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74章骂她不知羞耻?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陈欢喜与赵子元出了饭厅,就在花园里散起步来。

    凌风识趣的远远地跟着,没有靠近。

    今晚月色不错。

    陈欢喜推着赵子元,二人沉默着在花园里散步,谁也没有先开口,打破这份沉默。

    赵子元是知道陈欢喜这会儿心情不好,想着等她心里的郁气消散一些,他再说些开心的事情,让她高兴高兴;

    而陈欢喜,一是因为前几日两人的“坦诚相见”,让她这会儿还觉得有些尴尬。

    二来么,自然是因为方才的事情,心情极度郁闷,不想搭理赵子元这个罪魁祸首!

    是的,她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那突然出现的殷雀儿,今晚的表现,无一不是在告诉陈欢喜:老娘是你的情敌,我看上了你的男人,而且我们俩还是青梅竹马,关系比你这个外人亲近多了!

    还有那放任殷雀儿种种行为的赵夫人。

    说什么狗屁修复关系,分明就是让她来受气的吧?!

    沉默了好一会儿,赵子元才试探着问道,“心情可舒坦些了?”

    “舒坦你妹!”

    陈欢喜恶狠狠地给他回了一句。

    赵子元自知理亏,忙闭上嘴不敢再问一句。

    见他又不说话了,陈欢喜忍不住掐了一把他的胳膊,咬牙问道,“我问你,你那什么表妹,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赵子元吃痛,又不敢推开陈欢喜的手,只得呲牙咧嘴的忍着疼痛,老老实实答道,“原本我娘叫我晚上过来吃饭,我没答应,可她说也叫了你一起,我才过来的。”

    “哼,当真是为了我才过来吃饭,而不是为了你那什么雀儿表妹?”

    陈欢喜斜眼。

    “当然!”

    赵子元连忙举起几根手指头来,“天地良心,我甚至不知道那丫头是什么时候来我家的,我娘说那天的事情她有些过分,想跟你道歉,跟你修复关系,所以请了你过来吃饭。”

    “我一听到你要来,自然就来了。”

    唔,这样说来,今晚的鸿门宴,是赵夫人一手策划?

    还修复关系呢,呸,从今以后再也不会跟她修复关系!

    她要是再有一分要好生与她相处的心思,她陈欢喜就是一头没出息的猪!

    嫉妒使人面目全非啊……

    陈欢喜不禁叹了一口气,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看着赵子元,愁眉苦脸的问道,“那你可明白,今晚你娘的用意何在?”

    “不就是为了气你?”

    赵子元一口说出原因。

    孺子可教也,还算是明白事理。

    陈欢喜点点头,“可不只是气气我这么简单了。”

    赵子元不解。

    陈欢喜继续说道,“殷雀儿对你那样殷勤,难道你就没察觉出什么来吗?”

    一听这话,赵子元忍不住嗤笑出声。

    “我还以为你要说什呢!”

    赵子元又是低低的笑了好几声,“就算我察觉到了,人家又没明明白白的说出来,难道我还能主动说什么?让她不要对我抱有非分之想吗?”

    “万一她给我回一句‘你别自作多情,我对你没意思’,那多尴尬!”

    赵子元的话,让气氛轻松了一些。

    陈欢喜也被他给逗笑了,“就你会说。”

    两人嬉闹了一会儿,赵子元这才一把拉过陈欢喜的手,一脸严肃的问道,“现在,你可还想着要跟我退婚?”

    见他如此一本正经的询问,陈欢喜也认真起来。

    这事儿她想了很久,决定暂时把与百里珩的“露水情缘”抛到脑后。

    她也不是为了百里珩才要与赵子元退婚的,而是想着当初她已非完璧,配不上赵子元。

    可如今既然与赵子元也那啥了,而且赵子元早就摆明了自己的态度,她因为被下药了才会与别人那什么,所以他并不介意。

    虽然吧,陈欢喜心里松了一口气。

    可又觉着,赵子元这种态度,是不是不在乎她?

    矛盾了好几日,眼下赵子元再问起这个问题,陈欢喜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她当真想要退婚吗?

    似乎,并不是。

    “你是怎么想的?”

    陈欢喜咬了咬唇,反问道。

    赵子元挑眉,“你居然还问我是怎么想的?”

    说罢,就凑了过来,吻住了陈欢喜的唇。

    两人正流连忘返呢,身后传来凌风的咳嗽声。

    看来,是有人过来了。

    陈欢喜连忙推了推赵子元,示意他停止。

    但赵子元却什么都不顾,反而伸出手抓住了陈欢喜的手,将她紧紧地箍在了怀里,加深了这个吻。

    陈欢喜被他吻得气息紊乱,面色绯红。

    这时,只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呀……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

    是殷雀儿跟了过来。

    她怎么还不死心呢,他们出来这么久了,这大半夜的,她都还能跟着过来?

    陈欢喜心里不高兴起来。

    赵子元这才松开手,替陈欢喜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头也不回的对殷雀儿说道,“既然知道自己看到了不该看的,就该赶紧离开才是,别在这里自讨没趣。”

    这话说得,可没有留半分情面呀!

    可殷雀儿是什么人呀?

    被赵子元如此挤兑,她没有生气,反倒是跺了跺脚,甩了甩胳膊走了过来,撒娇似的喊了一句,“表哥!”

    “你跟表嫂俩人关系也太好了吧,这深更半夜的表嫂都没有回家,两人在这里花前月下的,真是羡煞旁人呢。”

    殷雀儿不知趣的凑过来,坐在两人对面的石凳上。

    陈欢喜挑眉。

    说什么深更半夜的不回家、在这里花前月下,她这意思,是在拐弯抹角的骂她不知羞耻咯?

    这小姑娘,看起来很没有自知之明啊!

    今晚她数次忍让,可这殷雀儿几次三番的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

    陈欢喜冷笑,转头看向殷雀儿,说道,“既然雀儿表妹如此羡慕我与你表哥的感情,不如你也赶紧找个翩翩公子,做这花前月下的事情呀,也免得羡慕别人。”

    “我瞧着雀儿你,应该还没有许配人家吧?”

    “嗯,你说的不错,雀儿的确还没许配人家,她这年纪的确该说门亲事了。”

    赵子元立马接过话头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