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九十九章 把她打哭!女人的大战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但马超也知道,自家小妹做过的决定很难有人能改变。她从小便被捧在手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凡她想做的事,没人说过一个‘不’字,也是被娇纵坏了。而且马家之势早不比当年,今后恐怕也要定居在川蜀之地,倒也不必太过在乎流言蜚语。关键是自家小妹年纪也着实不小了,难得有她想嫁之人,还能不成全吗?再说,赵云也确是个优秀的俊郎。

    没过多久,马超、马岱两兄弟便带着阔绰的嫁妆到赵府上提亲。这一下,可算是彻底摊牌,将事情挑明白了。

    马家小妹就是想嫁进赵府。

    “赵子龙此一生不会再娶第二人!孟起兄如还将我视作兄弟,就不要强我所难。否则那便是不顾你我兄弟情,这样也只会闹得你我两家难看。”赵云的态度十分坚定又决绝。

    马超、马岱不想让自家小妹失望,硬着头皮又好言相劝了几番。

    结果,赵府的女主人出面说话。言辞激烈,明里暗里地将马家兄弟训了一通。

    云天夫妇的态度都已经摆在台面上,他们也不好再死皮赖脸地留在那儿,像是求着人家娶自己的小妹。虽然说实际上就是在求人,可求人也得有个底线。

    最后,马家兄弟灰溜溜地无果而回。不过他们耍了个心眼,故意将嫁妆留在赵府上。此意再明显不过,改日他们还要再来劝亲。

    谁知他们前脚刚到府,后脚赵家的下人便将那些嫁妆都搬回。这倒好,大街小巷的人无不知道了此事。都在纷纷流传着,马家小妹被赵府拒绝了亲事。

    如此一来,马家兄弟哪还有脸面再登赵府。何况赵府此举,也让他们心中有气。

    马家兄弟难做人,既然劝不动赵云,那便只有劝自家小妹。嘴皮子都磨破了,马云禄愣是一句没听进去,欲嫁之心非但没有丝毫的动摇,反而公主脾气还犯了。

    她听说,哥哥们在赵府碰了一鼻子的灰,还被赵子龙的夫人给说教一番,心中怒火难平。

    她的哥哥们怎可被那女子教训呢?而且那女子也极力反对她嫁给赵云,即便是做小的也不允许。

    此女小气自私,还辱人太甚!马云禄才不会忍着她。

    这日,三女各抱着一个木盆,准备去河边洗衣裳。突然,一个不速之客出现在她们面前。

    “是你。”向夏天挑挑眉。看着对面气势汹汹的女子,多半是来找她麻烦的。

    “我有事找你,你跟我来。”马云禄的语气十分不客气,像是在命令她,而且不容她拒绝。

    向夏天眯起眼打量她几下,轻点着下颚。这算是应承她了。

    “你别去,谁知道她想对你干什么。”黄月英拦住她。

    崔清水也向前一步,冷眼瞧着马云禄,一副保护向夏天的架势。

    “她本人都不紧张,不知道你们在慌什么。”马云禄轻蔑道。小公主生气时,便容易流露出西凉人骨血里的傲慢之气。

    “而且我才不会对她干什么,你们这样揣度我。这就是你们中原人常说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

    “你休要出言猖狂!”黄月英不满道。竟还敢拿他们的话,来讽刺他们。

    谁是妄图插足的小人,难道心里都没点数吗。

    马云禄冷哼一声将脸别过,她可不是来找黄月英吵架的,也不想和她起争执。

    黄月英见不惯她这副模样,本还想再教训上她几句,却被向夏天给拦下:“算了,别说了。”

    接着,向夏天又问道:“我们去哪里。”

    “来了你就知道了。”说完这句,马云禄便自顾走开。

    黄月英和崔清水二人都不放心她独自跟去,奈何向夏天也是个固执的人。

    “那你小心些,不要中了她的暗算。”

    向夏天心里以为马云禄应该不会是这种人,不过嘴上还是应声道:“好,我会小心。”

    崔清水也叮嘱一句:“一切多加注意。”

    这时,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马云禄回过头催着:“快点!”

    向夏天朝她二人点点头,便随马云禄去了。

    二人来到一处幽静丛林,始终保持着几尺距离。

    马云禄停下了脚步,“我们就在这里谈。”

    “你要和我谈子龙?”

