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三百零七章 吴郡,陆逊陆伯言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那人不是子龙,那马也不会是夜照。因为他们不会不管她,不会离她远去。

    她低头埋首,开始抚顺着马儿的鬃毛,“你也一定累坏了吧。”

    马儿动动舌头,似乎是在回应着她。

    正当她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办,她无法确定二哥所在具体地点,荆州城之大,二哥究竟在哪座城邑,这时那一枚白衣角又映入了她的眼帘。

    向夏天迟钝了会儿,她抬起头,与那少年郎对上眼。

    少年郎仔细打量了她一番,询问道:“姑娘,你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我找不到我的家人,而且我的马也跑不了了。”

    “是这样。”少年郎蹙蹙眉,又左右环顾着田间小道。

    他本以为是给一笔银两就能解决的事,早知如此便不插手了。只因为方才经过时多看了她一眼,见她在掉眼泪,一时动了恻隐之心。

    “姑娘,眼下我也有急事在身。你如信得过在下,不如让我先载你一程。待我办好事情后,再带你去寻找家人。”少年郎提议道。

    荒郊野外,她又是孤身一人,少年郎不放心她的安危。

    “可我也急着找到我那家人!”向夏天将眼前的少年郎当作救命稻草,欲紧紧抓住他。向他投去期盼的目光,希望他能帮助自己。

    这下可为难了。

    不待少年郎再开口,向夏天急切道:“你将我送到前边的市集吧,到时我购得马可自行去寻。”

    “好。”少年郎爽快答应,毕竟他也不想再耗费时间。

    “多谢阁下!”向夏天朝他抱一拳。

    话不多说,少年郎将手递给她,一把将她拉上马。

    一路上,少年郎也是风驰疾行。看来他果然也有急事要办。

    向夏天信任这位少年郎,从他净秀和善的面相来看便不像坏人。而且他若是坏人,也不会插手管她。

    “听你的口音,你应该不是这里人。”向夏天好歹也在荆州地上生活了一段时间,她也是从此少年郎的口音、相貌与衣着上判断。

    少年郎口音轻润,身披战袍也是她所不常见的。

    “嗯。”少年郎话不多。

    “你叫什么名字?来日有缘,我好报答你。”

    “不必了,只是顺路载一程,这没什么。而且我也不图姑娘的报答。”

    抵达市集后,少年郎将她放下。依旧是那一句“多谢”。

    之后,向夏天便赶快找到卖马商人,挑了匹好马。还找人打听到不少消息,果如她料想,江东夜袭荆州,占得城池。关羽一军被迫出走,又遭受曹操大军与孙权大军的截击,情况十分危急。

    这一带的百姓并未受到波及,恰恰也说明了她离战争地还很遥远。

    向夏天捏把冷汗,扯开马缰,再度奔走起。

    她沿路探听消息,紧随在追兵身后。只要跟着这些追兵走,就一定能找到二哥。

    可后来她也耐不住性子了,因为她发现这些追兵行军迟缓,像是故意放慢追击脚步,他们根本不想追捕二哥,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看军旗,这些追兵是曹操的人。

    曹操向来治军严整,若不是受了他的命,追兵们断不敢如此。

    可曹操此意何为。

    难道是顾念当年赤壁华容道上,二哥放他生路之恩?还是说出于某种军事战略需要。

    暂时先管不了这些,这未尝也不是件好事。若只有吴军一路进击,二哥的军队未必不能一战。

    前路的希望似乎也没有那般遥不可及,向夏天秘密抓来了个追兵审问,从他嘴里得知二哥的逃亡方向——麦城。

    随后她一刻也不耽误,驰马越过追兵,向着麦城疾奔去。

    令人意外的是,麦城城池下她再次逢上了少年郎。少年郎见到她时,面上也显露出诧异。

    “这一块是战乱区,你怎么跑来这里?”少年郎提醒道。随即想到她是来寻找亲人,好心劝着,“姑娘,容在下多嘴一句。你只身一人实在危险,还是速速离开这。你的家人若是知道,一定也会为姑娘你担心。”

    少年郎还不知她要寻得亲人就是关羽,心里寻思着说不定她的家人已经殒命了,别再搭进去一条无辜的人命。

    向夏天不与他多解释,反问道:“你既也知战乱危险,那你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少年郎凝眉不答,只道:“在下还有急事,先行告辞。姑娘,保重小心。”

