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三百三十章 难忍与排斥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从寺庙回府的这段路上,街边百姓们皆谈笑风生着。

    似乎有什么好事发生。

    “你瞧见了没有?”

    “什么?”

    “方才有前线的士兵往回赶,手里还举着封红书信。我猜应是捷报,丞相在前方打了胜仗。”

    “我想也是,那可太好了。”

    “可不,咱们有赵大将军,还怕什么外族人不成。据说,赵大将军征战一生还从未受过伤哩,也没流过血。”

    “真的呀……”

    向夏天听之一笑。

    黄月英轻轻推搡着她,“你听见了没有,百姓都将赵子龙夸成神了。你呀,偷偷地藏着笑吧。”

    “也少不了你家孔明大人的功劳。”

    向夏天回复道。

    两姐妹开启日常互吹模式。

    “话说回来,是真的吗?”黄月英好奇地问着。

    “什么?”

    “赵子龙他从未受伤过,这是真的吗?你应该最清楚了解。”

    向夏天不答反引她胃口,“你猜。”

    “那我猜……是真的?”

    “不告诉你。”

    “嘿,你!”

    又过了半月,诸葛亮班师回朝。将士们打了场大胜仗,皆兴致高昂。

    军旅回京,气势浩大,招来百姓们的围观。可丞相和大将军却并未放慢步调,而是着急赶去复命。

    复命完自然是回府陪伴思念着的人儿。

    将军府上,卧室内。

    “水温合适吗?”

    “嗯,正好。”

    赵云神色疲倦,静坐在浴桶内。向夏天正为他擦着身体,时而与他闲话上几句。

    “怎么这么快便回来了?”

    他能早些回来,向夏天心里自是高兴。可出征二月便胜利归来,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赵云闭目养着神,将手伸到背后,握住她的手,“多亏了娘子的那枚香囊,否则我也不能尽快剿灭蛮族士兵。”

    “香囊派上用场了?”向夏天激动询问道,再转念一想,“南蛮人果然用毒了?”

    赵云微微点着下颚,蹙眉道:“不错,因为此我们的士兵感染了毒气,那时候丞相和我都真的担心……”

    士兵感染毒气那便不能作战。

    “那后来你们是怎么解决得?”

    赵云垂下眼帘,思索了片刻,“天助我们,再加上丞相的计谋。”

    向夏天听他语气支吾,言辞也含糊,心下猜到几分。

    她俯下身,从身后抱住他的肩,与他贴着脸,“让我猜猜,事实上是香囊可抵御毒气,军中唯有你一人有此香囊。且囊中草药配制复杂繁琐,你们不能将时间花在制药上。于是你单枪匹马闯入毒气中,打败了南蛮士兵,是这样吗?”

    “我……”

    赵云不想叫她担心。

    “子龙,你最不会撒谎骗人了。”向夏天在他耳畔轻声道。

    “若早知香囊会派上用场,我该多备着些。”

    赵云听她话中有自责之意,忙劝慰道:“娘子也不能未卜先知,况且南蛮人也并未如传言那般凶蛮强悍。由我一人对付他们,足够。”

    向夏天起身检查着他的身体。

    “有没有受伤?”

    赵云回过头望她,笑着摇摇头,“没有,娘子不用担心。”

    “那便好。”

    向夏天抚着他光滑结实的脊背,喃喃道:“世人说你乃常胜将军,一生未尝过败仗,一身也未曾受过伤流过血。”

    “他们太抬举我了。”

    “胡说!”

    向夏天立时反驳道。

    “子龙,仔细想想,你这一生似乎是没吃过败仗。至于受伤流血……若非是单打独斗,亦或是你为主将两军对垒,其余统统不算。不论是当年博望坡一战,还是长坂坡救小少主,你都是以一当十,敌众你寡。这样不公平,你难免会受伤。将这些抛开,再说你是一身无伤丝毫不过分。可见世人的眼睛也大多雪亮,他们并非是抬举你,而是你真的如此神勇。”

    她的温温细语,她的拳拳手法,都令他倍觉舒适畅快。

    怠倦仿佛一扫而空。

    他自浴桶中站起,**着身子,与她面对面相看。

    “而我的这些神勇,都离不开娘子你。”

    赵云露出笑颜,抱她入怀,“娘子,我想你了。”

    “子龙,我也想你。”

    说话间,赵云已将她打横抱起,一步步走向床榻。

    两月压抑的军旅生活,令男人极度渴望得到她。

    赵云毫无章法地亲吻着她,在她身上细细地摩挲着,嘴中还不停地深情唤着:“娘子,娘子……”

    “子龙,我……”

    向夏天一手环住他的脖子,一手在他的青丝中游离着。时而拥紧他的肩颈,时而在他的丝发间穿插,并引导着他,将他往自己的身上愈加紧靠。

    “娘子,我忍不住了。”

