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一体相通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我没有忘。”刘备语重心长道。

    他闭上眼,面色凝重:“三弟,我怎么会忘。大哥向你保证,再等等,终有一日我要血洗东吴。”

    张飞一听‘血洗’这个字眼,全身的血液似都起,直接从桌上跳起:“等等等,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哥哥,你要是还顾念咱兄弟多年的感情,就别再等了!大哥,你下命令吧!”

    张飞是直脑筋,又十分重情。什么事他都能听大哥的,唯独这件事他决不退步。

    “翼德!”诸葛亮出声制止他。

    “腐竹,你别再说话了!俺还不晓得你,你就是贪生怕死才一直在大哥耳边吹风,不让他发兵攻打东吴!你要是再多嘴,俺就”

    张飞正欲恐吓威胁番,赵云已听闻多时,这会儿他也按捺不住:“翼德,你怎能这样对军师说话!”

    “哼!”张飞转过脑袋去,他对赵云还是有几分相惜与敬重。

    “大哥,你说句话啊!”他又将希望寄于刘备,兵权和决定权都在他手中。只要刘备一声令下,他一定冲锋在最前面。

    刘备左右两难,心中悲愤却不得发泄。要他说,他说什么,该说的他都说了,张飞愣是听不进去。

    他耐着性子,好言哄劝:“三弟,再等一等好吗?我们是用兵,不是过家家,不可急功近利。”

    张飞被拒绝了一次又一次,他气愤,又悲从中来。他认为刘备变了,变得薄凉,变得不热血。

    但他不能对刘备发难,那是他的大哥,更是他的主公。张飞心里这么想,要是换作以前,他一定会把大哥和主公的位置置换。

    张飞不再多说什么,他只觉心都死了。他不再看刘备,丧气地坐回原位。

    刘备还担心张飞会不会大闹一场,现在看来此担心是多余的。刘备舒一口气,时不时地瞄一眼张飞。他自觉愧对张飞,命下人再为张飞添上些好酒好菜。

    张飞愁苦,他不停地往肚里灌着酒水,一碗接一碗。

    刘备知他心里苦,便由他去,醉一醉也好。他趁着张飞痴迷之际,再郑重其事地宣布一遍:“我答应你们,有一日我会剑指东吴,不破东吴绝不还,继而再是曹魏。我一定会收复山河,实现一统,决不亏负你们。只是时间的问题,此事私下也别再议了。”

    “末将(臣等)遵命。”

    不晓得喝到什么时辰,堂上的人都逐渐散去,只剩下寥寥几个。

    刘备也染上了一层醺醉,张飞更是醉得不知天昏地暗,如一滩烂泥趴在桌上流着酒哈喇。

    “来人,将翼德送回去。”刘备命令着。

    张飞身边的两个亲兵躬着身走上堂来。

    “回主公,将军近日因思念关将军,都宿在军帐中。”

    “这样”

    刘备的心房似被触动,没想到三弟是个对待感情如此细腻的人。

    “将你家将军扶回军中吧,好生照顾着。”

    “诺。”

    两个亲兵领命后,开始去架着张飞。张飞就像一块泰山,稳扎不动,好半天都挪不动他,更别说将他架起。

    刘备眯着眼望向他们那边:“要不要我派人帮你们一把。”

    “不、不用了,多谢主公。”俩人费好大劲儿才将张飞从位置上带起。

    “那你们路上小心。”刘备叮嘱句。

    “谢主公。”

    俩人驻足再回过头道声谢,这侧身之际俩人的衣袖都向上扯着。刘备隐约间瞧见那俩人的手臂上有着血痕,像是被鞭打的痕迹。

    许是他们犯错了什么事被三弟责罚了吧,刘备也不去想那么多。他自顾拿起酒杯继续饮着,怎么饮却都觉着不够尽兴。

    诸葛亮和赵云相视一眼,一同起身向刘备告辞。他们担心张飞酒后撒疯,刘备应付不了,所以一直留在这儿。既然张飞已经回去,他们也不必再在此多待。

    “告退吧。”刘备颓颓一拂袖。

    人前他冷静沉着,人后他也有着自己不能诉说的伤悲失意。

    诸葛亮和赵云静悄退下,不敢扰了刘备。

    回府后的赵云长舒一口气,刚在堂上他也压抑了许久,现在总算痛快不少。见屋内的烛火还亮着,他微微莞尔。

    赵云推门而入,见到向夏天正捂着指头出神,她的腿上放着绢布刺绣。

    “娘子。”赵云上前察看,发现她的手指被针扎出了血,“我去拿纱布来。”

    “没事,这不打紧。”

