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7章翻脸比翻书还快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看了一眼陈欢喜那一览无余、毫无看点的地方,至少目前对他来说,提不起丝毫兴趣来,赵子元摇了摇头。

    再看了看她一脸的“悲壮”,似乎他是在要她的命?

    赵子元打从心眼里觉得好笑。

    “最珍贵的东西?”

    赵子元轻声嗤笑,“你若是对每一个人,都如此报答,还算什么最珍贵的东西?”

    这句话,当真像是一盆冷水,给陈欢喜从头浇到尾,透心凉了。

    前世她的确惯用这一招,可那些男人还不曾碰到她,就已经被她给一招毙命。

    眼前这厮,居然直接拒绝了?

    还一脸嫌弃?!

    “赵子元,你什么意思!”

    陈欢喜动作麻利的扣好扣子,嘲讽道,“也对,你作为鼎鼎有名的赵家二少爷,想来碰过的尤物多不胜数,又哪里会对我这一对小笼包感兴趣?”

    说罢,也不顾浑身疼痛,下了地便要离去。

    这赵家还真是有钱没处花,好好地地板上全部贴了大理石,这光脚踩上去,真是凉气渗人。

    “我的鞋呢?!

    陈欢喜瞪着赵子元。

    这野猫,还这是说生气就生气、说翻脸就翻脸了!

    天地良心,方才他那句话,不过是玩笑话罢了。

    她竟如此生气?

    赵子元有些愕然,伸手指了指床下。

    陈欢喜趴下去拿鞋子。

    这动作……

    原本还算宽大的衣裙,因着她的动作,紧紧地包裹着圆润紧致的屁股,这身材看起来也的确是有料。

    体内突然涌上一股子燥热的火。

    赵子元耳根有些发烫。

    阿弥陀佛,他又不是没见过女人的毛头小子,更不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登徒浪子,今日怎会如此把持不住自己,居然对一名村姑起了反应?!

    赵子元忙转过头,强自镇定,将视线投向了窗外。

    陈欢喜三下五除二的穿好鞋子,气冲冲的便往外走去,“多谢赵二少爷两次出手相救,既然赵二少爷不需要我的报答,那我也就不耽误您的时间了。”

    “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处理,先走了!”

    走到门边,陈欢喜又回过头来,一脸讨好的笑了笑,“对了,赵二少爷答应帮忙的事情,还望放在心上。”

    “多谢,多谢。”

    一口气说完后,陈欢喜开门出去了。

    女人呐,还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翻脸比翻书还快。

    赵子元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一阵愕然后,不禁挑眉轻笑出声。

    陈欢喜有些气恼的出来后,才发现自己似乎身在赵家。

    这院子,还真是比她们整个院子都要大得多!

    不过整个院子里静悄悄的,并没有什么下人伺候。

    想来在涌泉村,赵家还当真是头一家呢!

    原身的记忆中,赵家祖宗好几辈都是方圆百里有名的大财主,赵家子嗣多在阿城里、甚至京阿城做生意,唯有赵子元的爹,与赵老夫人、以及赵夫人、姨娘们、儿子们生活在涌泉村。

    也不知道,为何没有迁去更繁华的地方生活。

    比如说,京阿城。

    走了许久,听到前面似乎隐约有人说话,陈欢喜忙收起思绪,下意识的躲在了一旁的花丛中。

    很快,两名小丫鬟从花丛旁路过了。

    陈欢喜打算等她们走远了再出来,便继续蹲在花丛中。

    做间谍时,时刻要保持警惕。

    这会儿这举动,也真是条件反射啊。

    陈欢喜不禁对自己翻了个白眼,这都穿越到古代了,居然还如此小心谨慎,将自己搞得像见不得人的小偷似的。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默默地在心底吐槽了自己一番后,只见自己头顶被一片阴影遮盖,接着传来一声调笑,“你不是要回家办正事么,怎的躲在我这花丛中?”

    一抬头,是赵子元略带笑意的脸。

    眼中满是揶揄,不加掩饰。

    陈欢喜尴尬的站起身,“我,我想小解,又找不到你家茅厕在哪里,所以……所以就给你的花丛浇浇水、施施肥!”

    说着,陈欢喜指了指一片干枯的叶子,“喏,你瞧,都干枯了!”

    这女人,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赵子元一脸嫌弃,忙推动轮椅后退几步,“赶紧走。”

    成功的被她给恶心到了吧?

    不知为何,瞧着毒舌的赵子元这一脸嫌弃、又无可奈何的模样,陈欢喜觉得还挺好玩的!

    她还有要事在身,就不与他多说了。

    陈欢喜尴尬一笑,朝着赵家大门拔腿跑去。

    刚出赵家大门,便想起这会儿在陈大武等人眼中,她陈欢喜俨然已经是被沉塘溺死之人,若是她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回去……

    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一身狼狈的模样,定是能吓死他们吧!

    哼,这些人,真是坏进了骨子里!

    等这阵儿事情忙完,她定是要让他们百倍偿之!

    陈欢喜理了理头发,头也不回的往陈家走去。

    大门紧闭。

    门口的白布条已经被撤下,就连柱子上的对联,也被全部撕下扔在地上。

    看来,陈大武是百分百肯定她已经死了,因此不但不给她爹送葬,就连做做样子,也都不肯了!

    既然如此,她陈欢喜也就没有必要再容忍了!

    陈欢喜愤怒的拍向了陈家大门,大声喊道,“开门!”

    陈大武一家人正在吃午饭,老汤氏还笑语晏晏的说起了陈翠儿出嫁一事呢,冷不丁的听到门被人又拍又踹,都住了嘴,听听是谁的声音,居然到他们家放肆来了。

    “好像,是喜丫头的声音?”

    张氏小声说道。

    陈大武与老汤氏俱是脸色一白,接着陈大武连连摆手,“不可能,绝不可能。”

    “我亲眼看到她被溺死了,尸体都没有浮上来,怎么可能是喜丫头?”

    “难道,是喜丫头的鬼魂回来,找咱们报仇了?!”

    陈翠人放下碗筷,脸色有些惊恐。

    “别浑说!”

    老汤氏年事已高,最是听不得什么鬼神之说,当下心里也有些发憷,不由得瞪了陈翠儿一眼,低声呵斥道,“人都死了,哪里还有什么鬼魂不鬼魂的。”

    一屋子人躲在院子里不敢出声,更是不敢来开门。

    陈欢喜拍的手都麻木了,气得脸红脖子粗。

    又转念一想,许是他们被她突然出现给吓到了?

    既然如此,那何不再好好地吓吓他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