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三百三十三章 争吵的最后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赵云恍若失了魂,他手一松。向夏天趁此间隙摆脱他的桎梏,并与他拉开一段距离。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说?”赵云薄唇轻颤,面色煞白。

    与其说是在质问她,倒不如说他是在质问自己。

    是否自己哪里做错,出现偏颇,惹得她与自己疏离。她最近状态有些不对劲,自己早该发现的。如若他能尽早发现,或许也不会有今日局面。

    不是她的错,是他自己的错。

    还是说,他对他们二人的感情太过自信。难道真如她所言,自己真的不了解她?

    赵云眼中晃神,他握紧拳头,忽而握住她的肩,尽量用平缓的语气道:“天底下我不了解你,谁还了解你?谁能比我更加了解你?不是我自以为是,而是你自欺欺人!这之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你随我回去,同我讲清楚!”

    说着,赵云要去抓她的手腕。

    向夏天轻巧闪过,她一脸漠然,依旧用着冻死人不偿命的欠揍口气,说道:“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讲的,这件事是我不对,我向丞相和月月道歉。”

    向夏天跪地,俯下身磕起头来。

    “你,唉……”

    诸葛亮愁结着脸,扼腕重叹。他怎么也不敢相信,真会是夏天所为。

    黄月英也和魔怔了似的,面无表情地杵在原地。

    “你跪下做什么?你磕什么头?不许磕,听到没有!”

    赵云去到她身旁,朝她怒吼道。她这样做不意味着坦承罪行,自认罪人呀!

    向夏天置若罔闻,只不停地磕着。额头磕在硬实的地板上,已逐渐显现淤青。

    “不许磕了!”

    赵云蹲跪在她身边,大掌死死地制住她的肩膀。

    “丞相,夫人,我不知道其中有何隐情。但请你们千万别相信她的一片说辞,她绝不可能是凶手,她没理由要害夫人腹中的孩子!待末将回头问个清楚,再来给丞相和夫人一个交代!”

    赵云认定了此事绝不可能是她的作为,“走,和我回家!”

    不待他有进一步的动作,向夏天决然地一把将他推开。

    她向前爬倒在黄月英的脚边,“诚如外界所言,是我鬼迷心窍,一时糊涂。我自己迟迟不能……有孕,我嫉妒你怀了身孕,所以在你的安胎药中下了易造成流产的禁忌药材。”

    黄月英回过神,望着匍匐在脚边的女人。她开始咧起嘴笑,笑着笑着眼泪便掉出来,“我拿你当最好的姐妹,我准备等我的孩儿出世,让他认你作干娘……”

    下一秒,黄月英突然朝她踢去,并怒指着她,道:“你就是这么对他的?你就是这么对你的干儿子的?!”

    “夫人,夫人……切勿动怒,当心身子啊!”

    诸葛亮何时见她发过这样大的火气,慌恐地忙抱住她。

    向夏天被踹得歪倒在地,她身子紧贴着冰冷的地面,散乱的头发丝遮住面庞,令人瞧不清她的神情。

    只要从她的神情中看出一丝苦伤与无奈,他们都会立刻冷静下,他们都不会再去怪她。

    赵云爬上前去扶她,却被她躲开。待再看清她的面颊时,还是那样,还是那副令人讨厌的神色与模样。

    “你到底想怎样?别再说话了,跟我回去!”

    黄月英气得身颤不止,“赵子龙,你带着她滚!带着她给我滚!”

    “子龙,你们先回去吧。”

    此刻的诸葛亮也束手无策。

    “是……”

    赵云一接近,她便闪得远远的。

    向夏天站起身,抬头挺胸,“这件事全是我一人的错,还请你和赵子龙不要再为难下人。你和丞相的孩子无辜,他们同样——无辜。”

    黄月英正捂着胸口喘气,听闻这话,顿时又气怒了,“你还知道无辜两个字怎么写吗?无辜,呵?你这话的意思是,我的孩子还不如那帮下人值得同情?!你可怜那帮下人,你为他们着想,你何时为我的孩子想过?!亏我这么信任你,你这个恶毒女人……”

    黄月英越说越失理智,她挣开诸葛亮,双目迷惘地四处张望。她瞧见了堂上小桌摆放着的古董花,她跑向桌边,抡起花,再气势汹汹地朝向夏天而去。

    “看我不教训你!”说罢,黄月英便举起花砸向她。

    “夫人,夫人冷静呀!”

