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三百零八章 手下留人!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姑娘应该不是荆州人罢。”陆逊淡淡道,“在下不才,曾发现姑娘的那匹马蹄子上,沾着湿泥。而近日荆州天气干燥,庄稼都未曾进过一滴水。”

    陆逊拆破她的谎言。

    向夏天也不是有意如此,她若是报她是从川蜀之地赶来,那么陆逊岂不便知道她是刘备的人。

    “你很聪明。”

    陆逊却不以为意:“只是观察力好些罢了。”

    二人陷入了少焉的沉默。

    “不知姑娘要寻找的亲人是何方神圣。”

    向夏天心一沉,眉头也锁起。何方神圣,这个词可不一般。

    陆逊见识不俗,他一定也在心里暗暗揣度了她一番。

    “哦?”

    “在下瞧姑娘不似平常人,那么姑娘要寻找的人自然也不一般。”

    向夏天不答。

    陆逊再度问道:“姑娘,是敌是友。”

    向夏天瞥他一眼,“你知道的。”

    “那便是如我所想?”

    “不错。”

    陆逊轻笑了笑,“姑娘还算坦诚。”

    她文武皆备,又一路随他到这儿。那么她定是以为,能通过他找到亲人。如此,她的亲人恐怕是荆州军的一员。

    她亦是敌人。

    “你也一样。”

    直接问是敌是友,也不拐弯抹角地套她话。

    既然大家都坦诚,那么不介意更坦诚一些。

    向夏天冷厉道:“我要找得亲人是关羽关云长,我不会允许你们伤害他。所以,如果你们要对他下手,先过了我这关。”

    她的语气极为冷静,马儿也在平稳地飞驰。唯独手掌心下隐约透着寒光的美人扇,暴露了她内心的一丝不安与急躁。

    陆逊瞥见,脸色浮现讶然,也有些不悦。

    “姑娘的直率与坦白,在下敬服。”陆逊顿了顿,“不过——”

    呃?向夏天不解地看向他。

    陆逊幽幽道:“如此,我们便算是友军了。”

    “这是什么说法。”

    “姑娘放心,在下不会取关云长的性命。”

    “当真?”

    陆逊点点头,向夏天还是有些疑惑,“你们不是来取二哥性命的,那你们是来?”

    “姑娘待会便知,眼下还是先找到他们。”

    不错,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二哥,确保二哥的安全。

    可陆逊说得他们,又是指谁。

    向夏天也不多问,二人一齐挥着马鞭,向着前方赶去。

    陆逊心也焦急,若早知她是来寻关云长的,便一路带着她,也不必耗费之前中途的时间。不过这种事谁又能料到,谁又会知道路边哭泣的妙女子竟会是关云长的妹妹。但他后来也猜到了,她要寻得人果不是一般人。

    虽然他们现在不算是敌军,可等会儿又说不定了。陆逊不免担心起之后的局势。

    方才亲兵来报,他们江东的将士勇猛追杀关羽的荆州军,直将荆州军逼到临沮小城。而他受了孙权之命,此一行的目的便是要阻止自己人对关羽和荆州军的残杀。

    江东前任大都督周瑜被诸葛亮活活气死,周瑜身边的心腹大将吕蒙誓要为周瑜报仇雪恨。而且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让江东的文臣武将们好不憋气。除此之外,孙权曾准备与关羽结为亲家,却被关羽一句“虎女岂嫁犬子”给拒绝。其傲慢态度,让东吴上下无不感到羞辱。

    国恨之大又多,孰不可忍!

    吕蒙抱着必杀的决心,这一次一定要将关羽等人赶尽杀绝。

    陆逊却以为此不妥。若将关羽杀害,势必会招来刘备的仇恨。一旦孙刘联盟崩坏,曹操可就坐收渔利了。况且刘备之势日渐壮大,不久前才攻下汉中,又占得偌大的川蜀,江东的力量还不足以与刘备抗衡。

    杀关羽以泄心头之恨固然畅快,可却要赔上江东人的安危。

    得不偿失。

    曹操老贼也看到了这一层的利害关系,所以其手下的追兵才会那般。曹操也不想与刘备翻脸对立,汉中一战已经为刘备大败。强大如曹魏,短期内却也经不起刘备的进攻打击。

    不如把祸水引去江东,曹操抱得这种想法。

    曹操多么奸诈的人,陆逊看穿了他的心思,吕蒙却不能悟会。

    吕蒙一直性子猛悍大将,只想着如何夺回荆州,如何斩下关羽首级为亡故的周瑜报仇。

    孙权经陆逊一点拨,赶忙命他前来阻止。

    可也不知是否赶得及。

    天色已暗,夜间小道难看清。陆逊小心在前面开路,向夏天紧随在他身后。

    “前面有火光!”向夏天激动地指了指,那火光所在位置是一片郊原空地。

    “走,我们去那边。”

    陆逊带着她前往,距离越近,他也越能看清那些举着火把的将士是友军。距离越近,借着火把的光芒,也越能分辨四周躺地的尸体是荆州军。

    陆逊担心地回头望一眼,见她的脸色果然变得不好。她的眼中有惊惧,有愤慨,也有不敢相信。

    突闻,包围圈中有人朝天大喝一声:“大都督,你在天之灵睁大眼瞧好了,今日我要替你报仇!我要替你报仇啦!”

