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三百二十六章 小大人狗子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没事。嫂嫂好不容易有机会能带带侄子,你放心吧。”

    二人默契地沉默了会儿。

    “话说回来,这个时候大哥应该率兵出征了吧。”向夏天幽幽道来。虽说乡下惬意的小日子令她沉浸在幸福之中,可夜深人静时她还是会忍不住挂念他们。挂念刘备,诸葛亮,月月和星彩她们。

    “嗯。”

    “这次军师并未随征,我挺担心的。”

    赵云蹙蹙眉,其实他心中也隐隐不安,不过他还是安慰着她道:“主公虽没把军师带在身边,但也带了不少谋士,应该不用太担心。”

    私下里他们对称呼没有太多忌讳,也不必太讲究。

    “可二哥和三哥的死,让大哥受了太大的打击。我怕大哥用兵时会被仇恨蒙蔽眼睛,失去理智。”

    “主公他一向沉着冷静,他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何况还有谋士在旁提醒谏言,不会有问题的。”

    向夏天笑哼了声,“你忘了,你就是因为谏言触怒了大哥,否则我们现在也不会在这儿。”

    “娘子可是怪我的意思?”

    “没有,其实我也早想回乡看看,我们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向夏天又将赵云拉至身前,把他按下,在他的额头上弹了下,“傻子龙,我这是替你感到委屈呢。”

    赵云握住她的手,莞尔道:“坏娘子,用为夫的招数,再来对付为夫。”

    “你还好意思说呢?以前总爱弹我脑门,是不是把我弹傻了,你就乐意了?”

    “唔”赵云故作思索,“的确。我想着将娘子弹傻,便能轻而易举地拐回娘子。”

    “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等花花肠子。”不过她喜欢,向夏天双手握住他的脸蛋,和他亲昵地碰了碰鼻尖。

    “谁让我遇见了娘子呢。”赵云温柔喃喃,在她的薄唇上落下吻。

    不待这个吻加深,向夏天将他推搡开,“子龙,你心里怪大哥吗?”

    赵云摇摇脑袋,若有所思道:“我没有站在他的立场上,我不会怪他。”

    “那这次大哥若东征有难,你会坐视不理吗?”

    赵云又细细想了会儿,“自是不会,但我已被削去了将军职。”

    “一个名分而已,难道你被削了职,就不是我们心目中的大将军了?你比世间所有将军都厉害,不要这将军职也罢。”

    赵云淡淡笑道:“其实有时候还真想过,卸职返乡,带你和孩子去过与世无争的生活。”

    “现在已经实现了,不是吗。”

    “是。可我现在想,永远都如此。”赵云抵着她的额头,二人相视而笑。

    二人在乡间过上了一阵神仙眷侣般的生活,另一边刘备进攻东吴,战事也进行得如火如荼。

    翌日清晨,便有熟人来家中访。

    “夏天,快看是谁来啦。”嫂嫂在屋外唤着。

    向夏天急忙穿好衣裳,“来了来了。”

    “你稍等下,昨日赶了一天的路把你姐姐累坏了。”赵云正在和那人说着话。

    定睛一看,门口站着个小大人。面庞清隽,淡眉秀目,向夏天竟一时没瞧出。

    “姐姐,你不认识我了?”

    他这一开嗓,再细瞧了下他的神态,向夏天忙反应过来:“狗子,这不是狗子嘛?!”

    “夏天姐姐,是我,王狗子。”

    “都长这么大了,谁道女大十八变,我看该是男大十八变。”向夏天欢喜至他跟前,又上下端量了番,“从前是个可爱娃娃,现在变成了俊少年郎。”

    狗子被说得难为情,脸颊泛红,“夏天姐姐也和从前一样没怎么变,还是那样好看。”

    “从小惯会说话,以后不怕讨不着媳妇。”赵云调侃一句。

    “你们俩别一个劲儿地拉着狗子在外边说话,进屋里坐着说呀。”嫂嫂在后边忙着倒茶水,还不忘提醒句。

    “瞧,光顾着和你说话,我都忘了。”向夏天吐吐舌,“子龙你先招呼狗子,我去帮嫂嫂的忙。”

    “好。”

    随后,赵云招呼狗子入座。向夏天帮嫂嫂端来茶水,三人一同在桌上闲谈起。

    “将军,姐姐,听说你们要回来,我高兴坏了。昨日本该也去村口迎接你们,但母亲腰病犯了,我需留在家中照看她。这才迟来看望你们,将军,姐姐,莫要见怪。”狗子解释着。

    “不会,王婶她病了吗?待会我去你家中,帮王婶看下。”

    狗子推脱道:“姐姐不用了,母亲她是老毛病犯了,这病很难根治,我问过大夫。姐姐放心,如今我也懂得一些医术,也会用草药治疾。”  “咱狗子这么厉害啦?那有机会姐姐可要找你切磋下医术了。”

    “姐姐取笑我,姐姐的医术无人能比。狗子还指望着向姐姐讨教几招呢。”狗子抿嘴羞赧道。

    “你姐姐爱逗弄人,这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赵云也随之附和道。

    向夏天瞪其一眼,在场的属他最没资格说这话。她平日里被他逗弄少了吗,哼!

