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35章以为是阿城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看着赵子元带着一脸小人得志的笑,陈欢喜忍不住挑眉。

    她怎么总觉得,凌风今儿好像招惹了赵子元呢?

    等他们回到镇上时,凌风果然已经等在了分开时的地点,见二人过来了,一脸焦急的跑上前来,“爷,你们去哪里了!属下找遍了整条街,也不见你们的踪影,可吓坏了!”

    “你这胆儿可肥了,怎还会吓坏?”

    赵子元冷哼一声,“爷饿了,欢喜想吃鱼,你赶紧去安排吧。”

    顿了顿,赵子元继续说道,“爷身无分文,今儿你做东。”

    凌风苦兮兮的领命而去。

    几人来到镇上最大的一家饭店,抬头看着饭店匾额,上面是遒劲有力的几个大字“迎宾楼”,陈欢喜忍不住唏嘘。

    换做从前的陈欢喜一家,面对这样大的饭店,只怕是都不敢抬脚进来吧?

    凌风已经定下楼上的一个包厢,点好了菜,陈欢喜忍不住趴在窗户旁,向下看去。

    赵子元与凌风坐在桌子旁,正在嘀嘀咕咕的说什么。

    声音放得很低,陈欢喜听不清楚他们的谈话内容,不过赵子元时而发出两声诡异的笑声,再看看凌风那涨红的脸,陈欢喜对他们的谈话内容很感兴趣啊!

    就在这时,只听到底下传来一声吆喝,“敢偷我的包子,我打死你这个小杂碎!”

    陈欢喜低下头一看,只见一旁包子铺的老板,手里提着一根木棍,正在追赶一名小男孩。

    那小男孩,看起来瘦瘦小小,跑得飞快。

    再定睛一看,陈欢喜顿时脸色煞白!

    那小孩,长得好像阿城!

    没来得及多想,也没来得及与赵子元说一声,陈欢喜转身就往楼下跑去。

    不过,她跑到楼下后,小男孩与那包子铺老板,早就不见踪影。

    她连忙抓住身边路过的行人,“刚刚偷包子那小男孩去哪里了?”

    行人摇了摇头。

    陈欢喜又继续问身边的摊贩,那小摊贩才给她指了一个方向。

    陈欢喜拔腿就往那边跑去。

    赵子元与凌风也连忙追了下来,可陈欢喜早就跑远了。

    不大一会儿,包子铺的老板嘴里骂骂咧咧的回来了。

    “那小男孩去哪里了?”

    陈欢喜一把抓住包子铺老板的胳膊,眼里带着期望,哀求着问道,“求求你告诉我,刚才那孩子去哪里了?”

    包子铺的老板满头大汗,正在气头上,冷不丁的被陈欢喜一把给抓住,顿时怒火更甚,一把推开她,“去哪里了?老子还想问你,那个小杂,种去哪里了!”

    说着,见陈欢喜神色哀戚,包子铺老板表情松动了几分,“你是他什么人?”

    “他可能是我的弟弟,被人牙子拐走了,到现在也还没找到。”

    陈欢喜带着哭腔。

    见她着急的都要哭出来了,来往的人拿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包子铺老板也慌了手脚,连忙安慰道,“你别哭,你别哭啊!我没追上他呢,没把他怎么样。”

    说完,包子铺老板一下扔掉手中的木棍,表明自己没有对那小男孩怎么样。

    正说着,赵子元与凌风赶到了。

    一见陈欢喜在哭,包子铺老板满脸慌乱,赵子元脸一沉。

    凌风抓鸡似的,一把将包子铺老板给提了起来,“你对她做了什么?!”

    哎哟喂,天地良心,他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包子铺老板连忙解释,“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是她自己哭了,说刚刚偷我包子的那个小杂……不对,那个小男孩,好像是她的弟弟,被人牙子拐走了到现在还没找到的弟弟。”

    赵子元明白了,示意凌风放了包子铺老板。

    包子铺老板正要赶紧溜走,哪知陈欢喜又喊住了他,从怀里掏出几个铜板递给他,“我帮他付了。”

    不管那小男孩是不是阿城,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包子铺老板目光惊恐的看着赵子元,不敢去接,连连摆手,“不用,不用,就当我请那孩子吃了。”

    陈欢喜不由分说塞进了他手里。

    包子铺老板这才低着头,小跑着跑远了。

    “别想了,阿城一定没事的。”

    赵子元叹了一口气,安抚道,“方圆百里我们都找遍了,并没有发现阿城的踪影,想必他目前是不在镇上的,我会继续派人去找,放心吧。”

    但愿阿城被一户好人家买下了,不要经历那些她想都不敢想的遭遇。

    陈欢喜只觉得自己的心尖儿都在颤抖。

    但凡一想到那些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她就忍不住浑身颤抖。

    跟着赵子元回到迎宾楼后,饭菜早已上桌。

    陈欢喜再也没有方才的胃口,若不是赵子元强迫她吃的话,她只怕是什么都不想吃。

    期间,赵子元细心的给她剔掉鱼刺,耐心的劝慰她多吃一些。

    看着眼前陌生的赵子元,打破了凌风这么多年来对他的认知。

    他家爷,何曾这样对过一个女人啊?

    又何时给哪个女人剔过鱼刺?!

    尤其是,哄她吃饭那语气,简直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

    吃晚饭,几人也没有了逛一逛的兴趣,踩着夕阳下山的点儿回了涌泉村。

    陈欢喜直接进了屋,关起门来一个人伤感。

    赵子元被她关在门外,也只得与凌风一起回了赵家。

    刚回到自己的院子,便见一道黑影立在墙角处,见他回来了,恭恭敬敬的走上前,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来,“爷,那位有重要的事情与您相商。”

    赵子元脸色一沉,“隔三差五就有重要的事情与我相商,百里宸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可不是么!

    上个月,说是有重要的事情与他相商,结果他匆忙赶过去,是向他哭诉,他养了多年的大黄狗被人毒死了;

    上上个月,说是有重要的事情与他相商,结果,是要他品尝一下新厨子给做得那道佛跳墙味道怎么样;

    还有上上上个月……

    诸如此类的事情多不胜数,赵子元也不想掰着手指头去一件件的清算了。

    这一次,又是什么事?

    见赵子元脸色不好看了,那黑影吓得小脸一白现了真身,哭丧着脸,“爷,这一次,是真的出事了!您就回去瞧瞧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