    赵云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起,向夏天忽然从身后抱住他。

    赵云停下手中寻找的动作,回握住她的手,贴着她的小脑袋:“怎么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女人的语气幽怨,“害我担心坏了。刚刚我右眼皮一直跳,我担心会出什么事。”

    后来做针线活手又被针扎到,她的预感有些不好。

    “今日主公宴请,能出什么事,别担心了。”赵云转过身抱她在怀。

    “没事就好,统儿近来好像又受了些风寒,不然晚上还是让统儿跟着咱睡吧。”

    自从有了统儿后,二人便一直没怎么过过二人世界。好不容易等统儿大了些,赵云二话不说聘请了半屋子的奶娘丫鬟,将统儿丢给她们带。白天有空他也会带儿子玩,晚上的话那可不行,门都没有。

    “小孩子生点病也正常,奶娘她们会好好照顾统儿的,娘子就别操心了。”赵云轻笑道,那些下人都他花重金请来的,她们也不敢不尽心照顾统儿,而且她们带孩子肯定比向夏天更有经验。

    “你这个当父亲的还真看得开。”向夏天戳了戳他的胸口。

    赵云握住她撩人的小手,“这大晚上的统儿都睡了,咱也别去吵他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

    “娘子和我一体相通,自然晓得我打得什么主意。”赵云厚颜无耻地勾着唇。

    “不和你闹了,怎么喝到这么晚才回来。”

    向夏天脱开他的怀抱,坐回桌边,一手搁在桌上,颇有质问教训的范儿。

    “最近军中不是分成两派了嘛,今天主公出面做主了。”

    “那定下了?是战,还是不战。”

    “目前先不战,但早晚有一天会战。”赵云也疲累了,走到床边仰躺下。

    “哦”向夏天点点头,“大哥他一定也很为难。”

    “嗯,不错。他尤其要顾及翼德的感受。”

    “三哥他主战的,那大哥说不战,他岂不是要吵翻天?”向夏天去到床榻边,担心问道。

    “还好,开始翼德不依不挠,后来他一个人喝着闷酒,我看了心里也难受。”赵云蹙蹙眉。

    向夏天叹声气,战也不是,不战也不是,大伙儿心里都或多或少地不好受。

    “那三哥他没事吧?”

    “没事,主公命人将他送回去了。翼德走后,我和军师才敢回来。”

    向夏天一听便知他的用心,俯下身趴在他的胸膛上,倩笑道:“辛苦相公了。”

    赵云被她这一声‘相公’喊得飘然,他一个翻身将身上的女人压在了身下,望着她邪笑道:“那娘子是否准备犒劳下为夫。”

    “一身的酒气,先给我去洗澡。”向夏天将他推搡开。

    赵云从衣柜里拿出净衣,飞奔着出了屋,还不忘留了句:“娘子等我。”

    向夏天坐在床边傻笑着,都成亲多久了还是这么猴急猴急的。

    她一个起身,忽然脑袋黑沉。她眼前一花,险些要摔向地面,好在她及时扶住床柱。

    她的脑海中闪过一副画面,是张飞的面庞,可他的下巴似乎在淌着血,是她看花了,还是?

    画面只停留了一瞬间,她渐渐恢复清明。她揉了揉太阳穴缓解着方才的晕眩感,是她长久做针线活眼睛酸疲的缘故吗。再加上刚刚子龙又提到了三哥,所以她才会出现那样的幻觉吧。

    可那血

    子龙都说三哥已经被送回去了,她还担心什么呢。一定是最近经历了太多生离死别,她才什么事都往坏处想。

    算了,不想了。

    向夏天摇摇脑袋。

    “杀,杀啊!”

    军中将士们执剑造反,他们放火烧毁营帐和粮草,他们掠夺锱铢财宝,他们残忍杀害自己的同伴。

    火光与血色双双冲天。

    向夏天面对着这片淆乱与狼藉,她不可置信地摇摇头,轻喃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变这样。”

    将士们的眼中只有杀戮,他们如同吃人的野兽,扫荡之处皆成残墟。这不是他们的将士,这些人分明是魔鬼,是噬血的魔鬼。可仔细瞧他们的战服与装束,又无疑是自己人,其中一些人的面庞甚至令她十分熟悉。

    性情大变都不足以形容他们的转变,他们像是换了张面孔,那面孔极为丑陋。

    “都住手,给我住手!都停下!”

    向夏天想要唤回他们的理智,可将士们的厮杀声和喊叫声盖过了她的声音。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她仿佛是个透明人。

    另一边,有个人举起利剑要砍向身边的人。向夏天惊慌不已,忙飞出捆仙索,欲制止住举剑人的残杀。可捆仙索却直挺挺地穿过了那把利剑,捆仙索扑了个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