    诸葛亮隔得他们有些远,只能干看着。而且在场数他最文弱,也没有他插手的份。

    “小心!”赵云将她扯开,再挡在了她身前。

    黄月英见面前人是赵云,及时收住手:“赵子龙,你让开!你没听见她刚刚说了什么吗?她口口声声说,我们为难下人!我和赵子龙为了还你清白,都不怕和天下人作对。为难,她竟说得出口……你以为我就不疼惜府上的下人吗?!他们全心全意伺候好我,我每天忍着心中的痛见他们受罚,难道我心里好过吗?!到头来,我和赵子龙成了偏私狠心的主儿,你这个陷害我孩子的凶手,却成了个公道的大好人!你还真是有心机,看我今日不打你一顿!”

    “夫人,还请手下留情!”赵云跪倒在她面前。

    “赵子龙!”

    黄月英大喝一声。

    爱之深责之切,她气向夏天的背叛,也气赵子龙的不争气。

    “赵子龙,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这种女人不要也罢!她辜负了你我,今日我也代你好好收拾她!”

    黄月英将花狠狠朝柱子上一砸,重实的花变成一地碎渣。

    她绕过赵云,快速向她逼近。

    向夏天面无惧意,不闪也不躲,“终究是我对不住你。”

    “这是你该受得!”黄月英边回应着她,边扬起巴掌。

    “你想怎样拿我撒气都行……如果你已厌恨我,不想让我得逞,便好好保重身体吧。”

    向夏天闭上眼睛,平静地等待受罚。

    好半晌,那一巴掌都未曾落下。

    向夏天蹙蹙眉,睁眼时对上黄月英的目光。她的目光看似凶狠,却仍暗藏了丝柔动。

    她还是下不了手。

    她也不敢相信,会是她所为。如真是她要害自己的孩子,她明明可以有更好更隐蔽不被人发现的方法下手,她为何要这么明目张胆。

    何况她也是个会医的,她难道不怕被自己发现吗?

    实在古怪。

    她之所以会说这么重的话,也是想激她。

    可好像也并不管用。

    扬起巴掌的手改为扼住她的手腕,似乎每个人都喜欢从她的手腕处下手。

    也许他们都在害怕着,向夏天的大变。不是怕她变坏,也从不担心她会变坏。

    而是担心大变的背后,是否她有难言苦衷,是否她要独自承受些什么。

    他们此种制控,实则也是想保护她。

    “你当真要如此绝情,今后我们可能没办法再做朋友。”黄月英在说绝交之言,“我不可能和一个杀害我孩子的凶手,成为朋友。你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也不许再来我府……”

    话说到一半,黄月英突然停住不说了。

    她高高举着向夏天的手腕,她放大眼,猛然望向纠缠在一块的手腕。

    向夏天怔了怔,她似是意识到什么,她惊恐地将黄月英推开来。

    黄月英被推了个猝不及防,向后跌去。

    “夫人!”诸葛亮焦急喊道。

    赵云也来不及作出反应。

    在黄月英要跌倒之际,向夏天出手,当了她的肉垫子。

    “唉……”黄月英懊恼地叹一声。

    “夫人,你怎么样了?”

    诸葛亮忙上前来察看她的情况。

    “夫人,你没事吧?”赵云也先关心着黄月英。

    向夏天被压得背脊骨疼痛,但她也不出声,眉头一皱便松开,只默默受着。

    黄月英将两个男人晾在一旁,注意力放到向夏天身上。她二话不说,又去搭向夏天的手腕。

    向夏天反应激烈,险些再次将黄月英推开。黄月英伸向她的手如同毒蛇,令她避之不及。

    “赵子龙,你帮我按住她!”黄月英语气强硬地命令道。

    赵云不解。

    “快呀!”

    “别碰我!”向夏天起身要逃。

    赵云已先她一步作出动作,他一手制住她的上半身,一手替黄月英抓住她的手腕。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都滚,都给我滚!滚啊……”

    向夏天扭动着身躯,想要逃开。无论她如何挣扎,都抵不过赵云的大力。

    她如一滩烂泥附着在地上,任人摆布。

    黄月英搭上她的手腕,替她把起脉来。方才她便觉得她的脉象不对,可她不敢确定,所以她得仔细再确认下。

    向夏天也渐渐平息,她一向水灵的大眼此时却变成死鱼眼,无神地瞪着天花板。

    “夫,夫人,她如何了……”赵云动动咽喉,紧张地询问着。

    难道她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才导致的性情大变?

    “她……她怀孕了。”

    黄月英颤着嗓子说道,她也不知该不该替她感到欢喜。

    “什么?!我娘子她……”赵云也一脸愕然。

    “夫人,你可确定?”诸葛亮问道。

    “我可以确定。”

    赵云转忧为喜,将向夏天抱了个满怀,“娘子,娘子,你听见没有?你有了身孕,你怀了我们的孩子。太好了,太好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