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49章难不成…她在上?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大夫来了,给陈欢喜处理好伤口后,又叮嘱她,这只胳膊在伤口痊愈之前不得沾水、不得做重活,另外要注意饮食方面,以免以后留下伤疤。

    送走大夫后,见钱妈妈脸色难看的站在一旁,陈欢喜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

    “钱妈妈,你方才可是听到了,伤口痊愈之前我不得做重活,不得沾水呢。”

    陈欢喜笑容灿烂,语气轻快,“还有,饮食方面给我搭配得当,以免到时候留下伤疤,那时……我要是给客人跳个舞什么的,人家一看我这骇人的伤口,定是要不满意的。”

    “还有,若是你想让我接客卖身,人家客人一掀我衣裳,不得嫌弃我?”

    陈欢喜心直口快,“贴心”的为钱妈妈着想。

    话说完,钱妈妈脸色更黑了。

    银牙子这个杀千刀的,好好地姑娘,瞧那胳膊白嫩柔滑的,好好地他们给人家扎一刀干嘛?!

    害得她这会儿不但要配上医药费、还要像是伺候姑奶奶一样伺候着她。

    这伤口要什么时候才会痊愈?

    这姑娘要什么时候才能接客,给她挣钱回来?

    哎哟喂,今儿可是赔惨了!

    钱妈妈肉疼的捏着手指,在心里将银牙子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会儿,她只顾着在心里骂银牙子了,却压根儿没有想到,银牙子的人为何会将陈欢喜胳膊扎伤!

    等着日后陈欢喜痊愈后,将翠红楼闹得鸡飞狗跳的时候,钱妈妈才终于明白。

    不过,那时悔恨也为时已晚。

    后话暂且不提。

    见钱妈妈脸色难看,咬牙切齿的瞪着她,陈欢喜挑了挑眉,“我肚子饿了,钱妈妈,赶紧让人去给我准备晚饭过来。”

    “记得要荤素搭配,不然容易长胖。”

    听到钱妈妈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陈欢喜“好心”的补了一句,“我可是易胖体质,稍不留意就会胖成猪,若是长胖了的话……没有客人愿意要我,吃亏的还是你呢。”

    钱妈妈强迫自己深呼吸了好几口,才扬起笑意,“好,我这就吩咐人去做。”

    语气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

    陈欢喜心情更好了,“钱妈妈,你这屋子里脂粉味太浓郁了,我受不了,赶紧让人给我收拾一间屋子出来。”

    “还有,我瞧着那些姑娘,都是三五成群的住在一起,我不喜欢这样。”

    陈欢喜慢悠悠的说道,“我这个人呢,很是注重隐私,最好是给我单独安排一间屋子居住,否则要是我坏了心情,可也没什么精神接客人呢。”

    她简直是在挑战钱妈妈的底线!

    从这姑奶奶进了翠红楼到现在,钱妈妈一口老牙都要咬碎了!

    银牙子分明是送了个冤家进来故意气她!

    “钱妈妈,女人生气容易变老哦!”

    陈欢喜抬着胳膊,一脸关切的看着钱妈妈,“女人生气最是伤身,暂且不说容易长皱纹,而且还极容易得乳腺癌、宫颈癌什么的,到时候就算华佗在世,也回天乏术呢!”

    她一口一个钱妈妈听不懂的词语,说的钱妈妈一愣一愣的。

    不过,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啊!

    钱妈妈连忙又深呼吸好几口,“你说的我都记下了,你想想还需要什么,想好再来告诉我吧。”

    这会儿她得赶紧离开这里,否则在这里多待一秒,她都怕自己会被这姑奶奶给气死。

    见钱妈妈逃也似的出去了,陈欢喜好心情的勾起了唇。

    哼,居然敢将她卖进翠红楼?!

    还妄想着让她接客?!

    好啊,从今日起,她不将翠红楼闹得鸡飞狗跳,她跟银牙子姓!

    从今往后啊,她还真在这翠红楼给住下了,哪怕是拿了银子请她走,她也不走了!

    陈欢喜随手捻起几颗瓜子儿,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嗑瓜子儿。

    她胳膊上这伤口足足等了大半个月才痊愈,在此期间可算是将钱妈妈折腾的够呛,每每看到她都要绕道而行,以免又要被她给气个半死。

    这一日,听说楼里要接待一名贵客,钱妈妈早早的派人给花魁小玉梳洗打扮。

    见楼里的丫鬟们都神色紧张,又是准备沐浴的水,又是抱着花篮去院子里采摘最新鲜的花瓣,说是要给小玉姑娘泡花瓣浴。

    钱妈妈还专程请了外面铺子里的伙计,来给小玉姑娘量身定做了一身仙气飘飘的衣裙。

    从天色微亮,大伙儿一直忙碌到日头高照。

    陈欢喜十分好奇,那位贵客到底是谁。

    她进翠红楼这么久了,可是第一次见大家神色如此紧张。

    往日里小玉姑娘见了她也会跟她调笑几句,两人相处的还算是不错。

    不少丫鬟进出小玉的房间,都在为她忙碌。

    陈欢喜也好奇的钻进了小玉的房间。

    钱妈妈正紧张不已的看着丫鬟给她梳洗,时不时的指出这里不好、哪里不行,抬头一看陈欢喜进来了,当时就吓得脸色苍白,亲手把她往门外推。

    “哎哟我的小姑奶奶,这会儿你到这里来凑什么热闹,赶紧回你自己的屋里去,别来影响我们做事。”

    陈欢喜就这样被推了出来。

    见钱妈妈神色焦灼,不禁挑眉问道,“钱妈妈,那位神秘的贵客到底有多金贵?”

    “是你想象不出的金贵。”

    钱妈妈瞪了她一眼,催促道,“赶紧回去,今儿个夜里到明儿下午,没事儿就别出来晃悠,省得给我添麻烦。”

    她被陈欢喜气个半死不打紧,若是惹怒了那位贵客……

    她们翠红楼里上下几十号人的性命,可就保不住了!

    见钱妈妈神色如此紧张,陈欢喜心里更是好奇,那贵客究竟是谁。

    回了房间,陈欢喜百无聊赖的看起了小人书。

    翠红楼里哪有什么好看的小人书,左不过就是一些,画着令人喷血图画的不正经小画本,还是正经人家嫁女儿时,嫁妆箱子里压箱底的那种!

    这会儿陈欢喜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猛地一想,若是日后她与赵子元成了亲,也会行夫妻之礼吗?!

    这个问题她之前从未想过,只想着该到嫁给他的时候,嫁给他便是,从未想过这种事情该怎么发生。

    赵子元身体不好,难不成……她在上?

    不行不行,画面感太强,冲击太大。

    “我的天,我为什么会想到这种羞耻的画面?!”

    陈欢喜小脸一红,连忙摇了摇头,将那副羞耻的画面赶走。

    正自言自语间,房门被人推开,小丫鬟晴儿给她将饭菜端了进来,还有不少的零食,“欢喜姑娘,钱妈妈说今夜贵客会来,怕您肚子饿去厨房翻找吃的,就给你多预备了一些。”

    “钱妈妈说了,让你在明儿下午之前,千万莫要出门,我会准时给你送饭的。”

    说着,晴儿出去了,顺带着从外面锁上了门。

    卧槽,她是洪水猛兽还是咋的,居然要这样对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