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54章没脸见赵子元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好日子?!

    她如今被困在翠红楼里,时不时还要提防钱妈妈对她下药、提防那些肥头大耳的男人对她骚扰,这种日子就叫做好日子?!

    陈欢喜冷冷一笑,“你喜欢这种灯红酒绿的生活,未必别人就喜欢!”

    “这样阴阳怪气的做什么。”

    想起百里珩的那一千两黄金,钱妈妈十分好脾气的笑了笑,“你可知昨晚发生了什么?”

    “欢喜,妈妈竟不知,你的魅力竟是如此之大!”

    钱妈妈笑得好不恶心。

    昨晚……

    魅力?

    陈欢喜心底一沉,脸色阴沉,咬牙切齿的问道,“说!”

    钱妈妈将昨晚的事托盘而出,陈欢喜心底瞬间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难怪,她模模糊糊记得,昨晚百里珩来过。

    醒来后,却只以为是一场梦。

    这样说来,她……当真把第一次给了百里珩,那个只与她有过两面之缘的陌生男人?!

    第二次,她还只是模模糊糊看了一眼就昏过去了。

    她要如何面对赵子元!

    陈欢喜怔怔的坐在凳子上,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有觉得对不起赵子元的愧疚与悔恨;

    又有着说不清楚的感觉,像是窃喜?又像是,满足?

    天啦,她到底是怎么了!

    “欢喜,有一个男人肯为你如此砸重金,想必对你是真爱无疑了……你瞧瞧小玉,柳公子哪怕是隔上好几个月才来,都会差人源源不断的送来金银首饰之类的。”

    钱妈妈的语气中带着谆谆教诲的意味,“欢喜,我们这种女人,这辈子也不奢求能得到幸福,能这样就该感到满足了。”

    这是在说动她死心塌地的跟着百里珩?

    暂且不说她根本不认识、不了解百里珩,更不知他如今年纪多大、哪里人士,家里有无娇妻?

    就说说她如今有未婚夫这回事情,该怎么处理吧!

    赵子元对她不错,赵夫人也对她很好,难道她当真要做那忘恩负义之人?

    百里珩是救过她不错,她刚穿越过来时,赵子元也数次救过她啊。

    赵子元身体不好,以后娶媳妇说不定也很困难。

    倒不是说没人看得上他,是他看不上人家……

    要是她就因为这事悔婚的话,得多伤赵子元的心呐?

    想起会伤了赵子元的心,陈欢喜又有些不忍心了。

    见陈欢喜不说话,钱妈妈抿了抿唇,继续说道,“如今我也不会逼着你接客、逼着你学习规矩什么的了的,只要你老老实实呆着,不拆了我这翠红楼我就谢天谢地了。”

    虽说百里珩给了她那么大一笔黄金,还威胁她不准再对陈欢喜不好,可也没说要赎人的话。

    所以,陈欢喜目前也只能留在翠红楼。

    大不了,钱妈妈把她当小祖宗的供起来不就得了。

    陈欢喜仍旧低垂着头不说话,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钱妈妈低声叹了一口气,也就出去了。

    关门声拉回了陈欢喜的思绪。

    现在,她倒是真的不想离开翠红楼了,如今做出这种没脸没皮的事情来,她也实在是没有脸面面对赵子元。

    除了翠红楼,她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而此时的涌泉村,也不平静。

    陈翠儿回了涌泉村后,心里开心不已,想着这下陈欢喜定是与她一样,从此往后再也不敢在她面前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怕她捏着她的把柄了!

    连着兴奋了好几日,赵子敬发现她的不对,一再逼问,陈翠儿如实告知。

    赵子敬先是惊住了,没想到陈翠儿会下手这么狠。

    紧接着,又皱起了眉头,责怪陈翠儿不该这么做。

    无论如何,陈欢喜此前也是他的未婚妻,哪怕如今已经是他弟弟的未婚妻,可陈翠儿这样做,也太阴狠了一些。

    最后,赵子敬心里又有着说不出的复杂。

    不过,陈翠儿好一番的表现后,赵子敬也就将这回事情抛到了脑后。

    取而代之的,是该如何将这事儿告诉赵子元。

    他的目的,自然是想让赵子元伤心。

    赵老爷前几日又出了院门,赵夫人整日里闭门不出,赵子敬总是寻不到合适的机会。

    而这一日,赵老夫人派人传了话来,说是让赵夫人带着房姨娘几人,去她院子里陪她说说话,解解闷儿。

    赵子敬赶紧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房姨娘。

    “眼下并非合适的时机。”

    房姨娘听到这件事情后,兴奋不已,但理智战胜了兴奋,房姨娘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奶奶独居,久不出门,也不让咱们过去探望,如今既然有着机会……”

    “赵子元那病秧子病着出不了门,你便随我一同过去给你奶奶请安。”

    房姨娘心里还有其他的算计。

    赵老夫人看重两个孙儿,对赵子元与赵子敬一视同仁,并不在乎嫡庶之分。

    可即使如此,也甚少见赵子元与赵子敬。

    这一回,难得的赵老夫人主动让他们过去,得借此机会拢住赵老夫人的心。

    赵老爷,可是极为孝顺、极为听从赵老夫人的话啊!

    若是日后赵老爷在财产分割上面有了什么想法,指不定赵老夫人几句话,就能轻而易举的为赵子敬争夺过来。

    所以,继承家业一事,总是要重要一些。

    至于羞辱赵夫人与赵子元这件事儿,可以暂且往后搁置。

    反正那陈欢喜不是还没回来么,想必是因为出了这种事情,所以没脸再回来了吧?

    既然如此,赵夫人一心护着自己这个未过门的儿媳妇,日后打脸的感觉,想必是很爽吧?

    听了房姨娘的话,赵子敬也就暂且歇了这门心思,收拾一番后与赵夫人等一同去了赵老夫人的院子。

    赵老夫人问起两个孙儿的婚事,房姨娘与赵子敬相视一眼,心照不宣的低下了头,没有说起陈欢喜这件事情,只安静的听着赵夫人回话。

    “陈欢喜?那丫头可是大文的女儿?”

    赵老夫人突然问道。

    不知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赵夫人还是点头应道,“娘,欢喜就是大文的女儿。”

    “那丫头,从前不是许配给了子敬的么?怎么又给了子元?”

    赵老夫人拧着花白的眉毛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