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3章居然被卖掉了!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陈欢喜这么一昏迷,便是到半夜才醒来。

    房间里只有她一人。

    烛光下,揭开裙摆一看,她双腿被火焰灼烧了一大片,红通通的皮肤看起来十分可怕,但这点子疼痛,对于陈欢喜来说,还真是不算什么。

    陈欢喜强忍着火辣辣的痛意,下了床。

    这陈大武一看便不是什么好东西。

    若是她现在不出去看着,只怕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既然她已经到了这个地方,那么势必是要生活下去的。

    背负着原身的所有期望。

    无论她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个人带着阿城生活有多困难,如今既然只剩下他们姐弟俩相依为命,她便不会丢下如今只有四岁的陈阿城!

    因此,她得赶紧去问问陈大武,到底把她弟弟陈阿城给弄到哪里去了!

    原身的记忆中,阿城是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与她十分亲近。

    方才她细细的回想过了,她见阿城的最后一面,便是在昨日晌午前。

    那会儿阿城跪的膝盖痛,想要站起来走走,她叮嘱阿城不要到处乱跑,以免这几日老陈家人来人往的,绊倒了之类的。

    之后,便再没见过阿城。

    指认尸体的时候,陈欢喜也去河边瞧过了。

    那小男孩分明比阿城要瘦弱一些,尽管尸体已经被河水浸泡的肿胀不堪,因着河水的冲撞,脸也被河里面的石头刮的面目全非,可她还是一眼就辨认出来了。

    这不是阿城。

    因为这小男孩的左手,第四根手指与第二根手指一样长。

    而阿城,第四根手指要比第二根手指长一些。

    当时陈大武与老汤氏还在斥责她没有照顾好阿城,因着人多,她也没有大声说出这不是阿城。

    只低声与陈大武辩解着。

    这时,陈翠儿便用力掐了她一把,似乎有什么东西扎进了她的后腰处。

    然后,陈欢喜便昏死过去了。

    之后的事情也再没有了印象,醒来便已经被陈大武给架在了柴垛子上,举着火把、撺掇着这些村民们,要烧死她。

    而阿城,到现在还不知所踪!

    既然阿城没有出事,而陈大武几人举止如此反常。

    想来阿城的消失,与他们脱不了干系!

    陈欢喜掀开衣裳,用力扭头往后腰处看去。

    只见后腰上一大片青紫。

    “陈翠儿下手还真特么狠,竟然将老子给掐成这样!”

    陈欢喜一边低声骂道,一边拿过蜡烛照在后腰处仔细一看,果然看到一个针眼大小的孔!

    她突然陷入昏厥,陈大武对村民的解释,是她受不了陈大文与阿城接连走了,伤心欲绝之下,一时昏厥过去了。

    而真正的原因,便是陈翠儿掐她的那一把!

    陈欢喜猛地将蜡烛放在桌上,打开门往灵堂走去。

    已经过了子时,前来吊唁的亲戚也都被安置着睡下了,村里帮忙的村民们也都回了家。

    这会子外面一片寂静。

    素白的灯笼在房檐下随风摆动,一切显得十分幽寂,又有些令人心头发憷。

    而灵堂中,却是不时传来几声低低的嘀咕声。

    陈欢喜无声的走到灵堂门外,只见陈大武与老汤氏还坐在灵堂中,在低声交谈着什么。

    许是没有想到陈欢喜会突然过来,两人也没什么防备。

    “既然现在那贱丫头有赵二少爷护着,咱们便不可再轻举妄动。”

    老汤氏靠坐在墙边,目光盯着棺材,一双老眼散发着精光,嘴里说道,“现在可不好再找到什么机会了,只能先留着她,后面慢慢想法子。”

    贱丫头……

    说的是她么?

    陈欢喜不禁皱紧了眉头。

    看来,她这位奶奶,也不是什么善茬啊。

    “可是,娘,我听说赵二少爷不是对这门亲事十分不满么,今日怎会突然来救了喜丫头?”

    陈大武满心疑惑。

    “你这么说,我也感到奇怪。”

    老汤氏皱着一双花白的眉,沉声道,“算了,暂且不说这件事儿,对了……你把阿城小子,弄到哪里去了?”

    原陈欢喜还在心里咒骂这老太婆呢,冷不丁听到关于阿城的话,她忙打起精神。

    “你放心吧娘,我找的那牙子特别可靠,我让他给带的远远的再卖掉,定是不会有人怀疑到咱们头上的。”

    “这样我就放心了。”

    听到陈大武的话,老汤氏松了一口气,“免得日后多生出什么事端来。”

    阿城,居然是被他们给卖掉了?!

    陈欢喜如五雷轰顶一般,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这些人,心是有多狠呐?!

    才能在他们的爹刚走,便卖掉了阿城,还要烧死她?!

    难不成,他们是捡回来的野孩子,不是老汤氏的亲孙儿么?!

    稳了稳身形,陈欢喜深呼吸一口,走到了门口……

    见陈欢喜突然出现,老汤氏与陈大武被吓了一跳。

    “喜丫头,大半夜的不睡觉,你站在门口做什么?!”

    老汤氏到底是人老了,不禁吓,一脸苍白的拍了拍胸口,惊魂未定的呵斥道,“你不是腿被烧伤了,不好好躺在床上,三更半夜的出来想吓死谁?”

    她还有理了?!

    陈欢喜神色一凛,没有搭理老汤氏,只对陈大武厉声质问道,“我弟弟呢?!”

    没想到,一向柔柔弱弱的陈欢喜,敢这样对他说话!

    陈大武瞬间脸色便不悦起来。

    “喜丫头,你怎么跟你大伯说话的?”

    见陈欢喜忽略了她的斥责,还这样对陈大武说话,老汤氏脸色瞬间不喜,教训道,“你是晚辈,你爹这刚走,日后啊,你大伯就算是你爹了,你咋能这样跟你大伯说?”

    我去你妹的七舅大老爷!

    什么叫做她爹刚走,她大伯就算是她爹了?

    这么多年来,吃她大伯家的米了还是喝她大伯家的水了,平白捡了个现成女儿?

    若是陈大武对陈欢喜姐弟俩很好,她不介意将她当做自己的爹。

    可在陈欢喜的记忆中,这十几年来,陈大武对他们一家人,那可是没拿正眼瞧过!

    还有这位所谓的亲奶奶,与陈大武一家可是联手欺负他们家呢。

    “你也知道我爹刚走?”

    陈欢喜冷冷的斜了老汤氏一眼,低声喝道,“我管他谁是谁!我只问最后一遍,我弟弟被你们弄到哪里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