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三百三十四章 无助的赵云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月亮夫妇也相视一笑,似乎已将刚才的不愉快抛却脑后。

    “可是夏天她怎么不说呢?她自己也不知道吗?”

    诸葛亮蹙眉思量道。

    不久前子龙才随他征战而回,怎么算她的孕月应该超过两月才对。

    他倒不是怀疑夏天对子龙的不忠不贞,只是奇怪夏天的无所发觉。还是说她早已知晓,只是故意隐瞒。

    诸葛亮自然也替云天感到欢喜,可这欢喜的背后又有些沉重。

    “孔明大人,你不知道医不自医吗?就像我刚怀有身孕时,我也丝毫没有觉察,还是小娘子替我诊出。如今又换作我替她把出喜脉,真是段‘孽缘’……”

    黄月英嘟囔着,话中颇有责备的意味。她同样有着身孕,方才还扑倒在地,当了她的肉垫。若是向夏天腹中的孩子摔出个什么意外,那她可不也成罪人了。

    “但我见夏天的脸色不太好,我们还是请太医来看下吧。”诸葛亮吩咐下去,“来人,去宫中请老太医来。”

    “诺。”

    “末将多谢丞相。”赵云感激一声。

    屋内。

    向夏天微閤着眼躺在卧榻上,太医正在为她搭脉。

    “太医,我娘子她怎么样了?”

    太医躬身施礼,“回丞相和将军的话,将军夫人她有孕在身,但因情绪过于激动,腰腹部又有明显的跌撞痕迹,这些都导致胎儿的不稳定。将军夫人恐有小产征兆,下官先去为将军夫人煎一帖安胎的药。”

    “好,好,你快去。”

    黄月英急得出声。

    在太医将要退下时,诸葛亮唤住他,多问了句:“将军夫人她怀了几月的身孕。”

    “回丞相,据老臣推测,将军夫人的身孕应在两月到三月之间。”

    “好,你快去煎药吧。”

    赵云听闻凝眉,她在他出征以前便有了身孕,应该是在村子里怀上的。

    可他竟然不知道。

    若非今日这场打闹,他还不晓得自己要当爹了。

    “什么?那小娘子的身孕其实和我差不多大,说不定到时我们的宝宝会一块出生。”

    黄月英已不去计较那些了,光凭向夏天刚刚舍身出手救她这一点,她便决定再不去怀疑她了。

    诸葛亮的重点不在这里,他问着赵云:“子龙,你和夏天都没发现吗?”

    “末将惭愧,时至今日才知娘子她已……”

    “我知道,那么夏天她呢?我不认为,夏天她会没有发现。”

    “孔明大人,你这话是何意?”

    黄月英不明白。

    待太医煎好药送来后,赵云坐在榻沿,细心地喂其服药。

    “娘子,醒醒。娘子,该喝药了。”

    向夏天缓缓睁开眼。

    赵云连哄带着劝:“娘子,你知道吗?你怀了我们的孩子,我们也终于有了孩子。你乖乖把药喝下,也别再动气了,其他什么事都交给我。”

    向夏天双眸黯淡无光,好似没听见他说话,亦或是她装作没听见。

    她这是怎么了?为何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喜色呢。

    三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这其中原因。

    赵云先不管其他,举起呈着药汁的汤匙喂到她嘴边:“娘子,来张嘴。”

    向夏天如入定的木桩,眼也不眨,甚至都令人感觉不到她的生机与呼吸。

    “小娘子,你快喝药。我不会再和你生气了,我原谅你,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

    “夏天,喝了药才能快快好起来,对你肚中的孩儿也好。”

    月亮夫妇也苦口婆心地劝着。

    向夏天这才回过魂,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随即明灭。她忽地起身,手一挥过。

    ‘啪——’

    她将药碗打翻,热烫的汤汁洒了赵云半身。诸葛亮也护着黄月英退后几步,以免被溅着。

    黄月英惊魂未定,地板上夹着碎片的汤泡还在咕噜冒着。

    “赵子龙,你没事吧?”黄月英赶快将手帕递给他。

    赵云面沉摇摇头,又坐去她身边:“娘子,是不是嫌药苦了?”

    “别,别过来……我不喝药,我不要喝药……”

    向夏天向床后缩去,她埋首抱膝,像只刺猬,将自己包裹起来。

    “不喝药怎么行。”赵云蹙蹙眉。见她这副模样,又心疼得厉害,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我抱抱你,让我抱抱你,好吗?”

    “不,不要……”

    向夏天哭着摇摇头。

    黄月英也实在是瞧不下去,上前去质问着她:“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到底怎么了?”

    向夏天置之不理,她痛苦地抱着脑袋,呜咽道:“这个孩子不能留,我不能要这个孩子……”

    “你在说些什么啊?”