    这个声音,陆逊知道是谁。

    是吕蒙!

    “不好!”陆逊面色也一变,飞速扯动缰绳,向着前边的友军冲去。

    “手下留人!手下留人!”陆逊连喊了好几声。

    江东将士齐齐看了过来,并且朝两边散去,为陆逊开出一条道来。

    也正因如此,吕蒙还有仰面倒地的关羽出现在来人的视线之中。

    “二哥,二哥”

    向夏天一下慌了神,关羽虽银发丛生,胡须花白,面庞上也生出不少褶子,但那宽硕威健的身躯,还有与他一同沉睡在大地上的青龙偃月刀,无不让她觉得熟悉,无不在昭示着他的身份。

    可是,他怎么倒在地上呢。他的脖子下为什么还淌着血。

    胯下的马脱缰飞奔出,眼里的泪珠也夺眶出。

    陆逊又想回身将她拦下,又想前去阻止吕蒙。须臾间,他必须最快作出决定。

    但须臾即转瞬,他根本来不及决定。

    吕蒙面目狰狞,手起刀落,“啊!”将关羽的头颅斩下。

    那把大刀嚣张地插入关羽的颈脖,切割他的血肉。可血肉如同本人一样,刚勇坚毅。掌刀者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一鼓作气大刀直入,手臂因用力过度涨成红紫色,青筋也可怖地凸起,像是随时要爆破出。

    终于,再坚强的血肉也抵不住一颗走火入魔的杀心。

    吕蒙见到了更多的血,那血入了他的眼,他恨不得将那些血永远刻在他的眼中。这样,他才得意,才痛快,才满足。

    他甚至不希望关羽的血流干枯竭。

    吕蒙挂着噬血的笑容,手举关羽的头颅,疯狂地仰天大笑。

    向夏天眼睁睁地看着关羽的首级与身躯分家,她目睹了这残忍血腥的全过程。

    她为什么不去阻止?她何尝不想阻止?

    当吕蒙凶狠落刀的那一刻起,为时已晚。

    “二哥,二哥!”向夏天的心理防线在这一刻突然崩塌。

    她拼命赶来,她以为能来得及,一定来得及。

    天哪,即便是她来迟,能不能别让她看到这幅画面。

    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今日二哥惨死的情状!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她看见?是要增重她的负罪感吗?

    以后再想起今夜情景,她都不会忘记,二哥都是因为她!

    是因为她才落得这个下场!

    化身地狱修罗、杀人狂魔的不止是吕蒙一人,向夏天看向狂笑不停的那人。

    是他,是他杀害了二哥!她要让此人为二哥陪葬!

    不知是何时,陆逊来到了她身旁,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将她带下马。

    “你干什么?!”向夏天对他的态度也像是换了一个人。

    “我很抱歉,但这事请交给我处理。”

    陆逊见她那架势,随时要驾马冲向吕蒙。吕蒙现在也没有理智可谈,难不成要看着他们交战起。清醒着的只有他一人,他虽没办法阻止悲剧的发生,却也不能任由局势朝着更恶劣的方向发展。

    “吕蒙!”陆逊倏然间也换了张面孔,气场顿生,向着吕蒙而去。

    “你来干什么?”吕蒙依旧不撒手,紧紧拽着关羽的头颅。他对陆逊的到来,表现得不屑。

    “我来传主公口令,不许对关羽下杀手。好一个吴下阿蒙,我刚刚让你手下留人,你为何不留?!”

    “是吗?”吕蒙满不在乎地一笑,再嗤之以鼻道,“我没有听到。”

    “他们都听到了,独独你没有听到。”陆逊讽刺道。

    “陆逊!人我已经杀了,你想怎样?”

    吕蒙认为他并没有做错些什么,周瑜在他心中的地位甚至比孙权还高。所以即便是孙权的命令,又如何。

    “不对,你又能拿我怎样。”吕蒙邪痞一笑,“陆逊,我告诉你,纵是主公来了,也不能拿我怎样!”

    “你!”陆逊也被吕蒙这话激怒,他握紧着双拳。

    “怎么,想和我打架?凭你?你除了一张嘴能忽悠主公,还有什么本领?关羽是我杀得,荆州是我夺回来得!还敢喊我为‘吴下阿蒙’,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住嘴!”陆逊抡起拳头,朝吕蒙砸去。

    “妈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