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69章怎么解释他就是百里珩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对,我不怀好意。”

    赵子元很爽快的承认了,挑眉说道,“如今你可再也没有跟我退婚的理由了,你要是胆敢再提出一句退婚来,我就让你十天半个月也下不了床。”

    “如此一来,你就再不能离开我的身边。”

    他居然如此面不改色的,将这种下流的威胁话,说得一本正经?!

    陈欢喜只觉得,她似乎要重新审视一下,赵子元这脸皮厚度的问题了。

    见陈欢喜不说话,赵子元得意洋洋的凑过来,“怎么样,怕了吧?”

    怕你妹啊!

    陈欢喜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可瞧着赵子元似乎不只是说说而已,怕自己再一次将自己“退”到他的床上去,陈欢喜只得暂且将退婚一事压进心底,想着这事儿日后再说。

    反正这婚,是一定要退的。

    她对不起赵子元,不配心安理得的接受他对她的好。

    陈欢喜落荒而逃。

    看着她逃走的背影,赵子元也没有强迫,也没有让凌风拦着她,只一脸的若有所思。

    凌风不禁凑上前来,“爷,您当真信了她的话?”

    “什么话?”

    赵子元不解。

    “还有,您什么时候盘下了翠红楼,属下怎么不知道?”

    既然赵子元盘下了翠红楼,那么上一次他们几人进城时,他进了翠红楼,为什么那钱妈妈还要收他的银子!

    凌风斤斤计较的想道。

    赵夫人等人一天都在,凌风实在是不好问这些话,眼下只有他们主仆二人了,无论如何凌风也要问清楚,以免赵子元识人不清,白对陈欢喜好了。

    结果,这陈欢喜非但不领情,还要跟赵子元退婚!

    凌风总觉得,心里替赵子元感到不值。

    “爷做事,还需要你知道?”

    赵子元斜了他一眼,冷哼道,“凌风,我这一趟出去,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

    凌风心里一惊,“爷遇到危险了?”

    “并没有。”

    赵子元皱眉。

    要是遇到危险的话,他说不定还没有眼下这么忧心。

    偏偏遇到的事情,比遇到危险还让他烦心!

    陈欢喜……

    不过,这一趟出去,也算是有点收获吧。

    想起翠红楼那一晚,赵子元嘴角微翘,脸上浮现出一抹满足的笑意来。

    “爷?爷?”

    见赵子元并未继续答话,脸上笑容却有些古怪,甚至带着一丝……猥琐的意味,凌风不禁挑眉,伸出手在赵子元眼前晃悠了好几下,“爷,你在想什么?”

    “没事。”

    赵子元回过神来,一本正经的说道,“我遇到欢喜了。”

    “什么?!”

    凌风惊愕不已,目瞪口呆的问道,“那,那你们可有交集?她可认出你了?”

    赵子元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若是她认出我了,也就不会执意要与我退婚了。”

    “爷,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凌风试探着问道。

    看起来,他们之间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可言喻的事情?

    这么多年来,虽然赵子元与凌风是主仆关系,可凌风从小与他一起长大,是他最亲密的伙伴,在心里把凌风早就当做了兄弟。

    于是,赵子元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了凌风。

    “这,这算不算是缘分?”

    凌风摇头说道。

    两人兜兜转转,总是能见面,还能发生那样离奇的事情。

    不得不说,这两人天生就是一对。

    这样想来,凌风也开始理解陈欢喜,为何要执意与赵子元退婚了。

    这也正说明了,陈欢喜其实是个很好的姑娘。

    因为与百里珩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觉得自己对不住赵子元,所以才执意要与他退婚。

    难怪,陈翠儿一口咬定陈欢喜并非完璧之身。

    原来,阴差阳错之下,正是给了自己的未来夫君?!

    凌风不禁偷笑出声,“爷,依我看来啊,欢喜姑娘之所以执意要与你退婚,正是因为你们在翠红楼那一晚发生的事情,让她觉得自己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我知道。”

    赵子元愁眉苦脸的叹了一口气,“其实那时也不怪她。”

    “就算不是我,是别人,我也不会生她的气,最多……只会把给她下药的人,碎尸万段而已!”

    说着,赵子元狠狠地一拳砸在桌子上,站起身来回走了好几步,继续说道,“可我要怎么给她解释,那人就是我,让她心里不要再愧疚?”

    眼下陈欢喜明显的是带着负罪心里前来退婚。

    他要怎么才能让陈欢喜知道,他其实就是百里珩?!

    可若是陈欢喜知道了这些事情,难保不会被另外的人知道。

    他隐瞒了这么多年的事情,眼下还不到公布于众的时候。

    “爷,您只要一旦说出这个秘密,只怕咱们就再也没有清闲日子可过了……”

    凌风提醒道。

    “我知道。”

    赵子元脸上神色有些不耐烦起来,“正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才愁要怎么告诉欢喜,要怎么样才能让她卸下心房,不再跟我提起退婚的事情。”

    凌风不禁也跟着叹气。

    如此看来,他家爷可当真是对陈欢喜死心塌地了啊。

    却说赵夫人……

    怒气冲冲的出了赵子元的院子后,回到自己的屋子,发了好大一通火。

    不但砸了满屋的珍奇物件,还气得大哭一场。

    将屋子里伺候的小丫鬟好一通怒骂后,终于是被自己的陪嫁丫鬟,甄妈妈给劝住了。

    听完赵夫人说起今日发生的事情后,甄妈妈也替她感到生气,将房姨娘等人骂了一顿后,又直说二少爷与欢喜姑娘不懂事。

    “子元气我,无所谓,他是我的亲生儿子。”

    赵夫人擦干眼泪,恶狠狠地说道,“我生气的,是陈欢喜那个小贱蹄子!”

    “她还没嫁入赵家来呢,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明显的不把我这个婆婆放在眼里!”

    “最可气的是,子元不分对错的护着她,我根本不能把她怎么样!”

    这才是令她感到最无力的地方。

    赵夫人这一肚子的火气又开始冲上来了,抓着甄妈妈的胳膊就开始继续哭了起来,“你说说,在这个家里,我苦了这么多年,我都是为了什么啊!”

    “要是日后就连儿媳妇都骑在我的头上,作威作福,这个家里还有半点我的容身之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