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三百二十四章 牺牲的意义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在这同时,一颗火球从天砸落。向夏天的眼眸被火色覆盖,火球坠落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朝她逼近。

    灼热感袭面而来,向夏天却躲也不躲,她的发髻箍被烫断,浓密乌黑的青丝骤然炸开。她仿佛也浑身带火,如同飞射上天的烟花,随时要发出一声爆裂之响。

    “啊——”

    尖利的惨叫声冲破天际,令人听了鸡皮疙瘩顿生,寒毛也直竖起。

    向夏天也不由地打个冷颤,画面又回到她独自一人站立在军中。时间仿佛倒流般,向夏天愣在原地许久。

    “将军夫人,您深更半夜前来可是有要紧事。”

    什么?!

    向夏天和撞见鬼般地转过头瞧他,是之前来询问过她的巡逻将士。

    “夫人,夫人,您没事吧?”将士见她脸色不好,又连问了她几声。

    向夏天根本无心理会,她在想难道刚刚她又出现了幻觉,还是说世界上真的存在时光倒流。

    “我没事。”向夏天勉强挤出这一句,她失魂落魄地向前走着,漫无目的地走着。

    上天是提前让她预见改变历史带来的后果,好警醒她不能如此妄为。

    “夫人。”将士有些不放心她。

    这时,从身后传来急匆匆地呼唤声。

    “夫人,不好了!小公子他高烧不止,将军已经在照料小公子,让小的来找你回去。”

    向夏天停下脚步,回头。此人是赵府的家丁,向夏天识得他。

    “什么?统儿他发高烧了?”

    “是,还请夫人速速回府!”

    向夏天刚冲出几步,她又不自主地停下。家丁跑马而来急得满头大汗,却见向夏天驻足向后瞧着些什么。

    只有向夏天自己知道,她在看什么,她看向的方向是西北方,张飞的军帐。

    倏然间她又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巡逻将士,巡逻将士被她盯地发毛,无所适从。

    她似在内心挣扎良久,最后一闭眼咬牙,跑开了来。

    “呼”张鲁在见到向夏天离开后,长出一口气。他才放松片刻,又担忧地看了眼身边的人。

    他知道,水镜的情况可能不大好。

    他问道:“你认为这次的天人会成功吗?如若还是失败,你的牺牲又有什么意义。”

    说来,他也是为水镜感到可惜罢了。

    “会,会的。”水镜眯起眼,抬头望着朗月灿星。

    “那我拭目以待了。”

    张鲁捋须,语气幽深,和他并肩同眺望。

    再欣赏下这人间的月圆吧。

    水镜面挂笑容,安详又静蔼。随后,他纵身一跃,跳落山崖。

    坠落之际,他忽然化作一阵白烟。风一吹,缥缈四散开来。他未曾在人间留下一丝痕迹,只有极少数的人记得他常着白衣,发若银丝,胡须花白,正如他结束时也是以一种纯洁平和、悄无声息的方式。

    他似乎从不引人注目,但却不能忽视了他真正的存在。

    翌日,军中传来张飞的噩耗。

    据说是张飞手下的两个将士叛变,斩下张飞的头颅,并携带它往江东逃去,投奔孙权。后来听张飞其他的手下说起,张飞好酗酒,关羽的死在他心上蒙上层霜,他常常感到悲愤,醉酒后更是暴躁残虐。那俩手下因犯了点错事儿,便被张飞处以重刑,俩人不堪忍受刑罚之苦,又对张飞怀恨在心,于是策划了这场暗杀。

    又一个人走了。

    向夏天的心已经变得麻木了,她连悲伤是什么感觉都忘记了。

    其实最受打击的人应是刘备,关羽和张飞是他的左膀右臂,更是他最亲的心腹。对旁人总比不过对关张二人,尤其刘备又是为政者,今后他要更加如履薄冰,小心前行。

    张飞的祭拜仪式上,也数刘备哭得最伤心。他几乎要哭断肠了,哭得晕厥不醒,若不是有向夏天在,用一手针灸术将他救回,后果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样。

    也正是这一救,刘备也像变了个人似的。他不再优柔寡断,不再两头顾忌,他行事果断,毅然决绝。

    在张飞出事后的一个月,刘备在成都称帝,国号汉,史称蜀汉,成都也自然而然成为蜀汉的都城。

    诸葛亮被任为丞相,赵云被封为翊军将军。

    “翊”的本义是辅佐拥戴之意,又通“翼”,即羽翼。意思是赵云乃蜀汉的羽翼与爪牙,是国家重臣。

    这也在情理之中,军中可堪大将已连失关、张,赵云顺势被推向最前,成为刘备最器重的将领。

    但也因为最器重,最对他抱有希望,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不久,刘备与赵云发生了一次争吵。