    “不错。”

    马云禄傲然转过身,挺胸昂首,盛气凌人地质问道:“你为什么不答应我嫁给他,而且你又凭什么对我的兄长出言不逊。”

    “我和子龙两情相悦,之间一粒沙子都容不下,你说是为什么。”向夏天冷冷道,“至于你所说得出言不逊,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也许那日我的言辞和语气是过激了些,但绝无恶意。你出身显贵,条件不差,且马家也是声名在外,你兄长竟言甘愿让你以妾室身份嫁入,我都替你感到委屈与可惜,所以便直接驳回了你兄长的提议。”

    马云禄小脸涨红,咬咬牙道:“我不需要你假惺惺,分明是你不愿我嫁给他。”

    “我假惺惺?”向夏天笑了笑,“你便这么想罢。我当然不愿,子龙他也不愿。而且你我都是性子直脾气坏,一山哪能容二虎。如今你尚且和我接触得不多,你都恨我牙痒痒。今后你若嫁进我们府,岂不是每日要和我干一架才肯罢休。”

    向夏天这也是为了她们各自好。

    可马云禄不喜向夏天,所以向夏天在她眼里是不怀好意的。这些在她听来,也都是借口。

    “我才不管。大不了我答应你,我会试着和你和平相处。”

    “那你若是不能做到呢,听你的语气大概你自己也没多大把握吧。”向夏天眯起眼量她。

    她的眼神量得马云禄心虚,“我能做到!”

    “别勉强自己。”向夏天依旧淡淡道,“而且问题也不在这,子龙他对你没有感情,你的一厢情愿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这些话刺激着了马云禄,好似将她光鲜华丽的公主外衣扒下。她瑟瑟发抖起,不知是被她的话打击得,还是连她也开始怀疑动摇起。

    可是,过往种种画面浮现在脑海之中。

    马云禄闭了闭眼,双拳握紧,冲她忿忿喊道:“只要你不从中作梗阻拦,我和他还没有开始,你又怎知不会有好结果?再说,你们中原人不都是三妻四妾,多女共侍一夫吗?我都能入乡随俗,不在乎我们西凉人高贵血统,你为什么还要在意?在你们这儿,丈夫如想纳妾,妻子百般阻挠,是要被人批评善妒与狭隘,你都不在乎吗?而且你这样做也只会让他面上无光!你根本只是想霸占他!”

    马云禄把一切归咎到她身上,铁认为是向夏天的极力反对,才使得她和赵云的亲事不能够成。

    马云禄不认为是因为赵云不愿。据说,中原的男人娶越多女人,脸上才越风光。何况她自身条件优越,许多西凉男子都曾为她折过腰,她不相信赵云会不屈从在她的手掌心下。

    向夏天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番话,看来她再说下去也是无益。此女根本是冥顽不灵,而且执念太重。

    “我懒得再和你解释。”话不投机半句多,向夏天现在的感觉便是如此。

    “对,我就是想霸占他。他也乐意被我占着,你又能如何。”

    “你!”马云禄就知道是如此,她猜想得果然不错。又见向夏天给她甩脸色,语气也好不狂妄。再加上之前的亲事没能谈成,马云禄憋得一肚子火终于爆发。

    “你这女子霸道自私,又张狂无礼,看我今日不教训你一番!”说着,马云禄从腰间掏出一根劲鞭。她挥舞着劲鞭,气势地打落在地面上,扬起一阵沙土。

    向夏天皱眉,也是满心不悦。不仅白费口舌不说,还被人扬言要教训自己一番。

    她何时遇到过这么刁蛮胡闹之人。还真将自己当作公主看待,她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凭她是谁,纵是天子的女儿,今日她也要杀杀她的气焰。

    也如子龙所说,干脆把她打哭一顿算了。哭一哭,让脑子清醒些,别再执迷不悟了。

    “你不顾自家颜面,非要下嫁给子龙,你这不是霸道自私吗?你说是来找我谈谈,可你的语气蛮横,自以为高人一等,现在还要和我动手,你这不才是张狂无礼吗?你所辱骂之言,句句如是你自身,却非要说成是我。”向夏天也变得不客气起。

    “当真以为所有人都会惯着你吗?”说着,向夏天也从袖中亮出了捆仙索。

    马云禄眼中闪过光,早听闻他的这位夫人有些本事,她也早想会会她。既然对面的人也拿出了武器,那么她也不必有所顾忌了。

    便来一场堂堂正正的决斗。

    “我还不需要你惯着。”话音还未完全落下,马云禄一个轻快步伐,闪冲向她。

    冲到一半,再迅速挥出劲鞭。一阵猛烈的沙尘扑向向夏天,向夏天睁大瞳孔,脚下生风往后大步退却。再一个侧身,躲到了大树后面,避过沙尘的袭击。

    “哼。”向夏天也准备拿出她的真功夫来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