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三百二十章 大鱼脱钩了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好,那你也别和照儿置气了。照儿也是个有孝心的好孩子,她为咱家吃了不少苦,你可别辜负了。”

    “朕都明白。”

    曹丕的面色有些不耐烦,卞太后悻悻也不再多言。

    “行了,没其他事,你们小两口就回去吧。”

    “臣妾告退。”郭照恭敬施礼,曹丕则不情愿地行半个礼。

    郭照走到曹丕身旁,挽住他的手臂。曹丕想将她推开,但卞太后在一旁欣慰地瞧着,他忍住了冲动,向外走去。

    那个藏身在屏风后的下人摸爬着开溜,一不小心从帘帐后摔出,正巧摔倒在曹丕的脚边。

    他浑身瑟瑟发抖,迟缓抬头望着上边威严的男子:“陛、陛下。”

    “狗奴才,挡着朕的路了,还不滚开!”

    曹丕将他的一腔怒气化作力气,一脚将下人踹开,下人被踹了个七荤八素,捂着胸口疼昏迷过去。

    司马懿正悠闲地在河边垂钓,心腹亲臣刚来禀报他,说是今日陛下去太后宫中闹了一顿。

    司马懿眯着眼,“看样子陛下的行动没有成功呀。”

    亲臣回复道:“是,陛下似乎是被太后拖累了。”

    司马懿故意将答案透露给曹丕身边的近臣,他也是在间接地唆使曹丕去谋得向夏天。一来,卞太后与郭皇后联合势大,若是那个女人进了宫定能制衡于她们。到时便是她们女人间的斗争,曹丕尚且自顾不暇,哪还有心思再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二来,曹丕若真想得到那女人,定会得罪了刘备那帮人,他要做得就是坐山观虎斗。曹丕若失败,他可以趁机夺权。曹丕若得胜,他再将天人的消息放出,那时曹丕也成为了天下的众矢之的。手握天人的人,势必会被这天下怀二心的人针锋相对。如此待曹丕四处受敌,他亦可乘势谋国。

    他本想借着那女人转移陛下的注意,让陛下不易发觉自己的野心。同时他也可以利用那女人,让曹丕身陷泥沼,进退两难。

    多好的点子,只可惜被卞太后活生生搅和了。若是按照原来计划进行,曹魏早晚有一天会是他司马家的!

    司马懿想得出神,忽然手握的竹竿动了两动。

    是鱼儿在吃食。

    他兴奋地将竹竿向上拨,欲让那水中被**迷惑住的鱼儿飞上天际。

    ‘哗——’一阵水花激起。

    司马懿钓了个空,他啧啧感叹道:“大鱼脱钩了。”

    蜀地。

    军中最近有些不太平,将臣间矛盾争吵不断。武将恨不得即刻动身踏平东吴,再灭曹魏。文臣谋士却以为此大不妥,如今曹魏和东吴都得罪了川蜀,他们两家势必会结盟抱团。据斥候与眼线来报,自从马云禄出事后,两家私下的联系日益频繁。

    这对他们可不利,他们不能轻举妄动。如进攻东吴,曹魏多半会来援助。同理攻打曹魏也是这么个理儿,同时攻打两家的话未免太痴人说梦。

    刘备一直不表态,大伙儿也不厌其烦地整日在军中嚷嚷辩论。比嗓门这块,那一定是张飞等武将完胜。

    刘备心里也烦也拿不定主意,他曾和关羽誓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难道他说过得话要不作数,那要军中各兄弟甚至是天下百姓如何看待他。

    可若是贸然进军,遭受两家夹攻,搞不好要全军覆没,连累更多无辜的兄弟牺牲。

    面子重要,兄弟情也重要,实力与性命更加重要。

    刘备在内心挣扎了许久,才做好决定。

    是夜,刘备将文武将臣聚邀在大堂宴饮。

    这一次的宴饮大伙儿似乎都有些放不开,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尽相同。一些平日里关系亲近的,也因为在这件事上出现分歧导致关系疏远。

    “这一个个的都怎么了?我请你们吃酒,你们还不乐意呢?”刘备半开着玩笑道。

    他心里也苦,可他却不能表现出来。他需要稳定军心,笼络众人。

    “没有,没有。主公能请咱们,咱高兴还来不及。”大伙儿摆摆手,又强撑着笑容。

    “好了,我知道你们在为什么事不开心。最近你们吵得凶,不论是在军中还是私下里,这些我都知道。”刘备沉闷地自顾点头。

    众人缄默不作声,刘备左右量看着,又道:“两派都是我的心头肉,我也都能理解你们。你们着急,我何尝不急。你们心痛,我何尝不痛。为了此事,我的三弟——”

