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三百三十一章 药出问题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但难得的新顾客,掌柜的可不想拂她的意。

    “好好,您要抓什么药呢?或者您有带药方吗?”

    “你去招呼别人吧,我自己来。”

    向夏天淡淡婉拒着,随后她径直走向药材堆里。

    掌柜不放心地问道:“夫人您分得清药材吗?”

    向夏天却睬也不睬,自顾埋头捡起药材。

    掌柜偷瞄着几眼,见她量药配药手法皆娴熟,捋捋胡须,自言道:“看样子还是个行家,怪事喽……”

    他摇摇头走开。

    既是个会医的,怎还光顾他这不起眼的小药铺呢。

    过了会儿,向夏天朝掌柜喊道:“掌柜的,这些药材我都包起来了,你来算算多少钱两。”

    “好,我来了。”

    掌柜凑近瞧着,“哟,夫人您这买的还真不少。”

    向夏天微微点着下颚,浅笑道:“小本生意不好做,我见你这药铺还算干净规矩,且当作是照顾下你的生意吧。”

    “那可真是谢过夫人了!”

    掌柜听闻感激涕零,连忙鞠躬拱拳。看这殷勤热情的架势,是真将向夏天当成他的衣食父母了。

    “夫人,我来算算。”说着,掌柜拿起她的药包算数起,“黄芩,芍药,甘草,大枣,白术……”

    “哟,这可都是些清热安胎的药材。”掌柜眯笑着眼,侧身望了眼向夏天。

    见她气质非凡,衣着显贵,出手也阔绰,暗暗揣测着莫非是哪家王侯贵族的夫人?

    “夫人是您有喜了?哎哟,我这眼力劲儿竟没瞧出来,也是夫人身量纤细,年轻貌美的缘故。若不是观识夫人的发髻式,我还以为夫人是未出阁的千金小姐哩。”

    末了,掌柜道声贺:“小的恭喜夫人。夫人如此心善,今日能得见夫人,是我的荣幸,我再免费送您些安胎的良药材。”

    掌柜只以为自己做了件很了不得的事,攀上一位贵人,内心正乐着。

    他未曾注意到向夏天脸色的变化。

    “不是我有喜了,是我家姐妹。”向夏天沉声道。

    掌柜被这一声拉回现实,他尴尬地笑了笑:“原来是这样。”

    接着,他再小心地瞥一眼向夏天,发觉她面色铁青。掌柜暗道不妙,佯作咳嗽,继续清点起剩下的药材。

    过了会儿,当掌柜再瞥向她时,她已恢复如常,掌柜兀自松一口气。

    最后全部药材都清算完,向夏天先将药材钱结了。

    二人来到内帘后,帘后与堂前仿佛是两个世界。一道帘帐便将世外的喧嚣阻隔,什么也不剩,只剩静谧。

    掌柜仔细把着脉,抬眼瞧她,面有难色,且欲言又止。

    “夫人,您,您这是……”

    “掌柜的,受人恩惠后,你应该知道如何做。有些事,最好永远烂在肚子里头。”

    纵使里面的隔音效果好,向夏天仍是压低着声量字字道来。

    她眼神凌厉,低沉的嗓音中夹杂丝尖锐。这不像是提醒,倒更像是警告。

    “小,小的明白。”

    掌柜吓得抖了个激灵,浑身冒着冷汗,跪倒在她脚边。

    出了这间药铺后,向夏天并未直接回府,而是朝着巷子里的更深处寻去。

    丞相府上,太医正在为黄月英请脉。

    诸葛亮也不好什么事都劳烦向夏天,所以也在宫中请来了位太医专门为黄月英护胎。

    “太医,夫人的情况如何?”诸葛亮在旁关切询问着。

    虽说他贵为一国丞相,可离开宫墙后,他也只是一名普通平凡的丈夫与准父亲。他几乎将闲时功夫都花在了照看妻儿上,可见他也极其盼望着孩子的出生来临。

    “回禀丞相,夫人脉象稳固,中气十足,一切都好。只是脾胃有些虚弱,待老臣去开一剂健脾和胃的药方,再由夫人服下,其他都没什么问题。夫人此胎十分健康,丞相无需忧心。”太医恭敬禀复道。

    “那便好。”

    诸葛亮欣慰地点头。

    “多亏了小娘子的照料,我每日的安胎药都是她亲手为我熬煮的。”黄月英神色欢喜,“孔明大人,待我们的孩儿出世,让他认小娘子作干娘,认赵子龙作干爹,如何?”

    “好,都依你。”诸葛亮宠溺一笑。

    “早听闻将军夫人医术高明,有一双治病救人的妙手,如有机会,老臣还真想去与将军夫人讨教番。”太医也笑呵呵地附声道。

    这时,丫鬟端呈着一碗药走进。

    “夫人,将军夫人刚着人送来了今日的安胎药。”

    “我们也正提到她呢。”黄月英倩笑着,再吩咐声,“你先放这吧。”

    “诺。”

    丫鬟将安胎药放置在桌上便退下。

    “改明儿我得去子龙府上好好谢过他夫妻二人。”

    诸葛亮碎碎念着,转过身却见太医仍滞留在原地。

    “怎么了?”

