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三百零一章 冥冥之中篡改历史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大哥,我和你回去。你别再和他打了。”马云禄央求道。一边是亲如骨血的大哥,一边又是仰慕心爱之人,她不愿看到这样。

    “好,这才是我的乖妹妹。”

    “子龙,你还好吗。”向夏天现在也领会到了马超之勇,不禁为赵云担忧起。

    “娘子,我都好。”赵云微笑点头。

    随后,马超朝他们走来,“子龙兄弟。”

    “孟起兄。”

    “子龙兄弟,方才情急之下朝弟妹出手,还请别见怪。”马超微微颔首。

    “孟起兄放心,那种情况下,若换了吾妻,我也会和孟起兄一样。”

    “多谢子龙兄弟谅解。子龙兄弟和弟妹皆是武学精艺之人,在下佩服。”客套话先说在前头,马超又豪爽笑道,“今日我也算是过了把手瘾,可总觉得还有些不够尽兴。子龙兄弟,下次再来?”

    “正好我也有此意。”赵云和马超相视一笑。

    “那好,咱兄弟可说定了。”马超搭上赵云的肩,赵云也以同礼回他。

    “一言为定。”

    “好!”

    这时,向夏天也走上前一步。

    马超礼貌性地对她道:“弟妹,可莫要怪愚兄。”经刚刚一交手,他对向夏天倒也生出几分欣赏之情。

    “哪里。”向夏天摇摇头,“倒是我不对,伤到了你的手。你若不嫌弃,便来我府上,我着人为你包扎。”

    “不错,孟起。”赵云也表赞同。

    马超豪迈摆摆手:“不必如此麻烦,待会我随便包扎下就行。”

    他们三人相谈甚欢,马云禄只觉自己被冷落。她气鼓鼓上前,说道:“大哥,是她把你搞受伤,就该由她负责。你还怕麻烦她。”

    “你大哥我是什么人,这点小伤,对我而言还算不得什么。”马超不以为然。

    “大哥,你!”马云禄有些恨铁不成钢,“我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小妹是为我好嘛。”这怎么还急眼了呢,马超变着法哄道,“所以我是想回去让小妹帮我包扎。小妹不是心疼我嘛,我也只敢让小妹替我包扎,其他人我还不放心呢。”

    “真的?”

    “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好吧。”马云禄悻悻道,她便不和大哥计较了。

    然后她又看着向夏天,忿忿道:“今日你弄伤我大哥,下次被我遇见,我还是不会放过你!”

    “你可别忘了,今日要不是有你大哥,你还能站在这儿和我说话吗!”

    两个女人这一不小心又吵上了。

    “你们中原人就是心眼多,爱耍些小聪明,这算什么本事。”

    “有本事你们也耍呀,又不是不让你耍。打不过就打不过,找什么借口。”

    “你再说一句试试!”

    “我说,你这个手下败将,打不过就找借口!”

    马云禄气得直跺脚,险些又要冲撞上前。

    马超及时挡在她面前,朝她挥挥手,“小妹,别吵了。我这手还在流血呢,快带为兄回去包扎。”

    赵云也同样拦在她身前,“娘子,你也别说了。怎么最近火气这么大。”

    怎么一遇到马云禄,便如此沉不住气呢,变得格外较真。

    赵云暗中算着,“这葵水日不是还没到吗。”

    他小声嘀咕的这句,被向夏天听了去。向夏天害羞地按下他的手掌,“哎呀,你干什么呢。”

    赵云宠溺笑道,“好了,我不算便是。”

    “子龙兄弟,那我先带小妹告辞了。”马超招呼一句。

    “好,孟起兄。路上小心。”

    之后,马超便带着马云禄离开。过了会儿,马云禄仍不安分地转过头叫喊着:“下次再找你算账!”

    “好呀,我等着。”向夏天叉腰回道。

    “等什么呢,不许等。”赵云瞪眼训斥着。

    “哼,就兴你们男人能比试,不许我们女人也较量番。”

    赵云揽过她的腰肢,携她往回走,“我和孟起是比试,你们女人可不是较量。”

    “那我们是什么。”

    “你们女人是拼命。”

    “哇!”向夏天怨声道,“赵子龙,你还打趣我们!也不想想,我们这样是因为谁。”

    说着,她将脑袋别过,满脸都写着不高兴。白眼可以飞上天,小嘴撅得也都能挂壶油瓶。

    赵云见状,忙认错道:“娘子,我错了。我是无心之言。”

    “在你眼里,我们就是拼命。你心里也根本就是那样想得。”向夏天愤愤嘟囔道。

    “没有,不是如此。见到娘子为我出头,为夫甚感荣幸与欢喜。”

    “可我一点也不喜。”女人依旧摆着冷山脸。

    赵云思索片刻,接着在女人的脸颊上啄一口,“那这样呢,娘子有没有喜一点。”

    “哎呀,你干嘛啦!”向夏天推搡着,“没有,没有。”

    可男人怎可能松开她呢。于是,赵云再在她粉嫩的颊上落下一吻,“还是没有吗?”

