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65章拆台的是自己儿子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子!

    房姨娘在赵家这么多年来,赵老夫人自然清楚她的本质如何,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遇到事情只会推卸责任。

    今天这件事情,要是房姨娘没又哭又闹的,她指不定还会相信,是陈翠儿主动。

    可房姨娘一开口,就知道到底谁对谁错了。

    有这样的猪队友姨娘,赵子敬的人生也真是悲哀。

    被赵老夫人一呵斥,房姨娘满脸委屈的闭上了嘴。

    “眼下是追究谁对谁错的时候吗?!”

    赵老夫人眼神威严的从陈大武与房姨娘身上扫过,手中的拐杖点了点地,沉声问道,“当年我是为何定下那一条家规的?房姨娘,你来说!”

    被点了名的房姨娘,身子一哆嗦,抬起头小声答道,“因为贱妾怀了孕,惹了夫人不高兴。”

    “只是单纯的惹了你家夫人不高兴么?!”

    赵老夫人拨高了声音。

    房姨娘头皮一麻,只得继续答道,“是贱妾不对,贱妾仗着怀孕,数次挑衅、辱骂夫人,害得夫人生了病。”

    “哼,你也知道当年你做下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

    赵老夫人这才没有继续逼问,冷哼道,“不就是怀个孕?倒像是全世界只有你能怀似的!”

    说着,赵老夫人又看向赵夫人,见她面无表情,问道,“你说说,今天这件事情怎么办?”

    “娘,既然是让您过来主持公道,这件事情自该你来处置才对。”

    赵夫人连忙答道。

    一席话回答的滴水不漏。

    赵老夫人心里很满意,但嘴上却说,“如今是你在管家,该怎么处置,由你来决定。”

    她这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说不准哪一日就上了西天。

    在此之前,赵老夫人只有两个心愿。

    一,希望赵子元这身体早日痊愈,免得她日夜担忧;

    这第二么,自然是希望早日抱上重孙儿。

    不管是赵子敬先生下孩子,还是赵子元先生下孩子,总之她都是做祖奶奶。

    当年之所以定下那样的家规,一来是因为赵夫人母家逼迫,非要讨个说法;

    其次,便是一怒之下,有点冲动的做了决定。

    但当年房姨娘也着实令人讨厌,所以事后赵老夫人也并没有后悔过。

    如今面对自己的孙子,赵老夫人实在是狠不下心,说出不留下这个孩子的话来。

    既然是要做恶人,还不如让别人来做。

    赵夫人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还没说话,张氏就已经站起身来,哽咽着给赵夫人跪下了,“赵夫人,不管是谁对谁错,如今我们的女儿怀孕了,理亏的就是我们陈家。”

    陈欢喜听到这话,也皱起了眉头。

    都说古人封建呢,眼下看还真不错!

    这要是放在现代,未婚先孕,理亏的可是男方!

    “但如今翠儿肚子里好歹是一条生命啊!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我跟翠儿他爹一直还想再生一个,可是自从生下翠儿后,到现在也没能再怀上。”

    说到伤心事,张氏更是泣不成声,“堕胎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相当于折损了半条命。”

    “我就怕这一次要是不要这个孩子,翠儿就再也怀不上了啊!”

    张氏已经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见张氏哭得伤心,陈翠儿也跟着哭了起来。

    陈大武被她们娘俩哭得头疼,只得也站起身为陈翠儿求情,“老夫人,赵夫人,虽说这些话不该我一个男人来说,可事已至此,要是当真不要这个孩子的话……”

    “都说能不能怀孕全靠缘分,孩子都是带着灵性来到这个世上,若是轻易折损一条生命,只怕是会引起老天爷动怒啊!”

    这话,算是说进了赵老夫人的心坎里去了。

    “这话,我倒也听说过……”

    不只是无意,还是有意,赵老夫人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

    陈翠儿与张氏哭得伤心,陈大武帮着求情,赵子敬却仍旧是一脸木讷的站在原地,不敢随意说话。

    生怕惹怒了赵老夫人,或是赵夫人,他后半辈子就完蛋了。

    赵子元自是不会插手这些事情,只坐在一旁看热闹。

    赵夫人紧紧皱着眉头,眼神在在场每一个人身上扫视着。

    房姨娘咬紧嘴唇,跪在地上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这时,只听到陈欢喜突然说道,“总归是一条生命,要不还是留着吧?”

    赵夫人一听这话,顿时就要发飙。

    先前忍了这么久,全是因为赵老夫人在这里,她不好动怒!

    眼下么……呵呵。

    陈欢喜那一档子事情她还没追究呢,原想着她乖乖的坐在一旁,等着事后再收拾她,可她居然如此不识趣,敢帮腔?!

    而且,明知道她不想留着陈翠儿这个孩子,居然还帮着房姨娘他们,来对付自己这个正经婆婆?!

    谁给她的勇气?!

    是不是她太给她脸了?!

    还是以为,赵子元在身边护着她,她这个做婆婆的,就当真不会对她怎么样?!

    赵夫人冷笑一声,不悦的说道,“陈欢喜,你还没嫁进我赵家呢,居然就开始插手我赵家的事情了?”

    “谁让你说话的?你有资格对我赵家的事情指手画脚吗?!”

    这话,可着实是有些不好听啊。

    陈欢喜脸色有些尴尬,但还是礼貌的笑道,“赵夫人说的是,是欢喜多言了。”

    哪知,一直没开口的赵子元,这时幽幽得开口了,“谁说你多言了?”

    “我觉得欢喜的话很有道理,不管如何,孩子也是无辜的,我们不该随意伤害。”

    赵子元说道。

    “子元!”

    赵夫人顿时气得跳脚,“你居然帮着一个外人,让你娘难堪?!”

    “娘,我只是就事论事,谁有道理我就帮着谁,你别多心。”

    赵子元不咸不淡的说道。

    管你们谁是谁,跟他有半毛钱关系么?

    他的眼里心里,都只有陈欢喜而已。

    谁要与陈欢喜过不去,他就跟谁过不去;

    谁要让陈欢喜心里不好受,他就让谁不好受!

    赵子元的话,让赵夫人伤了心,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更是下不来台。

    她怎么也没想到,拆自己的台的,居然是她的宝贝儿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