丰厚,没想到陈大武随手偷走的几样东西,都是如此值钱呐!

    有些人哪怕是没有见过这么贵重的首饰,但也是听人说起过的。

    这几样东西,随随便便每一样都值好几十两银子……

    算起来的话,一共得好几百两啊!

    有人摸了摸下巴,预估道,“恐怕不只是值几百两,差不多得上千两银子了。”

    上千两?!

    他们这辈子一百两银子都没有见过,更何况是上千两?!

    当下,众人哗然。

    而陈大武在听到这个价钱后,当时就两眼一翻,晕倒在了地上。

    张氏与老汤氏手忙脚乱的去搀扶他,又是一阵儿的哭天喊地,直喊道,“作孽哟!我老陈家作孽哟!”

    陈翠儿死死地攥着双手,看向陈欢喜的目光满是嫉恨,“陈欢喜,咱们好歹也是一家人,你非要闹得如此难看吗?!”

    到底是谁一次次要闹得难看?

    “我想,你说出这句话前应该过过脑子,认真思考一下到底是谁一直在闹得难看?”

    说着,陈欢喜蹲下身子,眸子冰冷的盯着陈大武,右手大拇指准确无误的掐在了他的人中上。

    陈欢喜下了很大的力气。

    陈大武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醒了。

    “大伯,你银子都还没赔给我,怎么就晕过去了?怎么,有本事偷,没本事赔偿?”

    陈欢喜毫不客气的嗤笑道。

    陈大武只觉得人中都要被她给掐断了,此时火辣辣的痛着。

    在听到她这毫不客气的嘲讽后,顿时又两眼一翻,打算晕死过去蒙混过关。

    陈欢喜眼疾手快,右手瞬间又掐在了他的人中上,这下,可是装不下去了。

    陈大武气得直翻白眼,利索的从地上爬起来,伸着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陈欢喜,“你……你别欺人太甚!”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