    女人扶额无语,算是败给他了,“有了,有了。行了吧?”

    “娘子欢喜便好。”男人厚颜无耻地笑道。

    另一边的马超也是一路上哄个不停,这怎么还变成他们男人的错了呢?

    但是没有办法,谁让她们都是自家的宝贝女人呢。

    这边在忙着收复稳定川蜀之地,另一边荆州的情况似乎不大乐观。新军师庞统的死使得诸葛亮不得不坐镇川蜀,这意味着荆州现只有关羽在驻守。关羽身边虽也留有谋士,可北方的曹操与江东的孙权,他们手下的谋士定是要远胜于关羽身边的谋士。而且更令人忧心的是,这两派势力一直对荆州虎视眈眈,伺机而动。

    近日来,天气沉闷又阴雨连绵。向夏天心里愈加烦躁起,她的预感向来准,难道又要有不好的事发生。

    很快,她的猜想便得到了验证。

    是在一个同往常一样闷热的深夜,偶能听闻房檐下滴落的雨点声。书房中,向夏天正启封着从荆州送达的书信。天气潮湿的缘故,信上的墨迹大片糊开,有些字已经识别不清。向夏天来回阅览了不下十遍,可每每读至后边便不记得前边的内容。能够看清的本也不多,还偏偏记不住。

    也不知今日是怎么回事,她心烦意乱地来到走廊外,想要吹吹风清醒会儿。

    一阵凉爽的夏风吹过,她闭目享受着此刻的宁静。接着,她的大脑不自主地浮想联翩起。她在想将来是定居川蜀,还是继续奔波呢。还有荆州,相比起川蜀之地,她还是更偏爱荆州。日后还有没有机会能够再回荆州,回到那个山明水秀的福地。

    正当她沉浸在美好遐想中,突然之前的那些怪异景象又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蔫落的花,枯丧的盆栽,消匿的建筑。

    所有皆虚无,一切无生机。

    此种想法自向夏天心底猛生起,当时她揣测这些都是老天爷的警示。之后荆州驻守的人选更换为二哥,一切也都恢复正常了。

    这说明她的揣测应该是正解,可总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事情真的会有这么简单吗。

    离开荆州时,她下定决心绝不能让二哥有事。可难道是她下定决心,便能成真的吗。

    不让二哥有事,这冥冥之中不成篡改历史了?!

    向夏天这才意识到,意识到事情的发展要脱离她的预想。

    是她太过自信了吗。从最初为生存担忧,到如今练就一身武艺,神器医术皆执掌,潜意识里她竟真的将自己看作救世主。还是说受了那些仙道之人的影响,她真以为乱世能因她而改写,或者说她能把这个乱世改变成她所想看到的模样。

    可,她忘了她原本的身份。她不是掌局之人,她也只是枚被利用的棋子。至始至终,她也是个无奈被迫的存在。

    她被迫穿越而来,被迫卷入纷争,被迫走到今日这一步。同时她抉择无奈,不论是当初诸侯会盟战华雄强出头也好,还是后来赤壁之战设计放走曹操也罢。她无奈隐瞒,每当子龙心有疑惑,她却不敢堂而皇之地向他坦白所有。她怕他不能相信,即便他能相信,世人也不会理解。这个世界只需她一个另类的存在,她不愿子龙变得如她一样。她无奈面对,她亲身面临华佗与曹冲的死亡,她不是没想过要倾全力救他们,可天命至此,难道她又真的有办法吗。

    天命至此,而她却容颜不老。

    难道将来她要面临身边的人接连亡去吗,向夏天倏然睁开眼。

    她怔了好一会儿,许是不能接受此结果,又许是深感无助。渐渐地,她垂下首,再缓缓看向手中的书信。

    从她这个角度看去,信尾有一个字被夜光照得格外突出——杀。

    “杀?”向夏天凝眉喃喃。

    忽然间,不好的预感又涌上心头。定是受了天气的影响,定是此书信模糊的字迹令她焦躁,也定是她敏感胡思所致。

    她这么安慰自己。

    可过后,她还是将书信置下,再留了张字条给子龙。大意是,她有急事要外出几日,快去快回,郎君勿忧。

    月黑风高,她驰马向东赶去。马儿踏在湿洼中,溅起一阵水花。

    她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黑夜之中。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