    黄月英尖声问道,只觉好笑,“你是在说,你不能要这个孩子吗?”

    向夏天泪眼朦胧,抬头望着黄月英,连连点头。她似个孩子,上去抱住黄月英的腰身。

    “对,不能要。这个孩子不能要,月月,你帮帮我……帮帮我送走这孩子,我……我自己下不了手……”

    黄月英惊愣住,不知如何回她,“你……”

    赵云似被天雷击中,面色惨白,颤着嗓子道:“娘子,你说什么?你说,不能要这个孩子?”

    还有什么叫作她下不了手,她早知自己怀有身孕,却一直瞒着他。瞒着他的理由便是,她不要这个孩子,她要背着他偷偷扼杀孩子。

    “娘子,你说,为什么不要他?为什么不要我们的孩子?”赵云强迫自己冷静下。

    他伸手想向她靠近,可她却极度抵触,“你走开!你别碰我,你一定会劝我留下他!我告诉你,我不要他,我不要这个孩子!”

    说着,向夏天开始用拳头捶打起自己的小腹。

    “你住手,你这是干什么!”黄月英制住她的双手。

    饶是一向沉着冷静的赵云,此刻也觉得自己要疯掉。

    他要叫她逼疯!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还是我们的孩子做错了什么?”赵云无力地垂首喃喃。

    也只有诸葛亮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站出说道:“好了,都先镇静点。夏天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先让她缓缓,她现在行为过激,对孩子也不利。子龙,我们先出去吧。让夫人留下陪她,夫人你看着时机与她谈谈。问她何故不要孩子,也劝着点她。”

    “我明白。”黄月英沉重点点头。

    赵云望着床榻上的人,迟迟迈不动步子。她瑟瑟地紧抱着黄月英,却不让他靠近。他们有孩子了,这本该是个大喜讯,却闹得像场丧事。

    她无助,他不仅比她更加无助,他还可怜。他不知道这背后的原因,他什么都做不了。

    “赵子龙,你先出去吧。”黄月英见他仍杵在原地,劝道,“我会开导她的。”

    “子龙,我们先走吧。”

    诸葛亮拉扯着赵云走出。

    这日,丞相府上的下人都被下令不许靠近这间屋子。

    谁都不知道这屋子里发生了些什么,于是大伙儿猜测纷纷。但不可否认,有个巨大的秘密正在吞噬它。

    直到深夜,屋门才再次被打开。

    黄月英走出便望见背身站立的赵云,他大概在这儿站了一整日罢。

    赵云听闻开门声,连忙回头询问:“夫人,她……”

    “你进来吧,她有话想和你说。”

    赵云轻应一声,拖着负重的步伐进了屋。

    黄月英跟在后面。

    “我今日,是不是很失态。”

    不待他二人走近,向夏天已启着薄唇幽幽道。

    赵云强笑着摇摇头,去到她身边。

    “今日只有我,丞相和夫人在场,我们都是知心之交,你我又是夫妻,谈何失态。”

    失态这一词只在外人面前才用。

    “我有没有把你伤着。”向夏天坐直了身,关切问他。

    “没有,娘子放心。”

    “我记得,白天我打翻了一碗热汤药,它没有烫着你吗?”

    “真没有……”赵云有些哽咽,“娘子,你既如此关心我,何不也疼惜下你自己的身体呢。”

    向夏天低下头去不说话。

    “娘子,究竟是为什么?告诉我,好吗?”

    向夏天沉思了会儿,她看向赵云,说着:“我告诉你,可以。但请你,尊重我的选择,可以吗。”

    这下轮到赵云沉闷不作答。

    既已被他们知晓,她也再瞒不下去。

    她闭了闭目,深呼一口气。

    她准备坦白了。

    “子龙,虽然我从来没承认,但我想你应该也感觉得到。”向夏天顿了顿。到了这种关头,其实也没那么难开口,“我不是这里的人,我也从不属于这儿。”

    “胡言!这里是你的家,我是你的丈夫,你怎么不属于这儿了?”那种似曾相识的恐慌感一股脑地涌上赵云心房,每当她说这种话的时候,他便惧怕。

    怕她突然消失离去,怕下一秒便再抓不到她的手。

    “子龙,你说我自欺欺人,你又何尝不是呢?”

    现在向夏天异常地平静,赵云反而不淡定了。

    “有一件事,我一直没和你说。上一次在村子里,我教狗子医术时,无意间他帮我发现了个秘密。”

    赵云咽了咽口水,紧张问道:“什么秘密?”

    还记得分别那日。

    “将军,姐姐,等一等!”是狗子朝他们奔来,他的手上高举着医书。

    “狗子。”向夏天迎上前去。

    狗子面色急切,说道:“姐姐,我有话要和你说。”

    “什么?”

    “姐姐,你未曾和我讲解过这本书的最后一页。”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