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45章记住,我叫百里珩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男人犀利的目光将陈欢喜上下扫视一番,见她衣衫不整,还有几处已经被撕破了,目光一冷,转头看向倒在地上昏死过去的三个畜生,“几颗老鼠屎,死不足惜!”

    凌厉的掌风扫了过去,三人闷哼一声,齐齐断了气。

    我的天。

    陈欢喜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竟如此轻而易举就取了三人狗命?!

    看着眼前脸色阴冷的男人,陈欢喜忍不住在心里咂舌。

    他,难不成是从地狱来的煞神?

    “县衙就在附件,你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杀了三个人,难道,难道就不怕被抓起来吗?”

    陈欢喜呆呆的问道。

    “抓我?”

    煞神,哦不,百里珩冷冷一笑,“普天之下,想要抓我的人,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有那个胆量。”

    可不是么,当今皇上都是由着他想干嘛就干嘛,谁特么敢多说他一句?

    更何况,是杀了几个死不足惜的人渣?

    听到这话,陈欢喜更是惊愕的合不拢嘴。

    眼前这尊煞神,这口气也太狂妄了吧!

    不过……

    看起来是有点背景的人,要不要抱抱大腿,让他帮着找找阿城的下落?

    想到这里,陈欢喜连忙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来,狗腿的拍了拍手,一把抓住百里珩的手,“哇撒!大哥真是豪杰中的豪杰,我陈欢喜今日是三生有幸,能遇到大哥这样真正的大侠!”

    “大哥英姿飒爽,眉目之间有……”

    “聒噪。”

    百里珩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抽回了自己的手,“你娘没有教过你,不要随随便便跟别的男人有肌肤之亲吗?!”

    “男女有别!”

    “更何况,瞧瞧你这年纪,想必已是有婚约的人吧,如此不知羞耻跟另外一个陌生男人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越说他越是觉得生气。

    这小妮子,是不管对哪个男人都是这般不知分寸吗?!

    尽管,百里珩心里知道,她并非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子。

    最多,是把别的男人当兄弟的意思。

    不过,百里珩一见她这幅模样,就来气!

    冷不丁的又被这尊煞神给教训了,陈欢喜哪怕想要借机讨好他,以此来打听阿城的下落,可是这短短半刻钟时间,他教训了她好几次了!

    真是忍不了!

    哪怕面前这煞神是她救命恩人,她也不管了!

    “你不过就是救了我一命,没必要摆出我老娘的姿态来教训我!我娘死了好几年了,我爹也死了没人教我这些!”

    陈欢喜也来了气,眉梢都带着火药的味道,“姑奶奶我压根儿没把你放在眼里!”

    这男人也太自以为是了,还以为她对他芳心暗许还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她会突然动怒,百里珩一愣。

    接着想起来,陈欢喜的娘的确已经过世四年了,他爹也才走了不久,心里又有点愧疚。

    他为什么要揭她的伤疤?

    百里珩紧紧抿着唇,沉声问道,“你叫陈欢喜?”

    做戏要做全套么。

    陈欢喜斜了他一眼,没有答话,只理了理自己的衣裳,转身就往街上走去。

    “你去哪里?!”

    见陈欢喜就这样忽略了他,打算离开,百里珩不禁高声问道。

    她没事进城来做什么?

    又是如何遇到这几个人渣,从而险些被欺负的?

    要是刚刚他晚到一步,她岂不就……

    想到这里,百里珩心里又有些后怕。

    “你我素不相识,何必多问?欢喜感谢恩人方才出手相救,但我一无钱财,二无美色,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报答恩人的,只能给恩人深鞠一躬。”

    说着,陈欢喜深深的鞠了一躬。

    可不是么,刚刚那么大一袋银子,趁着她昏迷不醒的时候,也不知道被陈翠儿给顺走了,还是被那姑娘给顺走了。

    陈欢喜咬牙切齿起来。

    “你可以以身相许。”

    百里珩试探着说道。

    陈欢喜有些自嘲的勾了勾唇,“抱歉,我已经与别人有了婚约,许不了。”

    百里珩蓦地送了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掉了下来。

    “你等等!”

    见陈欢喜又要走,百里珩一咬牙追了过去,解下自己肩头的披风,给她搭在身上,“你去镇上新买一件衣裳吧,你现在这幅样子实在是狼狈。”

    百里珩从怀里掏出一只钱袋递给她。

    陈欢喜自然是拒绝,不肯收。

    “拿着吧,山水有相逢,你我若是有缘,日后定会再见。”

    百里珩微微一笑,将钱袋塞到她手里,意味深长的看着她,“记住了,我叫百里珩。”

    说罢,百里珩一闪身,几起几落,已经消失在陈欢喜眼前。

    百里珩?

    低头看着手中月白色的钱袋,上面用金线勾勒着一个“珩”字,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图案。

    钱袋沉甸甸的,散发出刚才百里珩身上那种好闻的味道。

    陈欢喜皱了皱眉。

    她怎么觉得,百里珩身上那股子若有似无的香味,有些熟悉?

    可两人偏偏不认识,之前也从未见过面。

    或许,是她记错了吧。

    将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开后,陈欢喜快速走进了一家卖衣裳的铺子,挑选了一身鹅黄色的衣裙,换好后坐在凳子上双手托腮发起了呆。

    这会儿她心里实在是复杂的很。

    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阴谋,她很想立刻回到涌泉村,撕破陈翠儿这个小贱人的脸!

    可心里又惦记着阿城,实在是不忍就这样离开。

    肚子开始咕咕叫起来。

    陈欢喜抬脚进了隔壁的馄饨铺子,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正准备狼吞虎咽,只见一道鬼鬼祟祟的人影从窗前经过,吸引了陈欢喜的目光。

    她视线紧紧锁定那道人影。

    是一个身材矮小,眼神猥琐、脸上还带着疤痕的中年男人。

    他顺着墙根儿走了好几步,在一名小男孩身边停了下来。

    那小男孩白白净净的,正蹲坐在墙根下,手里捏着一串糖葫芦吃得津津有味。

    而他身边,却没有大人同行。

    小个子男人蹲在小男孩面前,不知说了什么,只见小男孩站起了身,跟着他往这边走来。

    从头至尾,没有人关注他们俩的一举一动。

    除了陈欢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