    刘备称帝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发兵东吴,为关张二人报仇。诸葛亮等文臣认为不妥,赵云与诸葛亮的关系又颇为交深,他也站出来替诸葛亮劝谏着。

    “陛下,请您三思。国贼是曹操,并非孙权。曹操虽已死,但其子曹丕篡汉登基,令人发指,这也引起群愤。何不利用民愤,先攻占关中地区,占据黄河、渭水上游讨伐逆贼,到时关东义士也必会襄助我们。待成功拿下曹魏,东吴孙权自然会来臣服。毕竟这天下是姓‘刘’的。如若放置曹魏不管,先攻打东吴,战争一旦开始,便不易停止。那时我们不仅要与东吴纠缠不清,还要提防曹魏的骚扰威胁,实非上策。”

    赵云恳恳切切跪地谏言,“陛下,听臣一句劝,千万别对东吴发兵。”

    “子龙!”刘备腾地从龙椅上站起,语气中怒意很甚,“你怎么也说这些话!”

    “陛下!”赵云抱拳,眼中尽显不忍。但他非要这么说,他一定要阻止刘备。

    “你别再说了,朕知道你是何意。你和丞相说得话如出一辙,朕知道你和丞相的关系一直很好,你们是串通一气,想要威逼朕答应你们,是不是!”刘备气得拍桌大吼。

    “陛下,臣不敢!”赵云立时磕头。

    意外接踵而至后,刘备也性情大变。阴晴不定且不说,脾气也暴躁得紧。

    “你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你要是真的不敢,就不该对朕说这番话!丞相他不懂,他没有亲身去到过战场,更不知道在战场上拼命是何种经历!他不知道,难道你还不知道吗?!难道云长、翼德的死,你都可以全然不顾吗?!朕想为他们报仇,朕要为他们报仇!朕告诉你,这是势在必行的事!朕心意已决,没人能改变朕!你退下吧!”刘备激动地控诉了番,然后冷冷瞥一眼赵云,拂袖让他退下。

    “陛下呀!”赵云还想再劝阻他。

    “别再让朕说第二遍,还不快滚!”

    刘备气得身子直打抖,他朝着殿门外一指。话说到这份上,赵云也不能再留。

    赵云退下后,刘备扶着龙案,悲愤交加:“早知如此,当初便该听三弟的,和东吴一战。那样也许三弟就不会出意外了”

    他闭了闭目,神色倦怠。

    赵云因为此次谏言,惹恼了刘备。刘备剥去了赵云的官职,留他当了个散官。

    此次刘备是下定决心东征,讨伐东吴,没一人能劝动他。如今诸葛亮的话,他也听不进去。因与诸葛亮意见不合,刘备眼见着他心烦,派诸葛亮镇守成都大本营,他带兵亲征。

    看样子江东是危在旦夕了。

    赵云也趁着闲散之际,偷了个懒,带着向夏天回乡探亲。

    马车驾在乡间的小路上。

    赵云充作马夫,向夏天抱着他的手臂,倚靠在他肩头。车里放置张摇篮,里面躺着的自是小统儿。

    “那日大哥真对你说了那么重的话啊?”

    赵云不想让她担心,便没将此事告诉她。若不是被罢官的缘故,向夏天听到官场上的一些流言,她还不知道赵云曾和刘备发生了一次那么严重的口角之争。

    “嗯,也还好。”赵云已经没放在心上了。

    “可你和军师都是为了他好,他怎非但不领情,还对你重语相加。大哥他也真是的,我再也不要理他了。”向夏天鼓着腮帮子,气哼哼道。

    “都是当娘的人了,还和小孩子一样。”

    赵云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梁,又道:“陛下他心里是真难受,也是江东孙权欺人太甚了些。也别怪陛下这次会如此偏激,若是不好的事发生在你身上,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征伐东吴。”

    向夏天甜蜜一笑:“滑嘴。再说本姑娘心态年轻,仍是二八一枝花。”

    “是,娘子是花,我便是护花使者。”赵云顺着她的话说,又瞄了眼她的小腹,“怎么还没动静。”

    向夏天迟钝了片刻,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好一会,她才明白赵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哎呀!你!你急什么呀,哪有那么快!”

    赵云勾唇邪笑,“为夫自认为自己的效率还是很高。”

    “赵子龙,你还说!”

    同时,马车里也传来一声奶音:“娘,娘亲。”

    小统儿已经会开始说话了。

    “儿子找我了,我才不陪你了。”说着,向夏天便卷帘进到马车内。

    “别,娘子我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