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6章以身相许还不够?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不过,想归想,听到赵子元说继续寻找阿城的下落,陈欢喜心里又有了一丝安慰。

    如此一来,倒比她独自一人、如大海捞针一般寻找,成功的机会要大得多。

    看来,这病秧子还挺有良心的。

    正想着,不知何时赵子元已推动轮椅,来到了床边。

    瞧着陈欢喜一双眼皮轻微的颤动着,赵子元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松开了来,“你还要装睡到何时?”

    相比方才与厉叔说话的低沉,多了几分冷凝,又莫名的掺杂着其它的情绪在里头。

    可这一把嗓音,着实是有些勾人。

    陈欢喜抿了抿唇,索性睁开眼,目光直直的看向了床边的赵子元。

    这么一看,忍不住眼前一亮!

    呀,还以为她这病秧子未婚夫面容定然十分普通呢……

    谁知,这男人竟然长得比她还要精致好看!

    “可看够了?”

    见陈欢喜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了许久,赵子元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抹不喜,随即问道。

    陈欢喜回过神来。

    自然将赵子元眼中的不喜也收进眼底。

    陈大武说的不错,这男人,果真是厌恶她的……

    调整好自己脸上的表情后,陈欢喜移开目光,“你便是我的未婚夫,赵子元?”

    “你既是我的未婚夫,为何在我爹走后,一直不曾出现,就连给我爹上柱香也不曾……直到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后,才慢悠悠的出现在我眼前?”

    语气有些质问。

    “你我这门亲事,并非我自愿。”

    赵子元紧紧盯着她的双眼,语气生硬的说道。

    见他们俩似乎有话要说,厉叔忙转身走了出去。

    跨出门槛后,还“贴心”的关上了房门。

    陈欢喜目光落在紧闭的房门上面,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既是与你不相干,你又何必两次出手救我?”

    “你让我死了不行吗?!为何要让我活着承受这些痛楚?!”

    她情绪有些激动。

    陈欢喜气愤不已,双手已经抓紧了身下的床单,赵子元面无表情的对上她不悦的双眼,轻描淡写的说道,“我亲自来了,你就该喜极而泣。”

    “你现在情绪不稳定,等你冷静下来,再与我说话吧。”

    说着,赵子元竟是推动轮椅,毫不犹豫的往门口走去!

    什么态度!

    陈欢喜更是气得跳脚!

    “你给我站住!”

    她强忍着双腿的剧痛,挣扎着靠坐在床头,冲着赵子元的背影大声吼道,“谁家的未婚夫像你这样!”

    “你好歹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夫,可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你到底帮我做了什么!”

    陈欢喜越说越是感到气愤,忍不住想爆粗口。

    赵子元推动轮椅的手停顿下来,停留在原地,头也不回幽幽的答了一句,“我救了你的命。”

    只这一句话,陈欢喜的嘴便被堵住了。

    “等你爹下葬了,你便该考虑该如何接下来你要做的事情,比如说找到你弟弟,又比如说……该怎么报仇。”

    见陈欢喜无话可说了,赵子元这才缓缓说道,“若是你对我恭顺一点的话,说不定我还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赵子元一语点醒梦中人。

    陈欢喜立马将方才对他的怨气抛之脑后,脸色一沉,“你的意思是?”

    “我没什么意思。”

    赵子元一脸的云淡风轻,“尽管这门亲事非我自愿,可好歹如今你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妻,若是任由你如此被人作践、欺辱,我这赵家二少爷的脸,往哪儿搁?”

    理是这么个理,可赵子元这话也未免太直白了!

    “你觉得,烧了灵堂的这么一把火,是从何而起?”

    见陈欢喜脸色难看,赵子元转移了话题。

    是啊,灵堂怎会无缘无故着火?

    回想起偷听到陈翠儿与那神秘人的谈话,陈欢喜眼底渐渐浮现出了一层冷凝,“我想,我大概知道那把火谁放的了。”

    赵子元应了一声,沉声道,“你那二叔……”

    “昨晚,有人告诉我,你那二叔与你奶奶,可是下定决心要将你置之死地啊。”

    顿了顿,赵子元继续说道。

    什么有人告诉他,明明就是自个儿偷听到的么。

    陈欢喜猛地抬头,“这样说来,这又是他们的阴谋了!”

    现在细细想来,陈翠儿怎会无缘无故的与那神秘人说起阿城的事情?

    还恰好是在她路过的时候。

    如此巧合……定是蹊跷罢。

    见她这么快便想通了其中关键,赵子元眼神有些赞赏,点了点头,“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眼下我爹还没下葬,尽管如今他已……”

    尸骨无存。

    陈欢喜止住话头,语气有些哽咽,“可无论如何,也得让他入土为安。”

    “等这件重要的事情办完了,我再好好的与他们算算账!”

    说到这里,陈欢喜眼梢已然带了一丝狠厉,语气也渐渐冰冷起来。

    赵子元没有说话,只淡淡的看着她,似乎是在等着她下一句。

    果然,陈欢喜抬起头对上赵子元的目光,微微一笑,有些咬牙切齿的问道,“你是我的未婚夫,现在这状况,你是否该发挥你作为未婚夫的作用了?”

    “你想让我发挥什么作用?”

    赵子元理了理膝盖上的毯儿,云淡风轻的问道。

    好歹是求人办事,得有个求人办事的态度么。

    陈欢喜缓了缓脸色,放软了语气,“我处理我爹下葬一事,我弟弟的下落……还得麻烦你帮忙找找了。”

    赵子元脸上这才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笑意来。

    不认真看的话,难以看出他微微上扬的嘴角。

    “我可以帮你,不过……我若是帮了你,你要如何报答我?”

    赵子元的语气有些玩味。

    这人……还真会顺着杆子往上爬!

    他们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了,还要怎么报答他?!

    以身相许还不够么?!

    可瞧着赵子元似乎又摆着一张认真脸的模样,陈欢喜紧了紧衣襟,又索性解开扣子敞开了一些来,扭过脖子,“我眼下是什么也给不了你。”

    “不如,把我最珍贵的东西给你吧,日后再当牛做马报答你便是。”

    做间谍杀手习惯了,遇到什么情况,她首先在乎的并非自己的名誉,而是如何做才对自己最有利。

    想来,男人都无法拒绝这份“报答”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