    “丞相,老臣有个不情之请。”太医作一揖。

    “哦?是何,你尽管说来。夫人此胎能康健,也离不开你的功劳。”

    太医有些难为情道:“丞相过誉了,老臣未能帮上什么忙,实则都是将军夫人的功劳。所以丞相,老臣想借夫人的药一试,观瞧将军夫人究竟是如何配制的此安胎药。”

    “这简单,给。”黄月英二话不说便将安胎药递出去。

    小娘子熬制的安胎药固然有效,可味道苦涩,平日她都是捏着鼻子一口气咽下。

    良药苦口果是真理。

    今日她正可借此机会,既卖太医个人情,自个儿也能免逃苦药,何乐而不为。

    诸葛亮看穿她的小心思,点动着手中的羽扇,望着她无奈摇摇头。

    “谢夫人。”太医跪爬着上前,接过药碗。

    安胎药还冒着热气,太医用手朝鼻挥了挥气味。他皱眉闭目,仔细嗅闻,分辨着其中的药材味。

    “孔明大人你何时去赵子龙府上,我同你一块去。”

    “你在府上好好待着即可。”

    夫妻二人正闲聊之际,太医倏然睁开眼,手也剧烈颤抖了下,洒出好些药汁。

    太医的这一举动惹去了他二人的注意。

    “太医,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黄月英问道。

    诸葛亮见他神色惊恐,心下也一沉。

    “这,这……”太医指了指手中的药碗,舌头打结,说话也不利索。

    他惶恐地爬上前去,将药碗放回原位,再一磕头:“老臣不敢妄言。”

    “不敢妄言?此话何意?”诸葛亮微微蹙眉。

    黄月英也察觉不对劲,拿起手旁的药碗凑近闻了闻。

    太医嗓音颤颤,缓缓道:“老臣在这安胎药里闻到了马钱子、水蛭、益母草和麝香的味道……这些药材可都是有孕之人的忌讳之物,老臣斗胆问一句,此安胎药是否真由将军夫人亲手熬制?”

    “什么?!”黄月英手一哆嗦,竟直接将药碗打翻。

    她半伏在桌案上,身子颤栗,怒瞪着太医,冲他不满地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污蔑将军夫人吗?!”

    “老臣不敢!”太医惊吓得立时俯首喊冤,“朝中上下人尽皆知,丞相夫人与将军夫人义结金兰,情如生身姐妹。纵是给老臣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当着丞相和夫人的面诬陷将军夫人呀!”

    “你……!”

    黄月英重重拍桌,似欲发作。

    诸葛亮忙将她按住,劝慰道:“你先别激动,他也是朝中老臣了,先帝逝世前也是他伺候在侧,他没必要给夏天泼这个脏水。我理解你维护夏天的心情,我也更了解夏天她不是那样的人。问题不在夏天那儿,或许在别的地方。”

    黄月英这才冷静些许,她抓住诸葛亮的袖口,连连点头:“对,问题一定出在别的地方!”

    诸葛亮拍拍她的手,再一转身,面目严肃,冷厉地命令下去:“来人,查,给我严厉地查!”

    定要找出那个欲对他子嗣不利的内鬼!

    很快丞相府上发生的惊骇事件被传扬开来,一夜间所有矛头皆指向了向夏天。

    毕竟丞相夫人的安胎工作一直是由她负责,安胎药也是经她亲手熬制,无论如何都与她有着脱离不了的干系。

    第二日,下人来报赵云大将军求见。

    黄月英端坐在主位,诸葛亮立在其身侧。

    赵云面色匆匆赶至大堂,恭敬行礼:“末将参拜丞相、夫人。”

    “子龙快起。”诸葛亮上前半步抬抬手。

    赵云犹豫片刻站起身。

    诸葛亮瞧他神色便知,“子龙,你也听到了外面的流言风语。”

    “是。”赵云凝重点头,“末将也正是为此事而来。”

    说罢,他再度跪地,语气坚定:“丞相,夫人,你们也素知夏天的为人,此事绝无可能乃她所为。末将愿以项上人头担保,此事和吾妻无分毫关系!末将也愿协助丞相和夫人进行搜查,抓出陷害丞相骨肉之人,还吾妻一个清白,也定饶不了那人!”

    “子龙,你稍安勿躁。我和夫人自然也都相信夏天的人品,我们也不曾怀疑过她。你大可放心,只是人多嘴杂,难免传出风言。”诸葛亮淡然说道,手中羽扇轻挥。

    黄月英也发声道:“赵子龙,你别着急,我和孔明大人怀疑谁,都不会怀疑小娘子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