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4章道士上门做法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若是让陈欢喜听到这一句“家丑不可外扬”,只怕是又要嗤之以鼻了。

    这会子知道家丑不可外扬了。

    陈大武先前扬言她是扫把星,在众目睽睽之下要放火烧死她,又煽动众人将她沉塘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家丑不可外扬呢?

    看着陈大武步履蹒跚的离开了村子,陈欢喜冷笑着收回目光。

    现在,该轮到老汤氏了!

    陈大武叮嘱后,张氏便手脚麻利的做好了早饭。

    陈翠儿还在睡懒觉,老汤氏也就纵着,让张氏不要叫醒她,只她们婆媳俩坐在院子里吃饭。

    院门紧闭。

    看着满院子都是明黄色的符纸,老汤氏一脸严肃的问道,“昨晚,没有再出什么事情吧?”

    张氏身子一僵,连忙答道,“娘,翠儿她爹正是为这事儿发愁呢,一大早便进城去找张道士了,说张道士给的这符纸压制不住喜丫头。”

    “翠儿她爹的意思是,无论如何也得请张道士来家里做法,免得家中不得安宁。”

    老汤氏本想斥责一句“败家玩意儿”,听到张氏后面这句话,又只得生生将到了嘴边的斥责咽了下去。

    很快,那张道士便随着陈大武来了村里。

    陈欢喜远远的躲在角落里,看着二人边走边交谈的模样,心下冷笑。

    今儿夜里,哪怕你是叫了天王老子来,也得让你屁滚尿流的离开!

    陈大武一家好吃的好喝的招待着张道士,直到夜幕降临。

    许是因着张道士就在身边的缘故,陈大武说话做事也有了几分底气,不断的让张氏去准备张道士所需要的东西,自己则又捏着一大把符纸去贴在院子各处。

    老汤氏不信邪,今晚也打算就在这里瞧瞧,陈欢喜的鬼魂究竟是什么样子。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直到四周一片漆黑。

    院子里燃着几只蜡烛,张道士从包里掏出一柄看似有些年代的桃木剑,往手上吐了几口唾沫,伸手抹了抹剑身,随后煞有其事的挥舞了几下。

    接着,张道士挥舞着桃木剑,瞪着双眼,嘴里念念有词的,在院子里走了好几圈。

    陈大武几人心中有阴影,坐在堂屋门口,双眼不断的四下打探着。

    生怕一个不小心,陈欢喜的鬼魂便跳了出来。

    “大武,准备工作我已经完成了,你且过来。”

    张道士对陈大武招了招手。

    这就完成了?

    做法竟是这样简单?

    陈大武畏畏缩缩,迟疑着站起身,“张道士,还需要我做什么?”

    “有我在,你还怕什么。”

    张道士看了他一眼,伸手指了指身后的水井,继续说道,“你到这里来站着,总得将那鬼魂给引出来吧?”

    “那你去哪里?”

    陈大武缓慢的挪步到水井边,见张道士似乎要走开,忙大声问道。

    张道士边往堂屋里走,边伸手将老汤氏几人也往堂屋里赶,嘴里还答道,“我自然是要藏起来,以免那鬼魂见我气势强大,便被吓得不敢出现了!”

    “你们几个都进屋去,免得等会儿误伤了你们。”

    听起来,张道士倒是信心十足。

    “我的指责便是降妖除魔,之前没听到也就罢了,既然听到有恶鬼出没,以免它伤人,我自然是要将它降服才行。”

    陈大武哦了一声后,耷拉着脑袋站在了井边,心中害怕不已。

    子时刚过,院子里起风了。

    树梢“呼啦啦”的响着,似乎这风比前几夜都要大一些。

    陈大武后背心浮上一层寒意来,打了个寒战,牙齿也哆嗦着,眼神惊恐的四下看着。

    他有预感,陈欢喜要出现了。

    果然,院子门被撞的哐哐作响。

    瞧着院子门摇摇晃晃的,似乎下一秒便会被陈欢喜破门而入。

    也不知道她是否当真是青面獠牙……

    陈大武在心里头胡思乱想着,还不等他回过神来,院子门被撞开了。

    不过,门口却是空无一人。

    院门上贴着的两张符纸,在夜风的吹拂下,摇摇晃晃的摆动着,被风吹了进来。

    “张道士!”

    巨大的精神折磨终于击垮了陈大武,他双手抱着头,仓皇窜进了堂屋,将张道士往门外退去,“快,快,陈欢喜那恶鬼又来了,你赶紧出去收了它啊!”

    呀,看来这恶鬼还挺厉害的!

    张道士看着自己画的符纸就这样掉在了地上,心中一惊。

    但陈大武几人还躲在堂屋里看着他呢,又是收了不菲的报酬……这若是就这样掉头就跑,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日后,谁还会找他做法?

    关系到日后颜面以及收入问题,不能马虎。

    于是,张道士强打起精神,挥舞着桃木剑,冲着空无一人的门口,厉声吼道,“哪里来的恶鬼,居然敢在我面前放肆!”

    因着这会儿夜深人静的,他这么大一嗓子,周围的邻居都被他吵醒了,纷纷打开门往这边走来。

    见人越来越多,被陈欢喜皱了皱眉,从怀里掏出先前赵子元给她的瓷瓶,递给了身旁的凌风。

    凌风看了他一眼,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一跃而起,将瓷瓶中所有的粉末都洒进了院子里。

    夜空下,黑色的粉末撒了张道士一头一脸。

    夜风一吹,有些粉末便钻进了堂屋里,陈大武几人也呼吸进去不少。

    这粉末发作起来很快。

    不等邻居们走进院子,便见张道士神色惊慌,手中的桃木剑也疯狂的挥舞着,嘴里念叨着,“我乃地玄派第十二代传人,你是哪里来的小鬼,居然敢捉弄我!”

    “我叫你咬我,你居然敢咬我!”

    张道士一边挥舞着,一边在院子追逐着。

    似乎,当真是在与鬼搏斗一般。

    而堂屋里的陈大武几人,也是连连发出尖叫声,几人抱着头便跑了出来,嘴里还喊道,“有鬼啊!”

    这是怎么回事?

    站在门口的邻居们一脸错愕,看着院子里乱成一团,忍不住开始猜测起来。

    有人说,“想必,是老陈家接连出事,他们心里难过,所以魔怔了?”

    有人说,“是不是大文和喜丫头以及城小子回来了?”

    有人说,“我觉得,是不是大武他们做了什么亏心事,所以被鬼找上门了?”

    最后一句,深得大家认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