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三百零二章 替天行道,还是替人改命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那日的后半夜,赵云便看到了字条。看完后,他只轻轻叹息声,再将字条收入了怀中。字条上的字迹潦草,想必她是匆匆赶出。难道又有大事发生,且又是他所不能知道的事。他没有去追她,只在心中默默祈祷她能安好归来。

    其实她肩上所负,要远重于他罢。他多希望有一日,能为她分忧,不让她再承受那样多。即便不能做到分忧,也不能拖她的后腿。

    他能做得不多。但只要有一次她需要他,他必会倾尽所有。

    向夏天疾驰奔赶向荆州,途中经过了汉中之地。

    据说,汉中曾一度被张鲁控制,他在这一块地盘上散布道教思想,还成立了个‘五斗米道’。不过后来投降了曹操,汉中落入了曹操手中。但前不久,刘备与曹操之间爆发了场争夺汉中之战。最终刘备获得胜利,汉中自此被刘备占据。

    向夏天已经一连赶了两日的路程,纵使她身体吃得消,马儿的脚力也受不住。于是,她找了家客栈落脚歇息。

    她准备只在这儿停留一宿,明早便继续赶路。汉中离荆州还有很长一段路程,没有更多的时间再够她耽搁。

    “记得要将我的马喂饱。”向夏天叮嘱着店家小二。

    “好嘞,客官您放心。客官您要不要吃点东西,不能光马儿吃,您也得吃点呀。”

    向夏天思索片刻,“也好。”

    “那客官您里面请,想吃什么点什么。咱们这店里可什么都有。”小二又朝里面吆喝道,“有客人来喽。”

    紧接着,又一个店家小二出来招呼道:“客官,里边请嘞。”

    在向夏天进到里边后,有一个人出现在客栈前。自她进入汉中地盘后,她的一举一动都无不在此人的监视之下。今日,他也是跟随她到这儿。

    “难怪老祖宗托梦召唤我回来,原来是为了你呀。”他勾唇笑道。

    随后,他也踏进了客栈。并且一眼锁定已经落座的向夏天,他径直走向她。

    向夏天察觉有人靠近,抬头一望,挑眉道:“是你。”

    “许多年不见。”男人淡淡笑着,“不,不。我忘了,前不久我们便见过了。”

    “哦?是吗。我可不记得,在那之后我还有见过你——张鲁。”向夏天不善地打量着眼前的人,没想到还会再遇见他。也不知为何,其实她并不反感修道之人,可偏巧厌恶他,也许是曾和他有过节的缘故。

    “你当然不记得,因为你压根不知道。那日你昏迷了,你怎可能会知道。这世上,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张鲁像是在自言自语,接着又问道,“我能在这儿坐下吗。”

    向夏天斜昵了眼一旁,“旁边有空位。”

    “好歹一场旧相识,今日又是个适合叙旧之日,我看我还是恭敬不如从命罢。”说着,张鲁提起裤裙便自顾坐下。

    向夏天微微蹙眉,没想到修道之人也这般厚颜无耻。也是,修道之人已经超脱**,还会在乎脸面吗。

    那他干嘛还多嘴问一句,也不嫌麻烦。向夏天心里虽不爽,嘴上却懒得说。一来她不想惹上麻烦,二来张鲁总给她一种自言自语的感觉,索性她没必要回。

    “你夫君没跟着你来?”

    向夏天警惕撒着谎道,“我夫君就在这汉中城内,只不过他有些事要处理,不方便带着我。他等会儿就会来找我。”

    “哦。”张鲁拖长着声调,也不拆穿她。

    过了会儿,小二将菜呈上。向夏天兀自夹起菜吃,并幽幽道:“我可没有点你的那一份。”

    张鲁轻笑道:“我不吃这些,我自己有带。”他从腰间解下酒葫芦,晃了两三晃。

    向夏天瞥一眼,眼神中似有轻蔑之意:你不吃这些,你有多娇养高贵似的。

    张鲁看懂了她的意思,解释道:“我只吃道民给的米,和自己种的菜。闲时再酌上几口仙酒。”

    向夏天不再搭理他,想着早些吃完早些休息。她还要养精蓄锐以赶明日之程。

    张鲁拨开酒葫芦,痛快喝上几口:“哈。”

    他捋着胡须,紧盯着向夏天瞧。向夏天被他瞧得汗毛竖起,不满地瞪他一眼,凶道:“你看什么?”