    话毕,赵云的大掌解开她被蹭湿的衣裳,继而再对她的亵衣下手。

    自屋外传来一阵凉风,向夏天只觉胸前寒意侵袭,她迷离的眼神也顿时变得清醒。

    “不,不要……”

    向夏天不知从何而来的大力,将身上的男人推开来。她慌张地下榻,将散乱披身的衣裳系好来。

    空气中安静得诡异。

    赵云窘迫地笑了笑,问道:“娘子,怎么了?是我不小心弄疼你了吗,还是……”

    “你们打完仗便火速赶回,你一定累坏了,先睡一觉吧。”

    向夏天努力动了动嘴角,冲他回笑。

    赵云本想说,他不累。

    但他似乎从不忍心驳她的话。

    “娘子这段时间照顾夫人也累得不轻,我们一起睡下吧。”

    “不用了,今日我还没去替月月把平安脉,你先歇息吧。”

    待赵云反应过来后,屋内已不见她的身影。

    翌日。

    赵云的回归令向夏天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向夏天在怀中藏了个药袋,趁着赵云正在院里习武之际,欲偷出府外。

    她猫着身子滑过时,瞥一眼他的背影,脚下步伐忍不住渐渐放慢。

    他的枪法分明已是世间第一,却仍是习练不止。

    世间果真有如此人。

    对自己从来严苛,对别人却从来包容。

    是他。

    她望着他挥洒汗水的身影,心中忽而一软。

    她想上前去,和他简单地说一句:“歇歇吧。”

    你已无敌于世间,登峰是你,造极是你。追寻武艺的脚步放慢些,又何妨。

    赵云似察觉她的目光,转过身瞧一眼。发现是她后,面带春风微笑,朝她小跑而来。

    “娘子。”

    “子龙,怎么不多休息个几日再开始练习。”

    向夏天拿出手帕替他擦拭着额上的汗珠。

    “时不待我,收复南方地区后,丞相去与东吴结盟联合。下一步需向北征伐,我得抓紧练习才是。”

    “向北……北伐曹魏吗?”

    “嗯,不错。”

    曹魏是块硬骨头,不好啃。难怪他着急训练,他的心里始终都装着天下大业。

    “那你也要注意身体才是,别还未征伐便将自己的身体累垮。”

    “好,我会注意。”

    赵云在她的面颊上淡淡啄一口。

    他也感觉得到,近来她好像排斥他的触碰,他也不敢再有什么大动作。

    “娘子,这是要出门吗?”他问。

    “嗯,我要去药铺里为月月抓些安胎的药。”

    “夫人她的身孕大概有三月了吧。”

    向夏天点头道:“对,头三月最要紧。这要紧关头,我可不能放松懈怠了,要让我们的小外甥平安生长才是。”

    “这样,那我陪娘子一同去。”

    “你也要去?”

    “娘子稍待我,我去换身干净衣裳。”

    说着,赵云已然动身。

    向夏天忙将他拉住,“子龙,有这个功夫你在家好好歇着吧。”

    “在家歇息怎能有陪娘子重要,陪娘子这难得的功夫,我可不能错过了。”

    天下一日不统,他便一日不能放松。今后征战不断是在所不免,自然要珍惜与她相处的小时光。

    “子龙!”向夏天强硬按住他。

    “娘子?”赵云疑惑不解。

    向夏天怔怔松开他,用玩笑的语气道:“子龙,你不知道,那家药铺的老板害怕见到将军,他一见着将军便浑身打颤,眼冒金星。你又是蜀城内无人不知晓的大将军,他见到你指不定要晕过去。对了,你昨日回来还没去见统儿吧?你不在的这俩月,统儿已经学会喊‘爹爹’了,你快去看看统儿吧。”

    向夏天推着他走。

    “真的?”赵云欣喜问道。

    “我骗你不成,快去。”

    “真不用我陪你吗?”

    赵云一边陪妻心切,一边又心念着儿子。

    “不用,你和统儿都在家乖乖等我。晚上我下厨烧几个菜,犒劳下你。”

    “好,我等你。”

    向夏天独自出府后,来到一家僻静的小药铺。这间药铺藏在街头巷尾的角落里,位置不占优势,所以顾客稀少,生意冷冷清清。

    药铺掌柜见有新客人光临,双眼放出精光,躬着身子殷切地上前招呼着。

    “哟,客官。您是来买药的,还是看病的呢?”

    向夏天四周打量了圈,最后目光再落定掌柜的身上,答道:“都是。”

    “诶诶,好。那我先替您诊一脉,您里面请。”

    掌柜朝内帘指了指。

    向夏天沉思了会儿,拒绝道:“不必,我先抓药。待会儿再劳烦你替我把下脉。”

    掌柜的顿了顿,寻思着哪有先抓药再看病的。一般不都是先诊病,再按病情抓药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