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3章家丑不可外扬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晌午后,老陈家大门上全部贴上了明黄色的符纸。

    看着陈大武还在忙活着,路过的村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大武,你贴这玩意儿做什么?”

    陈大武犹豫了一下,答道,“昨晚不是大文头三么,夜里有些不安生啊……我进城去找张道士,他给了我这些符纸,贴着心里安稳一些。”

    见陈大武脸色不怎么好看,村民挑了挑眉,“大文是你的亲弟弟,难道你还怕他不成?”

    “我也不是怕,只是总有些……哎呀不跟你说了,我还要忙活呢。”

    找不到理由编下去了,陈大武匆忙抱着板凳进了院子。

    看着关上的院门,以及随风摆动的符纸,村民摇了摇头走远了。

    不知怎的,今日这眼皮子跳得厉害,陈大武总觉得要出什么事情一般,心神不宁的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爹,你说贴了这玩意儿有用么?”

    陈翠儿洗了一把脸,想起昨晚这口井似乎也有异象,连忙后退了几步,惊恐的咽了口口水,“爹,还有符纸吗?你在这井边也贴上一张吧。”

    陈欢喜是被他们给沉塘溺死的,昨儿又似乎是从这口井里钻出来的,这样一来倒也说得过去。

    陈大武看了看手中最后一张符纸,一咬牙贴在了井边。

    原本,这最后一张符纸,他是打算贴在自己的床头来着。

    这么一来,陈翠儿松了一口气,打着呵欠又进屋睡觉去了。

    夏季的夜晚来得很慢,但陈大武总觉得,今日天黑得格外要早一些。

    吃过晚饭后,几人便早早的睡在了床上。

    看着房门、窗户上都贴了明黄色的符纸,陈翠儿放下心来,转了个身,面朝墙睡了过去。

    而陈大武与张氏,却是翻来覆去也睡不着。

    辗转反侧好几次后,陈大武索性起床,点亮了蜡烛,再一次叮嘱张氏,“今晚就点着吧。”

    张氏自是应允。

    前半夜撑着眼皮子,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院子里一片安静,陈大武稍稍松了一口气,想着定是因为有符纸拦着,陈欢喜的鬼魂便进不来了。

    于是,后半夜也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约莫丑时七刻,院子里又有了响动。

    陈大武猛的惊醒,推了推身边的张氏,颤声问道,“你有没有听到外面有什么声音?”

    张氏睡得迷糊,摇头说没听到。

    陈大武连忙坐了起来,“不对劲,我总觉得还是不对劲。”

    起风了,院子里传来树梢摇摆的声音。

    树梢的黑影在窗户纸上若隐若现,摇摇晃晃,烛光也忽暗忽亮。

    院子又传来“嘭”的一声,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撞院门。

    陈大武打了个哆嗦。

    就在此时,蜡烛忽的熄灭了。

    张氏惊呼了一声,钻进了被子里,陈大武咬牙撑着,继续颤声道,“鬼叫什么,蜡烛燃尽了,我重新点上一根。”

    陈大武在黑暗中摸索着,又从抽屉里掏出一根新的蜡烛来点上。

    屋子里又亮了起来。

    不过,窗户上映着的黑影,分明不再是摇晃的树梢!

    那黑影,分明是陈欢喜的影子!

    “呵呵呵呵呵……陈大武,你以为,那几张破纸就能拦住我了?”

    满是凉意的声音忽的在耳边响起。

    陈大武一个哆嗦,手中的蜡烛掉落在地,闪烁了一下,蜡烛熄灭了。

    屋子里又是一片黑暗。

    陈大武鼓起勇气,忙蹲下身打算捡起蜡烛继续点着,谁知刚蹲下去,便听到房门“哐当”一声,倒了下来,黑影一闪而入,一双冰冷的脚用力踩在了,他在地面摸索的手背上。

    水滴顺着陈大武的手背流到了地面,面前的黑影,浑身上下充斥着淤泥与水草的味道。

    就像是……刚刚从水底爬出来一样!

    踩在手背上的脚力大无比,好像要将他的骨头踩碎一般!

    陈大武痛的呲牙咧嘴,连声呼痛。

    黑暗中,陈欢喜继续冷笑着,脸上神色带着一丝痛快。

    本以为陈欢喜的出现,肯定会报复他,陈大武甚至幻想着她定是长着青面獠牙,要将他一口吞掉呢,谁知只是将他吓了个半死,甚至尿了裤子后,陈欢喜就消失了。

    看来,果真如她所说,她不会放过陈大武一家。

    至少目前,只不过是要闹得他家鸡犬不宁,先一点点击溃他们的心理防线,再来给他们致命一击!

    几声鸡鸣响起,天边泛出一丝鱼肚白,陈大武瘫坐在地上,脸色灰白。

    这才两夜,他们就已经要崩溃了。

    若是陈欢喜夜夜前来闹腾的话……

    只怕是还不等杀了他们报仇,恐怕他们就被陈欢喜给吓死了。

    张氏哆哆嗦嗦的从被子里钻出来,惊恐的看着四周。

    除了房门倒在地上之外,倒也没有任何异常状况。

    而房门上的符纸,也掉落在地上,看起来像是一个笑话。

    “翠儿她爹,昨晚,昨晚会不会是一场梦啊?”

    张氏颤颤巍巍的下了地,一边准备伸手去搀扶陈大武,一边低声问道,“要是真是喜丫头回来了,咱们怎么会什么事情都没有呢?”

    陈大武缓缓回过神来,瞪了张氏许久,才沉声喝道,“谁说什么事情没有?!”

    说着,陈大武举起他早已红肿不堪的右手,伸到张氏眼前,又看向门口,“还有,若真是梦一场的话,那房门为何会平白无故倒在地上?!”

    看着陈大武红肿的右手,张氏心下发憷,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好了,你赶紧去做早饭,好了叫娘过来吃饭。”

    想起昨天早上老汤氏的训斥,陈大武挣扎着准备站起身来,嘴里说道,“我得赶紧进城一趟。”

    “张道士这符纸压制不住那死丫头,得赶紧让他来做一场法才行!”

    可因着昨晚被吓得厉害,双腿实在是无力,饶是有张氏的搀扶,陈大武要站起身也十分艰难,好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往门外走去。

    “你这副样子怎么进城去?要不,我去央柱子陪你一起去吧。”

    看着陈大武路都走不问了,张氏在后面担忧的喊道。

    陈大武头也不回,摆了摆手,“家丑不可外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