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6章被吓得尿裤子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好啦,看看你现在这样子,还是赶紧好好梳洗梳洗,明天就活过来吧。”

    赵子元还憋着笑。

    陈欢喜心里有事,也就没搭理他,等凌风办完事,几人一起回了赵家。

    他们前脚刚走,陈大武便被吓得双腿瘫软,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了。

    陈翠儿也被吓破了胆,这会儿将自己反锁在屋子里,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连头都不敢露出来。

    张氏不停地四下张望着,哆嗦着走到陈大武身边,正准备将他搀扶起来,便闻到一股子浓烈的骚臭味传来,低头一看,陈大武身下已经湿了一大摊。

    居然被吓得尿裤子了!

    张道士瑟缩在蹲在角落里,眼神惧怕,嘴里还在嘀咕着,“别吃我,别吃我!”

    老汤氏到底是年纪大了,虽说先前认为陈大文是自己的亲儿子,是不会害自己的,因此在“陈大文”出现后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想要走上前来维护陈大武。

    可听到陈大文说的那些事情后,老汤氏又心虚的收回了脚。

    早上那会儿还振振有词的说世界上哪里有鬼,眼下亲眼见到了,老汤氏也被吓得不轻。

    人啊,年纪一大,就不惊吓了。

    尤其是,听到陈大文说,让害了陈欢喜的人来抵命,老汤氏便吓得一张老脸雪白雪白的。

    这要是算起来,她不也有份儿么?

    她才六十多岁,还没活够呢!

    这样想着,老汤氏就窝在角落里,心里打起了算盘。

    想着等陈欢喜明儿个从阴曹地府里还阳回来后,她要好好地讨好一下这个见过阎王爷的孙女,让她帮着在阎王爷面前多说几句好话,让她这个老太婆多活两年。

    这样想着,也就没有心思去管陈大武了。

    门外的村民也都纷纷回过神来,开始交头接耳的讨论今晚发生的事情。

    “没想到,世上还真的有鬼呢!”

    “是啊,大文一直以来都善良,这做了鬼还是这么善良,都说鬼要吃人,我看那才是无稽之谈。”

    “我觉得……要说无稽之谈,还是老陈家这几日来发生的事情吧。”

    有人接过话头,继续说道,“可怜欢喜与阿城啊,小小年纪成了孤儿不说,这奶奶不疼、唯一的亲大伯不爱,还非要将这姐弟俩置之死地!”

    “对对,没看出来大武一家人心居然这么黑!”

    “弄出这么多的事情来,也不怕大文来索仇,心太黑了!”

    “还说什么欢喜是扫把星,我看他才是丧门星呢!”

    一群人声音放的很大,陈大武听到这些话,当即更是提心吊胆起来。

    自己在村子里的名声臭成烂鸡蛋了,也不知道对翠儿有没有影响,赵子敬还会娶她吗?

    张氏也想到了这一点,夫妻俩对视一眼,眼中的焦急显而易见。

    这时,只听到又有人说道,“刚才大文说,要去求阎王爷,让害了欢喜的人去阴曹地府替她,那不就是说欢喜明天就要还阳,害她的人明天就要死了吗?”

    听到这话,陈大武更是被吓得面无血色。

    他明天就要死了?!

    张氏一把抓着他的手,哆嗦着摇了摇头,“翠儿他爹,这,这该咋办?”

    暂且不说明天陈大武就要死了,就说说陈大武死了后,陈欢喜还阳回来,按照她现在那性子,不是要把她和陈翠儿娘俩给亲手撕碎么?!

    陈大武咬了咬牙,强撑着站起身来。

    摇摇晃晃的走到张道士身边,用力拽着张道士的衣领,将他一把提了起来。

    张道士还沉浸在有鬼要吃了他的幻境中,冷不丁的被陈大武给拽了起来,更是吓得尖叫连连。

    他挥舞着手中的桃木剑,闭紧双眼,不停地尖叫,“别吃我!别吃我!”

    陈大武的脸被他手中的桃木剑给击打了无数下,火辣辣的痛着。

    他一把松开张道士,又伸出手狠狠地给了张道士一耳光,“你给我醒醒!”

    张道士被这一耳光给打的头晕脑胀,眼前金星直冒,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捂着红肿的脸,看着吹胡子瞪眼的陈大武,愣愣的问道,“大武啊,这是咋了?”

    说着,又四下看了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还有脸问我!”

    陈大武气得咬牙,“你不是说你是什么地玄派第十二代传人,降妖除鬼厉害得很,什么恶鬼都难逃你的手中吗?!”

    “你倒是给我杀鬼啊!”

    只要一想起刚才陈大文的出现,以及那一番话,陈大武就怕的要命,对张道士更是恨得直咬牙,“要不是你方才没用,我也不会明天就要死了!”

    “你明天就要死了?为啥?!”

    张道士更是满脸疑惑,也顾不得追究方才陈大武给他的那一耳光,忙伸手拽着陈大武,“难道,难道那恶鬼真的出现了?”

    “恶鬼出没出现你自己不知道吗?!”

    看着张道士这样子不像是装的,陈大武心里头也蒙上了一层阴影,更加发憷起来,下意识的喃喃自语道,“难道,难道大文的怨气当真太重,连道士都把他制服不了了吗?”

    张道士又是一哆嗦。

    虽说银子重要,可这小命儿更重要啊!

    于是,他正了正脸色,沉声道,“大武,照你这么说……我也没有法子了,就此告辞,你自求多福吧!”

    他哪里是什么地玄派十二代传人,不过是为了打出名声搞出的噱头罢了。

    眼下到了这节骨眼上,张道士也是什么都不顾了,捡起地上的东西就准备溜之大吉。

    见张道士一溜烟跑出去了,气得陈大武在身后破口大骂。

    老汤氏还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张氏已经走了过来,颤声说道,“娘,大文好歹是你儿子,要不咱们现在去他坟上烧柱香,找人给他超度一下,让他放过大文吧!”

    陈大武要是死了,留下她们娘俩还能怎么办?

    万一陈欢喜回来了,她们不照样要赔上小命?

    眼下陈大武是不敢再出门的,老汤氏却是可以站出来说和说和。

    张氏如是想道。

    老汤氏将脸一沉,不高兴的说道,“你这是嫌我老婆子命长不是?在这种时候还要把我往外推,难不成是怕大文不来找我,要我主动送上门去,给喜丫头姐弟俩偿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