    张飞本来瞅着刘备的,这会儿将脑袋埋在脖子里,腮帮子鼓鼓。

    “至今仍和我置气。”刘备摇摇头,“不止是我和三弟,咱兄弟间应该也有不少此种情况。”

    是这样不错。

    “今日我叫你们来,就是希望兄弟间能喝个几杯,能和从前一样相亲相爱。但我也不仅仅是来让你们喝酒的,此次宴上,我会给你们一个答复。我不能合了你们所有人的意,我甚至要逆了大半人的意,但我也恳求你们尊重我的决定,别再因为这件事破坏兄弟感情。”

    刘备诚诚恳恳。

    大伙儿心中一软,有人站出说道:“是啊,咱都听主公的,也别因为这件事破坏了和主公的感情。”

    所有人起立示忠:“主公放心,末将(臣等)誓死追随主公。”

    “好,好啊。都别干站着了,坐着吃酒。”

    刘备的面上多了些喜色,他也开始小酌着。他不敢贪杯,他怕待会儿宣布的时候会将顺从心意,将心里的决定脱口而出,误导了大伙儿。心里的决定是一回事,可要说出的决定又是一回事。

    其实决定权也不在他手中,从不在他手中。

    只在道义手中。

    他已经和军师商量过了,军师的意思即是他的意思。待会儿军师会站出来安抚另一派人,可饶是这样,他还是不敢轻易说出,他要酝酿一会儿。

    他知道兄弟们是为了不让他难过先顺服他,等他答复众人后,定会有人不服站出抗议。

    他也相信他们所说得‘誓死追随’是出自真心,可有些事真的令人无奈。

    酒过五巡后,刘备还没开口,甚至从他的举止神态中还没瞧出他有开口的意思。

    有些人已经坐不住了,那些谋士更是没酒量的,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极限了。

    虽然大伙儿都等不及,可却没人敢站出来说。

    今夜的张飞是个闷葫芦,只知将一碗又一碗的酒灌下肚,越喝他越思念从前和二哥一起吃肉贪酒的日子。二哥死在江东人手上,他是一定要为二哥报仇的!

    闷葫芦张飞也有想流泪之时,他生生地将眼泪憋回去,再擦一把脸。

    ‘哒——’碗被重砸在桌上。

    大伙儿都循着声望过去,发现是张飞那儿。各人都打个激灵,提起精神来,他们知道以张飞的性子要发话催刘备了。

    果不其然。

    “大哥,你就直说吧!到底要不要为二哥报仇!”

    刘备抿抿嘴道:“三弟,仇是一定要报,也一定会报。但也要讲求个时机,眼下曹魏与东吴颇有结盟之势,我们不能冒险。”

    文臣听了这话捋胡须满意点头,武将听了面面相觑摇头唏嘘。但好在没人站出驳议或是拍桌子理论,刘备安抚人心打感情牌还是有一套。

    “什么时机,什么冒险,统统都是狗屁!”张飞骂骂咧咧地,“当初二哥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还要护送二位嫂嫂,难道这不冒险吗?”

    众人静默无声。

    “子龙兄弟曾长坂坡上返身救阿斗,难道他是算准着时机去营救的吗?”张飞越说越理直气壮,“他还不是怎么想着就怎么做了。”

    “打仗靠的是实力,咱们不缺这个。只要兄弟们一条心为二哥报仇,咱们凭什么不能杀他们个片甲不留。正好这一次将两家一起收拾了,到时统一天下了,大哥你就安安心心地稳坐皇帝位吧。”

    “三弟!”刘备喝住他的胡言乱语,“难道大哥在你眼中是那种贪图大位之人吗?”

    张飞固然也有他的道理,可云长、子龙是何等神勇之将?世间都无可与他们比肩之人,而像他们那样的情况特殊又极少数才会发生。难道他又能要求每个将士都有着破釜沉舟和不退不畏的勇气吗?

    张飞闷着声,身子却有规律地起伏,从鼻中呼出大气,是置气与莽气。

    堂上气氛肃静,静中夹杂着尴尬与火药味。

    适时诸葛亮站出劝道:“翼德,我们也都想尽快为云长报仇雪恨。不止是为了云长,也为了马家小妹。”

    马岱向着诸葛亮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可你也要体会主公的难处呀,他要顾全大局,他不想千万将士为了他白白牺牲。我们若是鲁莽出兵,不是正合了另两家的心意嘛。到时候我们不仅报不了仇,还将自己和至亲都搭进去。”诸葛亮一番苦口婆心。

    张飞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被兄弟情牢牢套上枷锁,他才听不进去这些,他更不管这些。

    “怕什么?!不是有句古话‘置之死地而后生’,咱们筹备训练多时,不就是等着这一刻嘛!要是天不佑咱们,死就死吧,俺活到这个地步已经知足了,也觉得值了!大哥,当初咱兄弟仨不是约定好‘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你是不是都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