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50章神秘贵客柳少爷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不知为何,赵子元那张有些温润的脸,突然在脑海里模糊不清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棱角分明,带着冷冽气息的脸庞。

    百里珩……

    奇怪。

    他们不过才见过一次而已,甚至闹得有些不愉快,为何他的脸会如此清晰的印在她的脑海中,甚至还盖过了赵子元的脸?

    难道,她当真是那种朝三暮四的女人?

    太可怕了。

    要是赵子元知道她有这种心思的话,定是要掐死她!

    随着夜幕降临,整个翠红楼更是被一股浓郁的紧张气息所笼罩着。

    哪怕陈欢喜躺在床上,也能感受到房间外面那股压抑的气息。

    她这心里猫抓似的好奇,这贵客究竟是多大的来头?

    以至于让所有人都慌成了这样?

    不一会儿,陈欢喜听到翠红楼关闭大门的声音。

    这是什么时辰?

    正是开门做生意的时辰啊,翠红楼却突然关门了?!

    陈欢喜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偷偷跑到门后,耳朵贴着门板,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有脚步声上了楼,听起来像是有好几人。

    但没有一个人发出一丝声音,气氛显得紧张不已。

    陈欢喜扒拉着门缝往外看去,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走在最前面,紧跟着是一名相对身材要匀称一些的男人,但因男人目不斜视,陈欢喜看不到他的长相。

    另外还有几名男人、以及一位年过半百的老爷子,都跟在身边。

    往日里拽的二五八万似的钱妈妈,这会儿像是最低等的丫鬟一样,低垂着头无比恭敬的跟在身后。

    众人围绕着这个男人往小玉的房间走去。

    陈欢喜忍不住眯了眯眼,难不成,这男人在镇上,身份地位比县老爷还要高等?

    不一会儿,陈欢喜听到小玉的房间房门被关上了。

    有脚步声进了隔壁房间。

    隔壁,就是钱妈妈的房间。

    房门被关上了。

    陈欢喜连忙又跑到墙边,努力的听墙根儿。

    往日里钱妈妈也没有接待过谁,除了那一日她被卖进翠红楼时,那位什么老员外。

    眼下,隔壁房间传来压得极低的声音。

    若非是她听觉比常人要敏锐一些,也是听不到隔壁到底在说些什么。

    只听到钱妈妈声音压得极低,“这位爷今儿怎么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心情?依你之见,是否是今日我安排的不到位?让柳少爷心里不高兴了?”

    “不见得。”

    一道中年男声低低的传来,“晌午那会儿我出城去迎他时,柳少爷脸色就不怎么好看。”

    柳少爷?

    就是这位神秘的贵客?

    听他们的谈话,这位柳少爷并非是涌泉镇的人。

    想来,又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吧。

    “那咱们得更加小心行事了……”

    钱妈妈若有所思的应道。

    正偷听到这里,又听到钱妈妈没好气的低斥了一句,“柳少爷还在呢,你动手动脚的做什么?不要命了?!”

    “好几日没见你了,想你的紧。”

    那道男声毫不在意的嬉笑着,带着下流的感觉,“府里那母老虎整日里看着我,晚上又不让我进那些姨娘的房间,可偏偏她又是个没情趣的!”

    “总是一本正经的躺着,哪怕是我想做,可瞧着她那面无表情的死人脸,我就没有兴致了。”

    听起来,这是一个很“悲伤”的故事。

    “还是你有味道,有风情。”

    “咱们小声些便是。”

    说着,似乎是钱妈妈被他给强制性压倒了,里面传来气喘吁吁的声音,以及钱妈妈的低声说话声。

    陈欢喜一脸嫌弃的走了开来。

    往日里她不听钱妈妈的墙根儿,就是怕遇到这种事情,总是有些难堪的。

    这会儿,倒是听了个真切!

    陈欢喜躺在床上,努力在脑海里搜寻着,关于“柳少爷”的名字。

    可想破了脑皮,也没有半分印象。

    想来,这位尊贵的柳少爷,当真不是涌泉镇的人。

    她一个山旮旯里的村姑,自然是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了。

    这是一个漫长的夜。

    陈欢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能入睡。

    一会儿想起阿城、一会儿想起赵子元、一会儿又想起了百里珩。

    她不知为什么,明明与百里珩素不相识,且那日短暂的相处,发现百里珩是她最不喜欢的那种,口舌毒辣、杀人如麻、没有丝毫绅士风范的男人!

    说起没有绅士风度吧,偏偏又给她披上了他的披风,还给了她银子。

    这个男人,还真是令人琢磨不透。

    就这样胡思乱想了一整夜,次日早晨,陈欢喜顶着一双浓浓的黑眼圈起床了。

    翠红楼里似乎恢复了往日的气氛。

    想来,是那位柳少爷离开了。

    房门上的锁被人用钥匙打开,晴儿端了早饭进来,“欢喜姑娘,钱妈妈说你可以自由活动了。”

    “另外,钱妈妈还说,你这胳膊上的伤应该也好的差不多了,明日起便派人教你学习规矩、礼仪、以及琴棋书画、歌舞辞赋,让你做好准备。”

    说罢,晴儿放下盘子,出去了。

    规矩?

    礼仪?

    琴棋书画?

    歌舞辞赋?

    这是进宫去做娘娘呢!

    不就是在青楼卖个艺么,最多卖身……怎么还要学习这么多的东西?

    有必要吗?!

    陈欢喜头都大了,面对面前的早饭,也提不起兴趣来。

    早知道做姑娘这么难,她就该提出自己要做丫鬟了!

    翠红楼里的下人各有各的分工,所以瞧瞧晴儿,平日里除了做一点杂事,什么都不用担心,多轻松!

    陈欢喜泄气的倒在椅子上。

    不过,瞧着这钱妈妈似乎是有想法的人。

    这些规矩礼仪之类的,让姑娘们都学会了,日后若是像小玉这般招待贵客,也才不至于什么规矩都不懂呀!

    难怪翠红楼的生意做得这样大,少不了钱妈妈素日里的头脑灵活了。

    想着想着,陈欢喜不禁又有了另外一个想法。

    若是,她也能开这么大一家青楼的话……

    只要腰包里银子足够多,加之青楼里鱼龙混杂,像钱妈妈一样与那些个贵客们打好关系,寻找阿城一事,是不是就要方便快捷得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