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68章把自己退到了他的床上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赵子元的深情话语,让陈欢喜心尖儿都在颤抖。

    她,可以相信他吗?

    可是,赵子元越是这样对她好,她越是心里对他更加愧疚,想着自己配不上他。

    陈欢喜张了张嘴,正要说话,赵子元便突然低下头来,吻住了她的唇,将她即将脱口而出的所有话,都淹没在了这个神情、缠绵的吻里面。

    好吧,那就不说了,就当她自私好了。

    自私的占有赵子元对她的所有好。

    不过……

    赵子元嘴里面的味道,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不是病了这么久么,凌风说他每天都要喝许多又苦又涩的药,当时她还心疼来着。

    怎么这会儿,他最里面反而没有丝毫药味?

    就算今日没喝药,可这一连多日都在喝药,不会一丝味道都没有吧?

    给她的感觉,反而是渐渐地熟悉起来。

    与百里珩的那一晚,虽说她是被下了药,意识不怎么清醒。

    可自己身体内的各种反应,对于第一次出现那些反映的她,自己还是记忆犹新。

    眼下,赵子元的吻,让她渐渐地陷了进去……

    等到陈欢喜回过神来后,两人已经进了屋,倒在了床上。

    不对!

    陈欢喜猛地清醒过来了。

    “我们是怎么进来的?!”

    说着,就看向了赵子元的双腿。

    赵子元一脸无辜,伸出手指了指床边的轮椅,答道,“欢喜,是你太投入了。”

    这么说来,是赵子元一只手揽着她,一只手推动轮椅进了屋?

    好吧,她刚刚确实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所以才闹出了这么大个笑话来。

    “我们是否应该继续?”

    听出赵子元话语中的揶揄,再看着他脸上那调侃的笑意,陈欢喜一张小脸臊得通红,连忙下了地,就要往外跑去,“继续个屁啊,你要不要脸!”

    这青天白日的,两人关起门在屋里做那种事,传出去可真羞人。

    或许是在这里待的久了,陈欢喜只觉得自己的思想也被影响了,变成了老封建。

    “那这婚,你还退不退了?”

    赵子元笑着在身后喊道。

    陈欢喜脚步一顿,只觉得耳根子都红了,“退!”

    “你敢再说一句试试?”

    话音刚落,只见赵子元一旋身,就坐在了轮椅上,眨眼间就来到了陈欢喜身边,将她圈在自己手臂中,将手放在了她的腰带上。

    一副“你要再敢说一句退”,我就让你回到床上去的架势。

    “你做什么!”

    陈欢喜挣扎着,却怎么也拉不开赵子元的手。

    这人不是病的严重么?

    刚才那行云流水的一串动作,以及这会儿比“蛮牛”还要大力,陈欢喜不禁在心里怀疑。

    这厮是不是一直在装病?

    “你再说一句退婚试试?”

    赵子元任由她挣扎也不为所动,只低下头,眼神危险的盯着陈欢喜,右手已经拉开了她的腰带,伸手探向了她的腰间,轻轻摩挲着她光滑的皮肤。

    许久没有碰过她了。

    手下的触感令赵子元满足的眯了眯眼睛。

    他很想,即刻就将她就地正法!

    “赵子元,你快松手!”

    怕有人会突然闯进来,看到他们如此“香艳”的一幕,那可就丢人了,所以陈欢喜挣扎的更加厉害了。

    最要紧的是,腰间的手一直在乱动,害得陈欢喜又痒又难受,觉得浑身都有些无力了。

    赵子元一向不是病怏怏的样子么?

    今日的他,与往日里可是判若两人啊!

    浑身上下带着邪佞,还有那无法拒绝的霸道……

    陈欢喜怎么觉得,跟百里珩很是想象?!

    想起百里珩,陈欢喜只觉得心里一凉。

    “说,还退不退?”

    赵子元仍旧在逼问,已经低下头含住了她小巧的耳垂,一边轻轻的吮吸着,一边低声问道。

    他的声音突然就沙哑起来,带着陈欢喜无法抗拒的性感味道。

    天知道,被赵子元含住耳垂时,她是什么感觉!

    就好像,她突然飞上了软绵绵的云端,整个人轻飘飘的,身心舒适又带着无限的渴望,希望赵子元进一步动作,给她更多的需求,更多的舒适。

    “嗯……”

    陈欢喜忍不住嘤,咛了一声。

    听到这一生嘤,咛,赵子元只觉得头脑一阵,浑身上下的热血似乎都聚集到了一点上面。

    仿佛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又像是陈欢喜对他的邀约。

    赵子元将她打横抱起,缓缓退回到了床边。

    见陈欢喜眼眸半闭,赵子元也放松警惕,离开了轮椅,将她放到了床上。

    一件件衣衫褪落在床边,床帐下是若隐若现的两道人影。

    这场“战役”实在是太累了,陈欢喜又困又累,忍不住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屋子里空无一人。

    陈欢喜只觉得自己嗓子火辣辣的。

    她又没喝酒,怎么断片了?发生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转头看了看四周,才认出这是赵子元的房间。

    不对……

    她似乎与赵子元……

    “天啦!”

    陈欢喜简直想狠狠地给自己两耳光!

    她不是来与赵子元退婚的么,怎么这婚没退成,反而将自己“退”到赵子元的床上来了!

    感受到被子下面自己赤,裸着身子,陈欢喜只觉得又羞愤、又窘迫。

    她居然在短短一个月时间,与百里珩、赵子元两个男人都有过最亲密的接触了?

    她这样算什么!

    水性杨花吗?

    想起百里珩,陈欢喜只觉得自己头痛不已。

    这时,只听到房门被人推开了,她偏过头一看,是赵子元推动轮椅进来了。

    眼下,她是没脸见赵子元的。

    陈欢喜一咬牙,拉过被子捂在了脸上。

    “噗。”

    刚来到床边的赵子元,见此情形忍不住笑出了声,伸手拉开她脸上的被子,语气温柔的问道,“天色已晚,今晚你就留下吧,我已经命人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辣子鸡丁。”

    天色已晚又如何?

    她们家,距离赵家不过十来分钟的路程好不好!

    而且,这是在村子里,难道还会遇到什么危险事?

    赵子元这是摆明了又要将她困在身边!

    于是,陈欢喜强忍着双腿的酸痛,捂着被子挣扎着坐起来,瞪着赵子元,“你这人,摆明了不怀好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