    赵云立时装出无辜的模样,“咳咳你们继续说。”

    “嘿嘿,好。狗子你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有空我们一起去山上采药,和从前一样。”

    “真的吗?谢谢姐姐。”狗子朝她递了个感激的眼神。

    向夏天又询问道:“对了,王叔他还好吗?昨日我好像也没瞧见王叔。”

    “父亲他三年前去世了。”狗子失落道。

    “怎么会这样?”云天二人皆蹙眉。

    这时,嫂嫂抱着统儿走出,向他们解释着:“三年前村里饥荒,他爹为了给狗子,还有他娘,去隔壁村讨食吃。结果食没讨着,还染了身恶疾回来,没多久便去了。狗子也是从那时开始学医,他总说希望有一日能和夏天一样,救治村民于危难中。”

    原来是这样。

    向夏天沉沉点头,拍拍他的肩:“狗子是个孝顺的好孩子,你放心,今后姐姐会将所学尽授给你。”

    “姐姐!”狗子哭泣抹着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大喜的日子别哭。”向夏天安慰着。

    “别、别哭”统儿听闻母亲说话,他也学着母亲开口。

    向夏天惊喜道:“呀,统儿。”

    “将军,这是你和姐姐的孩子吗?”

    “嗯,他也是你外甥,叫赵统。”

    “统领的统吗?”

    “不错。”

    “听这名字便知,小外甥将来会和将军一样,也是个厉害将军。”

    嫂嫂也面露激动喜色,“我就说咱家的小宝贝聪明极了,脑袋瓜和夏天一样机灵。”

    此话叫一旁的赵云听去,有些不乐意道:“嫂嫂,你这话的意思是,统儿聪明都是他娘的功劳。”

    “难道不是吗?”不待嫂嫂发话,向夏天抢先道。

    “怎么还吃起自己娘子的醋来呢?”嫂嫂乐得眉开眼笑。

    “嫂嫂,自己娘子的醋当然只该由自己吃。”赵云一本正经道。他又看向自家娘子,朝她抛了个暧昧的眼色,“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指功劳是娘子的,苦劳是我的。”

    “哎呀,赵子龙!你!”

    “嘿嘿。”嫂嫂看着小两口的感情一如当初那样好,心下甚感欣慰。

    狗子也在旁瞧他们斗嘴,心里顿觉愉快。时光仿佛又回到从前,这种感觉好极了。他在心里暗暗许誓,今后一定要找个像夏天姐姐一样的媳妇儿,也要爱护她一辈子,正如将军疼爱姐姐一般。

    送走狗子时,云天二人将一袋子银两塞到他手中。

    “将军,姐姐,我不能收啊!”

    “你收下。听闻嫂嫂说,你家中清贫,今晨却还送来条鲜鱼。这些银两且当作是我和你姐姐买下这条鱼,不然我们也良心难安。”

    “是啊。狗子快收下,别再推脱了。”向夏天也帮忙劝着。

    “可、可这钱两也太多了”

    “剩下的便是我和你姐姐的一些心意,拿着。”

    架不住云天二人的强势热情,狗子无奈收下。之后云天二人大散钱财,为村子谋了不少福利。村里人对他二人感激不尽,对他俩歌功颂德的传言也渐渐流散开来。

    闲时,赵云和嵇风会带领着村里的男人下地干活,有时也会组织狩猎比武等活动,增强他们的体力和能力,将来保护村里的女人和小孩。向夏天则和村里的妇人们打成一片,清晨一起下河洗裳,晌午和嫂嫂学着在厨房做菜,晚上还要忙着造人计划。其他时间她会带着狗子上山采药,天下起雨时,她会在屋里拿着医书教习狗子,和教书先生一样。

    狗子的学习能力也极强,再加之其刻苦努力,丝毫不懈怠。一个月的功夫,竟叫狗子将医书学得差不多。

    这日,山上日头太大。

    向夏天和狗子寻了处荫蔽乘凉,约莫着讲解了一个时辰。最后,她将书合上。

    “差不多了,你已经可以出师了。”向夏天用半严肃半开玩笑的语气道。

    狗子叫她逗笑,又害羞道:“哪有。”

    “有,姐姐说有便有。”向夏天翻了翻手里面的书,又看了眼身边的男孩,“狗子,这本书送给你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