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8章丧尽天良的一家人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拍门声停了下来。

    半晌,也再没有响起。

    “想必,方才是咱们听错了吧?”

    老汤氏干咳两声,以此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惶恐,便对陈大武努了努嘴,“大武,你去开门瞧个仔细。”

    陈大武脸色一白,“娘,反正没有声音了,想来也没有人吧。”

    “对啊奶奶,这青天白日的,鬼魂哪里敢出来,刚刚一定是咱们听错了。”

    陈翠儿吃了一口菜,接过话头,“赶紧吃饭吧。”

    老汤氏虽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可这心里总觉得在打着突突,右边眼皮也跳动的厉害,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几人正重新安静的吃饭呢,只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咳嗽。

    老汤氏一张老脸刷的变得惨白,手中的筷子也掉在了地上。

    “大,大武,方才你可听到什么声响?”

    老汤氏两眼惊恐的看向陈大武,低声问道,语气却是十分急促。

    陈大武脸色也是十分难看,不做声响的点了点头。

    此时,门外又响起了几声咳嗽。

    这咳嗽声,当真是熟悉的紧。

    陈翠儿已经躲进了张氏的怀里,被吓得缩成一团,“娘,那声音,那声音好像是二伯……”

    听着先前还传来几人的欢声笑语,这会子里头却是静悄悄地,门口的陈欢喜勾了勾唇,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陈家。

    起初,她从赵家气冲冲的冲回来,是打算好生与陈大武几人算算账。

    可这会儿么,她心里已经有了另外的打算。

    入夜,陈大武惴惴不安的上了床,见张氏准备吹熄蜡烛,忙挥手阻止道,“别吹别吹,这一宿都别吹。”

    “怎么了?”

    张氏不解,“咱家里可没几根蜡烛了。”

    若是燃一宿的话,恐怕仅有的几根儿蜡烛都会燃尽。

    听到张氏这话,陈大武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吹胡子瞪眼的冲张氏嚷嚷道,“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真是妇人之仁!几根儿蜡烛重要还是你我的命重要?!”

    白天那拍门声、咳嗽声,陈大武很确定,他们不是幻听。

    若真是陈大文回来了的话……

    陈大武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明儿便是陈大文下葬后的第三日了。

    传言,人死后第三日夜里,会回家来瞧瞧。

    陈大武向来是不信这些言论,可今儿听到的那真真切切的咳嗽声……想起自己这么多年来对陈大文一家的所作所为、以及这两日才发生的事情,陈大武只觉得恐慌不已。

    “明日,明日赶紧进阿城去买些蜡烛回来。”

    陈大武一边哆嗦着往被窝里钻,一边对张氏低声说道。

    见陈大武脸色十分难看,张氏也就住了嘴也没多问,也就上床歇息了。

    这一夜,相安无事,那咳嗽声也没有再想起。

    次日,陈大武顶着两只大大的黑眼圈,大清早的便去关心自己的老母亲,昨儿夜里有没有经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谁知,老汤氏也起得很早,这会子正坐在屋檐下发呆。

    老汤氏还住在隔壁院子里,便是从前陈大文他们一家的院子。

    “娘,昨晚没什么情况吧?”

    远远地,陈大武便问道。

    老汤氏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后,目光仍旧有些缥缈。

    陈大武松了一口气,“估摸着,昨儿是咱们幻听了。”

    眼下除了这个理由来安抚自己,陈大武也实在是想不出,还能找什么理由了。

    老汤氏应了一声,慢吞吞的说道,“今日便是大文的三期了,该做的你赶紧去做了,不管怎么样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否则村子里这么多双眼睛瞧着,恐怕背地里又要说闲话了。”

    尤其是,他们将陈欢喜沉塘后,那赵家二少爷却没有找上门来?

    那一日要烧死陈欢喜,赵子元不是还摆明了要护着她的么?

    这一次,倒是令人捉摸不透了。

    陈大武点了点头,“我早起便让她去阿城里买纸钱了,等她回来咱便去给大文烧纸。”

    二人嘀咕着,不知不觉便到了晌午。

    陈欢喜跪在陈大文的坟头前,眼眶通红,“爹,女儿不孝,没能让爹走得安稳。”

    “您放心,等我收拾了那一家子,我一定去将弟弟找回来!”

    陈欢喜哽咽着,给陈大文磕了头,将手中最后几张纸钱扔进跳动的火苗中。

    正当她准备起身时,只听到不远处传来陈翠儿的埋怨声,“爹,你们要来烧纸钱来就是了,为什么偏偏要拖着我一起来,这荆棘丛生的,把我的裙子都勾破了!”

    陈欢喜眼神一暗,忙起身躲进了一旁的草丛里。

    很快,便看到陈大武与张氏、以及陈翠儿出现在了眼前。

    面对陈翠儿埋怨,陈大武并没有言语。

    于是,陈翠儿继续哼道,“要我说啊,这人都死了,还来烧纸做什么,反正他们一家子都死绝了……”

    别看陈翠儿小小年纪,这一张嘴可真是毒辣啊!

    “村里人都看着呢,咱无论如何也得做做样子。”

    陈大武这才回了一句,提着篮子已经走到了坟头前,嘴里又抱怨了一句,“也不知道那赵二少爷是怎么想的,明明对那死丫头没有什么心思,这尸骨都没了,还搞什么衣冠冢……”

    “尽搞些麻烦事情出来!”

    陈大武如此明显的不满,似乎忘记了,眼前这衣冠冢是给他的亲哥哥建的。

    暂且不说他这话多么令人愤怒,陈欢喜还以为这几人是良心发现了呢,原来只不过是为了做做样子,免得被人说闲话!

    当即,对他们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在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后,他们不但没有一丝反悔之心,居然还说出这种丧尽天良的话来!

    几人在坟前站定。

    陈大武皱着眉头四下张望,“有人来过,这火星子都还燃着呢。”

    陈翠儿一脸不耐烦,索性将手中的篮子扔在了脚下,“管他谁来过,赶紧弄完好回家去,奶奶还给我煲着新鲜热乎的鸡汤呢,说是要我美美的嫁进赵家去。”

    老汤氏这心还真是偏的没有丝毫分寸了!

    不对……

    嫁进赵家去?

    陈翠儿要嫁给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