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78章这年头小偷如此猖狂?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一文钱都不给!”

    老汤氏咬牙切齿的说道。

    陈大武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下来了,皱眉说道,“不管怎么说,翠儿也是她的姐姐,那死丫头竟是如此小心眼!如今她独自一人守着那一堆聘礼有什么用?”

    “不行,无论如何我也要从她手中要一些过来。”

    陈大武抬脚往隔壁院子走来。

    陈翠儿后日就要嫁入赵家了,他还答应了要给她准备一套最美的嫁衣呢!

    如今他手头紧张的很,是一文钱也没得多余的!

    “要不,算了吧。”

    张氏一把拽住陈大武,为难的说道,“欢喜恨我们也是应该的,不给我们借钱应急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再去自讨没趣,惹她厌烦的好。”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陈大武推开张氏,沉声说道,“现在已经不单单只是几两银子的事情了。”

    陈大武冷笑道,“她姐姐出嫁,难道作为妹妹,就不该表示表示么?”

    所以,在陈大武的认知里,陈欢喜本就应该给陈翠儿拿些银子以表姐妹情谊!

    老汤氏在一旁点头附和道,“不错,大武言之有理!”

    看着母子俩如出一辙的神情,张氏也就没有再多加阻拦,看着陈大武往隔壁院子走去的背影,心里隐隐觉得很是不安,似乎很快就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

    毫不意外,陈大武灰溜溜的回来了。

    “怎么样?”

    老汤氏赶紧问道。

    “我呸!”

    陈大武朝着地面狠狠地啐了一口,但还是不能掩饰脸上的狼狈神色,恶狠狠地说道,“那个死丫头,不但一分钱不给,还将窝给骂了出来!”

    就差没拿菜刀将他赶出来了!

    陈欢喜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泼辣了,与从前乖巧的模样判若两人!

    老汤氏也开始疑惑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我好言与她商议,她如此不给我情面,也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陈大武眼中闪过一道阴冷的光。

    张氏眉心一跳,连忙问道,“你又想做什么?”

    “难道,你忘记了赵家二少爷先前与你说的话么?”

    张氏的提点,让沉浸在恨意中的陈大武清醒了两分,心里头多了一丝忌惮。

    早前他要烧死陈欢喜时、以及后来将她沉塘前,赵子元说的话,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还有不知道还会不会出现的“陈大文的鬼魂”,都让陈大武周身的戾气一点点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惊慌与畏惧。

    但后日就是陈翠儿与赵子敬大喜的日子了,他刚刚才对陈翠儿做出了保证……

    陈大武内心挣扎不已。

    犹豫了一会儿后,陈大武咬紧牙关,低声说道,“既然好言相商这条路走不通了,给她说软话她不答应,也就不要怪我这个大伯做的太难看了!”

    “你想干嘛?”

    老汤氏也忍不住问道。

    看着陈大武脸上凶狠的神色,张氏也劝道,“你可别乱来,要是被赵二少爷知道的话……”

    “怕什么!总之我不会留下把柄,让她知道是我做的不就行了?”

    陈大武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独自进了屋。

    见劝不住,张氏只得叹着气,开始收拾买的蔬菜,老汤氏在一旁搭手。

    傍晚时分,赵家来人请了陈欢喜过去一起吃晚饭,紧紧盯了陈欢喜一整天的陈大武只觉得逮到了机会,她前脚刚出门,陈大武后脚就爬墙进了隔壁院子。

    陈欢喜警惕度很高,几间屋子全部都上了锁。

    陈大武扒拉开窗户纸往里看去,果然看到一只只箱笼整整齐齐的摆在堂屋里。

    他心下一喜,但是看到那硕大的锁,心里又是一阵凉凉。

    犹豫再三后,陈大武回去提了一把铁榔头过来。

    用力撬开锁,陈大武紧张不已的进了堂屋。

    打开第一只箱笼……摆放着不少的金银首饰。

    陈大武双眼放光,围着这只箱笼走了好几圈,才咂舌道,“赵家也真是下了血本了,不过是下个聘礼,居然将这样的珍奇珠宝全部都给了陈欢喜!”

    又想起上个月赵家来给陈翠儿下聘礼,不过是给了一些普通的首饰罢了。

    都说人与人之间不能比较,这一比较啊……

    陈大武只觉得心口憋痛的紧。

    都是要嫁入赵家做少奶奶的,怎么差别待遇就这么大?

    难道,就因为赵子敬是庶出,而赵子元是嫡出,两人娶媳妇就有着天壤之别么?!

    陈大武心里头涌上一股子不甘心来,他抓了一把珠宝项链塞进怀里,还想继续再抓一把,但是看外面天已经黑了,怕陈欢喜回来撞见,只得咬了咬牙,关上箱子出去了。

    锁被撬坏了,他只能将锁挂在门上便回去。

    回去后,陈大武心里始终在惦记那一屋子的聘礼。

    怀里的项链将他的胸口膈应的厉害,心里猫抓似的痒痒。

    这时,陈欢喜回来了。

    听到隔壁院子门被推开的声音,陈大武连忙趴在窗户上,认真的听着隔壁的动静。

    很快,就听到陈欢喜开始破口大骂,“卧槽!谁特么这么不要脸!撬坏了老娘的锁!这年头偷东西的都这么猖狂了吗?!”

    骂了好几声,似乎都只是关于房门锁被人撬坏一事。

    好像,根本就没有提起自己的聘礼被偷了。

    陈大武紧张的听了一会儿,渐渐放下心来。

    陈欢喜的大骂声引来了隔壁邻居,老汤氏与张氏也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欢喜冷笑,“我不过是去赵家吃了晚饭这么一小会儿时间,堂屋的门就被人撬开了,锁都给我撬坏了。”

    张氏与老汤氏面面相觑,心里同时想到了是陈大武干得。

    正要说什么,陈大武已经一脸平常的过来了。

    “怎么了欢喜?”

    陈大武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

    陈欢喜扫了他一眼,似乎没有对他起疑,只又答了一句,“我堂屋的锁被人撬开了。”

    “哦?居然有这事?”

    陈大武似乎很是吃惊,皱眉说道,“前几日听说隔壁村闹小偷,会不会是偷到咱们涌泉村来了?”

    这意思便是说,陈欢喜的锁,是小偷给撬坏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