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80章把那无耻之徒揪出来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别多话。”

    陈大武看了张氏一眼,去院子里洗脸准备睡觉了。

    看着陈大武的背影,张氏总觉得他今晚怪怪的,刚刚陈大武那炙热的眼神,就好像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一样。

    后日就是陈翠儿的大喜日子了,不管怎么说,在这个节骨眼上,都不能再出任何问题。

    但是陈大武也没说什么,直接就去洗脸了,张氏又觉得,会不会是自己多心了?

    很快,屋子里的烛光就熄灭了,两人并排躺在床上。

    约莫子时过后,陈大武摸黑下了床,黑暗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穿衣裳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房门“吱呀”一声,陈大武小心翼翼的出了门。

    张氏被惊醒后,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准备跟上去。

    无奈今晚多喝了几碗水,这会儿小腹胀鼓鼓的,张氏只得先去了茅厕。

    等出来时,陈大武已经不知踪影。

    仔细听了听,似乎也没什么异常响动,张氏只好进了屋。

    毕竟,先前闹鬼一事,可是把她吓得够呛,早就留下了心理阴影,晚上不敢独自一人待在外面。

    却说陈大武,轻手轻脚的出了门后,却是朝着院子里墙壁根走去。

    白天他偷拿了陈欢喜的聘礼,那死丫头居然那样心大,压根儿就没有发现!

    于是,陈大武心里有了主意。

    反正陈欢喜的聘礼那样多,他再去拿一些又如何?

    她肯定还是不会发现的。

    就算发现了,难道还能追究他的责任不成?

    她的聘礼那样多,足够下半辈子安稳生活了,不……就算是下半辈子都花不完,还不如拿出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说,让自己堂姐的亲事办的热热闹闹、体体面面,风风光光的嫁入赵家呢。

    陈大武心里想着,就小心翼翼的翻墙去了陈欢喜的院子。

    下午他撬掉了堂屋的锁,想来这样短的时间内,陈欢喜也没有新的锁换上。

    加之这会儿三更半夜的,那死丫头一定睡得很沉,绝对发现不了有人已经潜了进来。

    等他到手了,就趁夜将首饰拿到镇上去当掉,等真金白银到手了再拿回来,到时候就算是陈欢喜要追究责任,怎么也追究不到他的头上来。

    陈大武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

    孰不知,一山环比一山高。

    他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

    白天还干燥的院子里,此时墙根处不知被泼了什么东西,湿漉漉的。

    陈大武刚踩下去,就重重的摔了一跤,浑身上下沾满了那东西,黏糊糊的还传来一阵儿怪味儿。

    寂静的黑夜里,他这一跤摔下去,声音格外响亮。

    陈欢喜的寝屋内似乎传来几声呓语,吓得陈大武抱着头蹲在墙根处,大气也不敢出。

    好半晌,见没有任何动静,陈大武才顺着墙根儿,向堂屋靠近。

    原以为堂屋没有上锁呢,可陈大武推了推门,纹丝不动!

    他哆哆嗦嗦的摸上去,居然又挂上了一把锁!

    这死丫头哪里来的这样多的大锁,撬坏了一把居然又给挂上去一把,这不是存心给他出难题么!

    陈大武气得想要跳脚。

    可陈欢喜睡在隔壁屋,这三更半夜的,他实在是没有勇气回去拿他铁榔头过来撬锁。

    试了好几次,都推不开门后,陈大武只得两手空空的回去了。

    陈大武满心失望,但想起白天抓走的那一把项链,心里又稍微找回了一点平衡感,赶紧回了自己的屋子,准备天不亮就去镇上将首饰当掉。

    他没有发现的是,月光下,院坝里一个个明显的脚印,随着他的走动而留在了地面上。

    他刚翻墙过去,窗户后面的陈欢喜才冷笑着收回目光,回到了床上。

    两个时辰后,陈大武紧张的起床,怀里揣着首饰,心情急切的去了镇上。

    因着天色还没大亮,所以他压根儿没有注意,墙根处的脚印一直蔓延到了他们睡觉的屋子……

    张氏昨晚心情高度紧张,没怎么睡好,所以天亮了也还没醒。

    正睡得香甜,只听到外面已经熙熙攘攘的吵开了。

    她听到陈翠儿与陈欢喜正在大声争辩着什么,老汤氏的声音也夹杂在中间,似乎是在劝架。

    还有村民们的声音……

    张氏心里一惊,连忙下了地。

    这时,从门口一直到床边的脚印,印在了她的眼中。

    张氏瞪大了双眼,下意识的想起了昨晚陈大武出门去的事情,结合这会儿陈翠儿与陈欢喜的争辩,张氏心里已经大概有了谱,赶紧抓起一件破衣裳,就要将那脚印擦掉。

    可不知道这脚印是如何印上去的,无论她怎么用力擦拭,也擦拭不掉。

    张氏着急的满头大汗。

    “你自己看看,还有什么好争辩的?!”

    陈欢喜的声音由远及近,房门“嘭”的一声被人推开,一群人出现在了门口。

    张氏还趴在地上,费力的擦拭脚印。

    一抬头,正好对上陈欢喜嘲讽的目光,“大婶儿这么早趴在地上做什么?可是想要毁灭证据?”

    证据?

    张氏脸上火辣辣的,尴尬的站起身,磕磕巴巴的答道,“你,你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

    陈欢喜冷笑,抬脚走了进来,指着地上的脚印,“大婶儿,昨晚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偷进了我的院子,想要偷走我的聘礼,我们这会儿正打算将那无耻之徒给揪出来呢!”

    不用多说,张氏也知道,这事儿的确是陈大武做的。

    可听到陈欢喜这样骂陈大武,张氏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

    “欢喜,要说什么好好说便是么,骂人做什么。”

    “我又没骂你们,你急什么?那卑鄙下流的小偷竟然敢进我的院子偷东西,我连骂他两句都不成了?”

    陈欢喜摊开双手,回头看了一眼陈翠儿,“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又不是我偷了你的东西,你问我干啥!”

    陈翠儿捂着肚子,一脸愤怒的盯着陈欢喜。

    “的确不是你做的,可是……”

    陈欢喜再次指了指地上的脚印,“麻烦你给看看,这脚印会是谁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