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56章赔偿精神损失费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因着百里珩的关系,如今陈欢喜在翠红楼,过得那叫一个滋润。

    虽说心里担忧阿城,但想着有赵子元的人在寻找,她如今一人势单力薄,出了那档子事情,也没有脸皮再回去见赵子元,也就只能留在翠红楼。

    这一天夜里,陈欢喜靠在栏杆上吃苹果,底下的客人们都在听小曲儿,看姑娘跳舞。

    突然,一名年过半百的男人对钱妈妈挥了挥手。

    钱妈妈走过去后,那老男人伸手指了指陈欢喜的方向,又摸了摸下巴,脸上浮现出淫,荡的笑容来。

    钱妈妈顺着他的手指方向一看,当时就吓得脸色一白,连连摆手。

    老男人皱眉,从腰间解下一只胀鼓鼓的钱袋来。

    钱妈妈仍旧是摆手。

    银子她想要,可是小命儿更要紧啊!

    见钱妈妈不为所动,那老男人只得作罢。

    钱妈妈离开后,老男人浑浊的目光在陈欢喜身上来回扫视,一看就知道心里有什么龌龊心思。

    不大一会儿,陈欢喜回屋准备歇息。

    后半夜,陈欢喜只听到外面似乎有响动。

    这深夜里,也不像是隔壁屋子里传出来的。

    陈欢喜本就心事重重,这段时间睡眠极浅,稍微一点动静就醒了。

    刚睁开眼睛,就听到似乎是有人正在推她的房门。

    奈何她从里面上了锁,那人推了一会儿,见房门纹丝不动,也就没有再推,脚步声渐渐远去了。

    不等陈欢喜松口气,那人去而复返。

    手里拿着什么工具,正透过门缝在撬锁。

    陈欢喜眉头紧皱,知道来人定是不怀好意了。

    于是,她也不点蜡烛,只一把摸出枕头下面的剪子,小心翼翼的下了床,轻手轻脚的躲在了门后。

    很快,锁被撬开了,房门被人推开,有人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

    陈欢喜不做声,只看着那人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床边,接着咽了咽口水,朝着床上就扑了下去,嘴里还说道,“小美人儿,让大爷我好好的疼你吧!”

    这么一看,这人不是淫,棍是什么?!

    陈欢喜气得咬牙切齿,也不多做思考,快步走过去,举着剪子就朝着那人的后背狠狠地插了下去!

    那人一个不察,被刺了个正着,当即就痛的惨叫出声。

    他刚刚扑到床上,就发现身下是被子,被子里空无一人!

    还不等他下床溜走呢,背上就被人狠狠地刺了一下,痛的他浑身都在发抖。

    “谁!谁胆子这么大!”

    那人连忙下了地,就着照射进来的月光,不顾后背的剧痛,朝着陈欢喜就狠狠地扑了过来,“居然敢刺我,你可知道我是谁?!我杀了你!”

    这下,也再没有心思去管勾的他心痒痒的小美人了。

    陈欢喜冷冷的看着他,直到他再次扑过来,她又举起手中的剪子,朝着他的双手狠狠地刺了过去。

    那人被刺中了右手,瞬间鲜血淋漓。

    他已经痛的浑身发抖,捂着双手倒在了地上,直哼唧。

    陈欢喜冷哼一声,就开始一脚又一脚的狠狠的踹向那人。

    最后,那人竟是被她一脚踹在头上,昏死过去了。

    陈欢喜这才点了蜡烛。

    这人,可不就是晚上在楼下跟钱妈妈说话的那老男人么!

    听钱妈妈说,他叫什么……张员外?

    哼,一看这肥头大耳,浑身都是油腻的肥肉,加之对翠红楼的姑娘们都十分熟稔的模样,就知道这人平时过着什么样的日子,进出翠红楼多少次了。

    这种人,死不足惜!

    不过……

    看着张员外腰间胀鼓鼓的钱袋,陈欢喜心头浮上一计来。

    她一把将钱袋扯了下来,放在桌上,然后找了一根绳子,将他给捆了个结结实实。

    随后,朝着他头上泼了一盆冷水。

    “啊……”

    张员外被泼醒,当即就痛的哇哇大叫。

    在看清楚面前站着的人时,张员外像是看到了鬼一样,瞪着陈欢喜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醒了?”

    陈欢喜扔掉手中的木盆,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员外,抱着手臂问道,“我且问你,今晚你偷偷摸摸撬了我的门,是你自个儿的想法,还是有人指使你?”

    钱妈妈目前是不敢再对她有其他动作,而楼里其他的姑娘么,就有不少人对她有意见了。

    尤其是,看她整日里不但不用接客、讨好客人,反而还有专门的丫鬟伺候,过着小姐一样的舒坦日子。

    相比之下,有些姑娘对她就有些羡慕嫉妒恨了。

    陈欢喜心里有数。

    这些姑娘自个儿打滚摸爬了这么久,要是想出什么阴毒的法子来陷害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张员外连连摇头,“没有人指使我。”

    陈欢喜心下有些怀疑,但是他一口咬定没有人指使,也就没有继续逼问。

    “那我问你,你今晚这种行为已经严重伤害到我,你是否应该赔偿我精神损失费?”

    陈欢喜继续问道。

    精神损失费?

    她不是屁事都没有么?!

    倒是他,不但被狠狠地戳了两剪子,被她用脚踹成了猪头,还被捆了个结结实实,用冷水泼醒,到底谁伤害了谁?!

    虽然他今晚这种行为的确是不对……

    张员外心里直叫委屈。

    可碍于眼下他处于劣势,张员外只得点头,“是是是,我赔,我赔。”

    “好!”

    陈欢喜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盯着那只钱袋看了半晌,才问道,“你觉得,这个翠红楼值多少银子?”

    看着陈欢喜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张员外只觉得右眼皮猛地跳了好几下。

    她想做什么?

    张员外细细一思索,试探着答道,“我估计,至少也要值个两千两银子吧?”

    两千两?

    只怕是只多不少,毕竟那招牌花魁小玉姑娘,这身价就不低。

    陈欢喜粗略一估计,应该再翻个倍,四千两左右。

    于是,她又问道,“你家里一共有多少口人?你有多少身家?”

    张员外脸色一白,支支吾吾的问道,“你,你问这话做什么?”

    难道她……

    “你刚不是说要赔偿我精神损失费么?”

    陈欢喜歪着头,笑得好不灿烂,“既然如此,我自然得知道你的身家有多少,才能决定你赔偿我多少银子啊!”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