    他好人也做了,该劝的也劝了,听不听是她的事。

    少年郎与她道别后,拿起箭羽朝城楼上射去。不多时,自城楼上响起粗挂绳放松之声。城桥被置下,城门门户大开。

    少年郎堂而皇之地驰进城内,向夏天在身后观察地真切,面色隐约有些沉重。

    刚刚那一箭代表着信号,少年郎是什么人,为什么能够轻松进入麦城内。

    莫非是友军?军师已料到荆州有难,派来增援的将领吗。

    此种想法很快便被否定。第一,在此之前她不曾见过少年郎,刘备近来也并未收过新将领。第二,若是增援军队,少年郎不会仅仅带几个亲兵在身边。

    若不是友军

    向夏天的瞳孔倏然睁大,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城中到处断壁残垣,偶能见得几块空地,地面上却也斑驳着刺眼的血红色。残破不堪的军营堆积在一起,如同赃物堆。白幔布已被烧焦成乌黑,硝烟与零星火光仍清晰可见。

    气氛极其压抑阴暗,感受不到一丝生机。

    昨日分明繁盛热情的荆州地,今日突地这般阴森寂寒如人间地狱。

    一念灭沧海桑田,这儿势必经过一场大动乱。

    向夏天驾着马迷茫无助地观察着四方,没人,甚至都没留下些什么线索。譬如,能够指明他们逃亡方向的血流或是马蹄印。

    眼前像是能预见到,荆州军队被吴军冲杀得四处逃散。弃军营,抛旌旗,扔兵器,谁也顾不了谁,谁也护不了谁。

    正当向夏天准备发动天眼时,少年郎再次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这次少年郎瞧她的眼神也变得不一样,少年郎也开始对她的身份起疑。

    而向夏天也更加确定少年郎的身份不一般,因为他似乎也同她一样,在寻找着什么线索踪迹。

    但显然,他们都没有收获。

    二人经过一番短暂的相视,适时有一名亲兵去到少年郎身边,对着他耳语了几句。

    少年郎面色愈加凝重了些,他点点头对着身后的亲兵道:“即刻动身。”

    吩咐下去后,少年郎拽着缰绳欲掉头。转身之际,他意味深长地瞥她一眼。

    之后传来的是马儿扬长而去声。

    这座荒城,又只剩下她一人。

    向夏天垂下眼眸,预备再次发动。眉心开始泛亮着白光,可那白光连片刻也未维持。

    忽然间,她反应过来了什么。她抬起眼,目注着少年郎离去的方向。

    也可以说是,他要去往的方向。

    “驾——”

    向夏天挥打着马鞭,手中攥着的马缰也更紧了些。

    她前去追随着少年郎的步伐。

    临沮。

    向夏天昂头量着这座城池,她的心脏跳动激烈。她有种强烈的预感,里面,里面有她想见到的人。

    是二哥,是平儿。

    马儿缓步驶向前,向夏天警惕地观察着守卫城池的将士。那些将士的服装并不是她所常见的,难道被敌军占领了。

    少年郎身边的亲兵对着守城将士通报了声,接着他们一行便被迎了进去。

    少年郎果然也是敌军将领,她猜想得不错。

    向夏天眯起眼缝瞧着少年郎的背影,心中也正计算着待会儿怎样杀进去。

    恰逢,少年郎又回过头望着她。她一路跟来,他不可能没有发现。

    向夏天将眼神移开,纵然有机会向他求助,但敌我对立,何况已欠下他人情。

    但余光仍瞥见其亲兵对着守城将士支会了几声。

    向夏天再看向少年郎所在的方向时,他们已再次动身出发。向夏天抱着尝试的心态,朝城池靠近。

    隐藏在袖口下的美人扇已蓄势待发。

    一下,一下,目标越来越近。

    噗通,噗通,心脏越发激烈。

    守城将士察觉到她的靠近,端详了她一番后,再彼此相看一眼,点点下颚。

    她没有被拦下,顺利进入了城内。

    向夏天舒一口气,她跳跃兴奋地挥甩着缰绳。她迫不及待地追上少年郎,想向他道谢。

    他再一次帮了她。

    而且,更重要的是。冥冥之中,她总觉得他们俩寻找的目标一致。

    很快,向夏天便追了上来。

    “你到底是谁?”

    “姑娘又是何人?”

    向夏天抿抿嘴,“我还是那一句多谢。”

    少年郎睨她一眼,二人的行程不曾落下。

    向夏天如何看待的少年郎,少年郎便如何看待得她。

    少年郎也觉得,他们有缘。

    “吴郡,陆逊陆伯言。”

    “吴郡?你是江东人?”

    向夏天皱着眉头,虽不意外,仍有些惊讶。

    “是。”

    既然他已自报家门,向夏天也不再藏着:“向夏天,荆州人。”

    “姑娘若有难言之隐,不必勉强话谎。”

    “你这是何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