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52章拍卖她的初,夜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学规矩学了也有好几日了,可陈欢喜差点没把余姑姑给气出心脏病来。

    起先还瞧着这个姑娘是否是有点底子的,想必不出几日,定是能将她教导的比小玉姑娘还要“知书达理”,可最后余姑姑却在怀疑,自己当初是否看走眼了?

    不说她将陈欢喜教导的知书达理,就说原本最是守规矩的她,最后竟是被陈欢喜给带偏了?!

    钱妈妈眼瞧着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请余姑姑来教陈欢喜规矩,一天可是一两银子啊!

    原本她想砸重金将陈欢喜这个好苗子给带出来,可眼下瞧着这样下去可不行。

    这天下午,钱妈妈突然派了好几个丫鬟过来,押着给陈欢喜泡了个花瓣浴,梳洗打扮一番后,又给她硬穿上了一身崭新的、轻薄的衣裙。

    然后,将她独自一人给锁在了屋子里。

    眼皮跳的厉害,直觉告诉陈欢喜,今晚定是有事情要发生。

    果真,不到一会儿,她便感觉浑身开始燥热起来,就连这轻薄的衣裙都觉得碍事。

    陈欢喜伸手解开领子处的纽扣,想要打开窗户透透气。

    可拽了拽,发现窗户也被人锁的死死的。

    陈欢喜总感觉屋子里越来越闷热,一张小脸也红彤彤的,皮肤开始滚烫起来。

    她暗道一声不好,今儿怕是中计了。

    想起刚刚泡了花瓣浴出来后,钱妈妈说她皮肤干燥,让人专程给她泡了一杯玫瑰花茶端给她,说是这玫瑰花茶喝了最是滋补,尤其是对女孩子来说。

    陈欢喜想了想,是这个理,也没多想便喝了。

    这下想来,定是那杯玫瑰花茶被动了手脚了!

    翠红楼已经开门做生意了,陈欢喜明显的听到下面传来的哄闹声。

    不对……

    这哄闹声,似乎有些不对劲。

    她按捺住内心的燥热,趴在窗户上一听,差点没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钱妈妈居然,在拍卖她的初,夜!

    难怪今儿搞出这么多事情来,又是给她泡花瓣浴、又是给换衣裳、又是梳妆打扮的,原来是为了这一遭!

    当下,陈欢喜就气得跺脚。

    这个死老太婆!

    听到她是雏儿,售价已经飙升到了一百五十两银子,还在不断的上升。

    陈欢喜咬碎了一口银牙。

    体内的燥热越来越厉害,她已经忍不住脱掉了一件衣裳,还是燥热的厉害。

    门窗都被锁的死死的,难道今天她当真难逃一劫?!

    底下嬉闹着、竞拍着,压根儿没人理会被锁在房间里面的正主儿。

    钱妈妈只以为对陈欢喜下了药,她便逃不掉。

    事实也是如此,到处都被锁死了,陈欢喜想要用凳子砸开窗户,可眼下手脚已经无力。

    她从柜子里翻出一把剪刀放在枕头下面,想着若是待会儿当真逃不掉,大不了一命偿一命!

    死也不要被人玷污!

    下面的拍卖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

    陈欢喜满心绝望。

    突然,只听到窗户上传来轻微的一声“咔擦”声。

    紧接着,窗户被人推开,来人一闪身进了屋子。

    陈欢喜视线已经开始模糊起来,双手却死死的抓着枕头下面的剪子。

    “欢喜?”

    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来,陈欢喜感觉被人轻轻拍了拍脸,又轻声喊了几句,来人身上若有似无的药香味传入鼻尖,令陈欢喜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

    她努力的睁开眼睛一看,又失望起来。

    不是赵子元来了。

    “欢喜,醒醒。”

    刚闭上眼睛,人中又被人给掐痛了。

    陈欢喜又艰难的睁开眼,“百里珩……”

    是百里珩来了啊。

    “我带你走。”

    百里珩打横抱起她,就准备越窗而去。

    恰逢此时,钱妈妈带着竞拍得胜者,开门进来了。

    “你是谁!对我家欢喜姑娘做了什么?!”

    见陈欢喜被一名陌生男人抱着,钱妈妈当下就瞪大了双眼,高声喝道,“我警告你,这里可是翠红楼,你若是敢坏了我楼里的规矩,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钱妈妈厉声警告道。

    要知道,陈欢喜的初,夜,可是卖出了足足七百七十七两银子!

    这会儿,这富得流油的罗老爷,正站在她身边,直勾勾的盯着陈欢喜呢!

    要是今儿不给罗老爷解释清楚,只怕是到嘴边的银子就要飞了!

    被发现了,百里珩索性也不走了。

    他动作轻柔的将陈欢喜放在床上,转身盯着钱妈妈,“多少银子?”

    什么多少银子?

    钱妈妈瞬间反应过来了,百里珩问的是陈欢喜的初,夜价格。

    这罗老爷,可是远近闻名的大财主,家里银钱多不胜数,最喜欢来的地方也是翠红楼,要是得罪了他,只怕是从今往后他再也不会上门光顾了!

    那损失的银子,岂是这区区七百多两?

    于是,钱妈妈冷笑一声,“这是钱多钱少可以衡量的事情吗?!罗老爷拨得头筹,欢喜就该是他的,你哪里来的,哪里回去吧,我也懒得追究你闯入我翠红楼的事情了。”

    虽然不知眼前这男人是什么身份,但是瞧着他这周身的气度,想必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但是只要是涌泉镇周边有名的人物,钱妈妈都是认识的。

    眼前这男人她不认识,所以不管是什么身份,都不宜为了他得罪罗老爷。

    正所谓,强龙难压地头蛇。

    所以,钱妈妈当机立断,心里已经有了决断。

    “多少银子?”

    百里珩并不恼,只淡淡的又问了一句。

    钱妈妈皱眉,“我说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今晚得胜者是罗老爷,拍卖早已经结束了。”

    罗老爷也忍不住了,肥胖的身子往前移动了几步,一脸鄙夷的看着百里珩,“小子,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吧!机灵一点,别坏了老爷我的兴致。”

    “喏,这点银子,就当我请你快活,出去随便找个姑娘泄泄火。”

    罗老爷从怀里掏出一只钱袋来,扔到百里珩脚边,不怕死的说了一句。

    百里珩面无表情,可双眼中早已风起云涌。

    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人敢这般对他说话!

    更不用说,如此侮辱人的动作!

    百里珩看向罗老爷的眼神,俨然是在看一个死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