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72章表妹殷雀儿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子敬,我先回去了,你要是要多待,就下午再回来吧。”

    赵夫人站起身往外走去。

    张氏连忙追了上去,想要拉着赵夫人的衣袖,一看人家那料子就不便宜,自己这手心粗糙不已,只得尴尬的说道,“赵夫人,不如吃过午饭后再回去吧。”

    这既然是下聘礼,来了总得坐一会儿吧?

    总得吃过午饭后再走吧?

    今儿赵家又来下聘礼,村里也不少人都在外面等着看热闹呢。

    要是赵夫人这会儿气冲冲的出去,村里人指不定会怎么猜测。

    肯定有人会说,他们老陈家招待不周,惹怒了人家赵夫人,甚至就连午饭也不准备,就让人家两手空空的回去。

    如今老陈家接连出了不少事情,陈大武一家的口碑在村里早就不怎么好听了。

    今日这事儿要是再传出去,日后可就真没脸在村里待了。

    “吃饭?这一肚子的火气我都饱了,晚饭都不用吃,还吃午饭?”

    赵夫人这一张嘴也可厉害,几句话就将张氏说的不知如何回话,“多谢招待,我赵家还有要事要忙活,没有闲工夫在这里吃饭,先走一步。”

    说罢,赵夫人就带着人出了门。

    张氏站在院子里,脸色尴尬的走了回来。

    陈大武也气得老脸通红。

    上一次赵夫人来给陈欢喜下聘礼,可是满脸笑意,将陈欢喜夸上了天。

    与今日的态度相比,可是天壤之别啊!

    今日,是摆明了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见陈大武也生气,张氏走近,凑到他耳边低声提醒道,“注意一下你这脸色,人家赵大少爷还在呢,可别让人难堪。”

    是了。

    赵夫人到底是赵家的主母,而赵子敬的生母是房姨娘。

    房姨娘没资格来下聘礼,只能赵夫人带着赵子敬过来。

    而上一次,可是赵夫人的儿子,赵子元下聘礼,所以赵夫人的态度自然会有差异。

    与陈翠儿要过一辈子的人是赵子敬,并不是赵夫人。

    这会儿要是再惹怒了赵子敬,只怕是日后陈翠儿的日子不怎么好过。

    所以,陈大武只得将情绪压进心底,笑着开始招呼赵子敬……

    这一日,赵夫人破天荒的派人来陈家,请陈欢喜过去一同吃晚饭。

    彼时,陈欢喜刚洗过澡,站在门口梳理自己长长的、打了结的长发,嘴里埋怨道,“留这么长的头发怎么梳理啊,等着哪一日我一定要剪个利落的短发出来。”

    听到赵家下人的话,陈欢喜挑眉。

    那一日与赵夫人撕破脸皮后,两人再也没有过任何交集。

    突然来叫她过去吃晚饭……

    她怎么都觉得有古怪!

    本想着要拒绝,可那下人机灵的看到了陈欢喜眼中的拒绝之意,连忙继续说道,“欢喜姑娘,我们二少爷说了,今晚要给你一个惊喜,让你千万要过去。”

    “惊喜?”

    陈欢喜皱眉。

    “是的。”

    下人笑着答道,“奴才方才出门的时候,听到夫人说什么亲事不亲事的话,想来是叫你过去,商议你与二少爷之间的成亲的好日子呢。”

    她还想退婚呢!

    还商议个屁啊!

    一听这话,陈欢喜果断拒绝。

    哪知,那下人瞬间变了嘴脸,冷笑道,“莫非,姑娘是不敢过去?”

    笑话!

    她有什么不敢的?

    “我们夫人说了,上一次的事情纯属误会,她并不想与姑娘之间关系恶化,所以夫人今日专程请姑娘过去,修复两人之间的关系,以免让二少爷夹在中间两面为难。”

    这话,听起来倒像是个大实话。

    像是那么回事。

    就算她要与赵子元退婚,日后与赵夫人不会做婆媳,自然也就不会有那些婆媳大战。

    可想着到底是一个村儿的,也不好闹得太难看。

    既然赵夫人有心要与她修复关系,陈欢喜身为晚辈,也就不再矫情的记仇了,答应了晚上会过去。

    听到这句话,下人才松了一口气,满意的回去复命。

    天色擦黑之际,赵家再次来人。

    陈欢喜正准备出门呢,来人说赵夫人怕陈欢喜不好意思过来,便再派了他来请。

    为何要不好意思?

    陈欢喜与下人同行去了赵家。

    穿过花园,一路进了饭厅。

    刚走到饭厅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儿银铃似的笑声。

    里头传来一道女孩子的娇笑声,“表哥,这么久不见,你怎么还是这么有趣?”

    表哥?

    有趣?

    赵家没有小姐。

    而这女孩子叫谁表哥?

    赵子敬甚少在饭厅吃饭,那么被称之为表哥的人……是赵子元?

    “好了雀儿,赶紧坐下吃饭。”

    又传来赵夫人的声音。

    赵子元的声音响起,“欢喜还没到,再等等。”

    这么看来,刚才那姑娘的确是叫赵子元了。

    不过,赵子元一向是伴着一张脸,跟任何人都不言苟笑,除了陈欢喜以外……实在是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叫雀儿的姑娘居然说赵子元有趣?!

    走在一旁的下人看了陈欢喜一眼,低头进去了。

    陈欢喜无端的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同情?

    她有什么地方需要他一名下人来同情?

    陈欢喜百思不得其解。

    下人很快出来了,请陈欢喜进去。

    见陈欢喜进来了,赵子元回头笑了笑,“欢喜,快过来。”

    他右手边,坐着赵夫人。

    左手边,坐着一名陌生的姑娘。

    想来,便是赵夫人嘴里的雀儿吧。

    雀儿与陈欢喜年纪不相上下,许是因着家境要优渥一些,穿衣打扮都比陈欢喜更加精致,坐在赵子元身边,此时正眨巴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好奇的盯着陈欢喜。

    “你就是表嫂吧?快请进。”

    殷雀儿主动笑着喊了一句,伸手指了指空着的位置。

    但她的语气,以及方才看向陈欢喜的眼神,让她心里莫名的不爽!

    就好像,殷雀儿是这家的女主人,而她陈欢喜是客人一般!

    虽说,如今她还没与赵子元成亲,的确是客人,可她殷雀儿,也算是客人吧?!

    她是赵子元的未婚妻,理应坐在赵子元的身边。

    可瞧着那唯一一张空着的椅子,却是在赵夫人身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