    “我在想,你这次究竟是去替天行道,还是替人改命。”张鲁笑眯眯道。

    “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可比我清楚。”张鲁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又道,“你的确有本事。”

    向夏天不愿与他起争执,装作充耳不闻。她倒要瞧瞧,他一个人能说些什么。

    张鲁没让她失望,他边酌酒边喃喃道:“你这个女人不简单,第一次我见你就有这种感觉。听说长坂坡上你以一敌十,赤壁之战也有你的参与,还有后来的世子大位你也成功干预。不简单,当真不简单。”

    张鲁摇头晃脑着,他也是归降曹操后才得知这些。他尤擅说道以及蛊惑人心,所以想知道一些秘事也不难。

    “你到底想说什么!”向夏天被他说得心惊,颇为不耐烦地问道。

    “我只是想提醒你。”张鲁眼放精光,“别白费力气妄图逆天改命。”

    ‘啪——’清脆一声响,所有人都被吸引去了目光。

    向夏天听闻张鲁的这句话,有些惊慌失措,险些握不住筷子。索性她直接将筷子拍在桌上,朝张鲁冰冷道:“用不着你来提醒,你少管闲事。”

    张鲁叹息地摇头,似在为向夏天不懂他的良苦用心感到可惜。

    向夏天忍不住瞟他一眼,她陷入了阵沉思。她不是不懂,恰恰是她太懂。

    她和二哥这么多年的深厚感情,难道她要眼睁睁见着二哥遭受厄难。她明知道二哥有危险,怎可见死不救。何况将二哥推向危险的人是她,是她提议让二哥镇守荆州,是她态度坚决逼得军师不得不听她的。

    所以,二哥绝对不能有什么意外。而她在那夜感知到二哥有危险,她一路快马加鞭向荆州赶去,不敢停滞片刻。

    她的努力怎么能算是白费力气。诚如张鲁所说,她是妄图逆天改命。她想冒险跨出这一步,因为这次是二哥,那么下次又会轮到谁。

    早晚有一天,也会轮到子龙头上,不是吗?

    而她也早晚会迈出这一步,与其等到所有人都牺牲不在,何不尽早尝试呢。或许真的有法子可解,她不想日后追悔莫及。

    “你被我说动摇了。”张鲁并不在乎他的热脸贴冷板凳,嘴角始终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别管明日烦与忧。你要不要尝一口我这仙酒?”

    “不必了。”向夏天可没有这个心情。

    “旁人想喝我这酒,我还不给哩。即便是道民想尝味,也要以十袋米作为交换。”张鲁比划着手指。

    “十袋?”

    向夏天讶然,这也太黑心了些。尝一口酒要花费十袋米,血亏的买卖谁会去做。不过见张鲁神态得意,想必如此做的道民应该不少。

    “别不信,我这仙酒可不一般。喝了我这仙酒,有机会能得道升天。升天,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吧,那便是升仙。”说到此处,张鲁眼中流露出希冀,“所以我每天喝它个一壶,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实现升仙。”

    “真的假的,这你也信。”向夏天看他的眼神怪异,似乎不太能理解。

    “若是假的,世间万物还有何为真。我若不信,又怎么解释你出现在这儿。”张鲁深沉道。

    向夏天有些不明白,他所言出现在这儿,是指出现在汉中,还是出现在这个乱世?

    张鲁眉头一舒展,问道:“你不尝一口吗?”

    “我不信这个,还是留着你自己慢慢喝吧。”

    “先别急着拒绝我。”张鲁摆摆手,“据说,得道者或是仙人,也可以说是天人,尝上一口此酒,此酒的颜色会变幻。难道你不想试试,或者说你不想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你的这些把戏玩言糊弄下你的道民还凑合,对我可不管用。”虽是这么说,可向夏天的心里真的有些狐疑。

    张鲁此人玄乎奇极,但是她知道他并非是什么江湖术士。他真的有道行,从她初次见他时,她便发现了这一点。过了这么多年,如今他就坐在身旁,她能更加清晰地感受到,自他体内散发出某种力量,那种力量是凡人不可能拥有的。

    也许这仙酒对他真的管用吧,向夏天心想道。

    对他管用,可未必对她有用。但要说她一点不动心,那也是假话。

    “你真的不试试?”张鲁冲她又晃了晃手中的酒壶。

    向夏天踌躇了会儿,最终还是从他的手中接过。她凑近葫芦口嗅了嗅,好像也没什么奇特之处。她又打量了眼张鲁,好像对他仍有所戒备。

    可张鲁像个没事人一样,还欲偷偷动筷夹她的菜吃。

    应该是她多心了,张鲁他自己刚刚也喝了那么多口,现在不还好端端地坐在这儿吗。

    寻思着,向夏天对着葫芦口喝下一大口。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