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47章被卖进了青楼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七个人牙子很快出现在陈欢喜眼前。

    见破庙背后居然是个妙龄姑娘,几个人牙子眼前一亮,接着相视一眼,缓缓放下手里的武器,调笑道,“我说姑娘,你独自一人来到这荒郊野外,难道就不怕遇到坏人?”

    “是啊,姑娘家独自出门,可危险的很呢。”

    “谁说我是独自一人了?我男人在附近采草药,我只要大喊一声,他立马就会赶过来。”

    陈欢喜故作冷静,“我男人个头可高了,又壮实,还会功夫。”

    在二十一世纪,她在微博上面看到过,要是遇到坏人,绝对不能承认自己是独自一人。

    否则,危险系数会大大增加!

    听到她的话,几名人牙子眉头都皱紧了,脸色瞬间不好看。

    一名人牙子皱眉说道,“前几日翠红楼的钱妈妈,还问我手里有没有什么好的货色,我正愁哪里去给她弄一个呢,眼前这不就来了现成的?”

    “钱妈妈可答应给我这个数。”

    那人牙子接着说道,伸出了五个手指头,“五两!”

    “而且,还可以我先尝尝味道,再给她也。”

    说着,人牙子舔了舔嘴皮子,目光赤,裸,裸的在陈欢喜身上扫视着,似乎已经剥开了她的衣裳,“我瞧着眼前这个就不错。”

    几名人牙子也不住的打量陈欢喜。

    “我告诉你们,要是乱来的话,我可就喊我男人过来了!”

    陈欢喜心里一紧,恶狠狠的威胁着他们。

    “你倒是喊来试试?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了他不成?”

    为首的那名人牙子,脸上带着恶心的笑,嘲讽道,“就算是你将你男人喊来,我们也能杀了他,将他扔进这万丈深渊中,让他的尸骨喂野狼!”

    说罢,几人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看着几人这模样,做这种事情肯定早就是惯犯了。

    陈欢喜咬了咬牙,率先挥舞着棍子,朝他们打了过去。

    猝不及防的这一棍子,为首的人牙子被打中了面门。

    因着陈欢喜使出了十成十的力气,这么一棍子打下去,人牙子脸上瞬间红肿起来,带着血的两颗门牙掉落下去,痛得他呲牙咧嘴,挥着刀就砍了过来。

    “给我拿下这个小贱人!”

    几人纷纷涌了上来。

    好在陈欢喜这棍子挺长,几名人牙子暂且近不了她的身。

    局面僵持不下。

    不一会儿,陈欢喜就暗自叫苦了。

    刚才只顾着跟踪人牙子跟小男孩,那碗馄饨她连一口都没吃,本就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唤,这会儿又消耗了不少体力,她的手臂渐渐酸痛起来。

    趁着她力气不支,被她打掉门牙的那名人牙子,扛着挨了几闷棍,咬着牙冲上来,一刀插在了她的肩膀上!

    剧痛袭来,陈欢喜再拿不稳棍子。

    手里一松,棍子就掉在了地上。

    几名人牙子一拥而上,将她给禁锢起来。

    “你再给老子打啊!”

    被打掉门牙的人牙子,狠狠地一耳光打在陈欢喜脸上,恶狠狠的骂道,“你这个小,婊,子,待会儿老子不让你在我胯,下求饶,老子就是你生的!”

    门牙掉了,说话漏风。

    原本这恶狠狠地威胁,也少了几分气势。

    陈欢喜强忍着胳膊上的剧痛,脸上也是火辣辣的,她用尽全力,朝着没了门牙的人牙子吐了一口唾沫。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折磨姑奶奶算是什么男人!”

    “哟呵!小贱人,嘴还挺硬的啊!”

    没了门牙的人牙子怒极反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脸,伸手开始解裤头,“老子这就让你尝尝求饶的滋味!”

    一天之内,遇到两起人渣!

    用同样的手段要折磨她!

    她出门绝对没看黄历!

    陈欢喜气得直咬牙。

    裤头才解了一半,为首的人牙子伸手拦住了他的动作,说道,“我看这姑娘细皮嫩肉的,浑身带着处,子的香味,一定还是个雏儿,不能动。”

    “雏儿还不好!那滋味最销魂!”

    没了门牙的人牙子推开他的手,继续解裤头。

    为首的人牙子一耳光打了过去,将他打的倒在地上,啐了一口,“老子的话你也敢不听?!”

    “一个雏儿值多少钱?你敢跟老子犟嘴!”

    那钱妈妈原本出五两银子,可若是这姑娘是个雏儿的话……

    要价五十两,她也一定肯出!

    被打的人牙子趴在地上,半天不敢爬起来。

    为首的人牙子居高临下的看着陈欢喜,对其他人牙子吩咐道,“拿绳子来,将她捆好,入夜我们就送到翠红楼去。”

    “在此期间,谁也不准动她!否则,老子就翻脸了!”

    说着,人牙子老大又回了破庙。

    几名人牙子拿了破草绳来,将陈欢喜给捆了个结结实实,扔进了破庙里。

    那些小孩子一见是个大姐姐被捆了进来,眼神更加惊恐。

    破庙里散发出难闻的恶臭,陈欢喜暗自苦笑。

    她怎么总是好心办坏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本想着将这些可怜的孩子全部救出去,没想到最后没将他们救走,反而将自己又给折了进来。

    翠红楼那种地方她也是听说过的。

    好好地大姑娘,只要一进那里面,就别想出来了。

    论及保住清白,更是在说梦话!

    胳膊受了伤,人牙子们也没有给她包扎一下,上点药,任由鲜血不停地流出来,将她新买的裙子都给浸湿了,最后鲜血干涸在胳膊上,硬邦邦的。

    陈欢喜早已痛到麻木。

    她在心里思索着,该如何逃出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夜幕降临了。

    几名人牙子吃饱喝足,准备送陈欢喜去翠红楼。

    夜晚行事,可就大胆得多。

    相比白天回来时的警惕,两名人牙子一前一后的抬着陈欢喜,为首的人牙子走在前头,几人大摇大摆的下了山。

    随后进了城,直奔翠红楼而去。

    翠红楼处在涌泉镇最热闹的街道上,背后不远处便是县衙。

    在县衙的地盘上,翠红楼的生意还能如此火爆。

    想来,翠红楼的老板娘,与县衙也有些关系。

    要是她当真去县衙报案的话,县衙可真会全力以赴,将人牙子抓起来,解救那些小孩吗?

    突然,陈欢喜心里又开始不确定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