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九十章 欢迎回家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她待我很好。”崔清水缓缓道。

    曹操第一时间反驳道:“扪心自问,孤又何曾薄待于你?”

    崔清水抿抿嘴,惭愧道:“一切都是我的错,任凭您处置。”

    “哼,自然都是你的错。孤不会心慈手软。”曹操背过身去,一脸冷峻,“孤不会再留你在暗阁。”

    不仅是因为她这次犯下的大错,也是因为她的亲生弟弟还存在世上。

    这个结果对崔清水来说,还是挺残忍的。暗阁是她的第二个家,如今要将她扫地出门,她心中岂会好受。

    “你的功夫是暗阁所教,孤会命人卸去你的功夫。”一般采取的方法,是挑断人的手筋。

    前有赵氏被挑断手筋,现又轮到崔清水。赵氏是曹操的夫人,他都舍得下此重手。

    何况崔清水只是一个下人,一枚被培养的棋子罢了。

    不够,这些还远远不够。

    “还有,孤要你永远不能再行动。”曹操字句顿道。

    她的双腿也不能放过。

    密室本就安静,这会更是静得出奇。静到仿佛能听见地下流经的水声。

    “谢过”崔清水正要谢恩。

    曹操却突然打断道:“她甚至都没为你做过些什么,只是告诉你,你弟弟的安身之所。她对你的那一点点恩惠,便那么打动你吗。”

    崔清水思索了番:“也许,她本身便能打动人吧。”

    和她相处的日子,崔清水不再感到孤独与寂寞。她也常能带来温暖与安慰。

    所以说,人心都是温柔的。

    曹操怔了怔,在心里回味着这句话:“是吗。”

    过了好一会儿,曹操转过身来,望着崔清水道:“孤要你,再为孤办最后一件事。”

    崔清水抬头望他,只见他的眼神似也变得温柔。

    温柔之中,还有碎裂。

    向夏天迷糊地睁开了眼,望见的是天花板。紧接着她又发觉身上盖着一床被褥,额上还枕着一块布巾。

    这是哪里?!她该不会又被抓了回去?她下意识地惊坐起。

    撑在桌上小憩的男人察觉到动静声,倏地睁眼来到她身旁:“娘子,你感觉好些了吗。”

    赵云扶着她,为她量了量额头的温度。高热已经退下,他安心地舒口气。

    向夏天望着面前的男人,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与激动兴奋,“我是在做梦吗?”

    赵云蹙蹙眉头,握住她的手:“娘子,你不是在做梦。是我,真的是我。”

    “子龙,子龙”向夏天咬着嘴唇颤抖道。然后掐起他的手背,真实又熟悉的触感,不像是在做梦。

    赵云感受到她的小动作,失笑道:“不是在做梦,对不对?”

    “可是你怎么不会痛呢。”向夏天痴痴问道。

    “好吧。”赵云无奈道,装出龇牙咧嘴的模样,“痛,好痛。娘子掐痛我了。”

    向夏天被他逗笑,“噗嗤——”

    赵云陪着她一块笑,下一秒她突然抱上来,“子龙,是你。是我的子龙。”

    这一时间,她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索性边哭边笑。

    “娘子。”赵云抱着她,轻拍她的背,“怎么还哭了呢。”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向夏天抽噎断续道。

    “怎么会。即便是上天入地,我也一定会找到娘子。”赵云哄道,“娘子,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

    “再也不会!”赵云坚定道。

    之后,向夏天得知了,他们现在所处之地还在偏北方,她因受了寒风,高热昏迷一天一夜。赵云寻了座客栈,将她安顿下,并且也照顾了她一天一夜。

    隔日,二人便再次动身启程。路上,向夏天好奇地询问赵云,那夜他怎么会出现在邺城。

    赵云说,多亏了军师。

    原来邺城之内安插了诸葛亮的眼线,并且和诸葛亮有书信联系。诸葛亮一直掌握着城内的动向和各种大事。

    他知道,曹操新纳的夏夫人是向夏天。也从徐庶那里听到关于她的消息,她一切稳定,并已取得曹操信任,还参与了世子之争。

    据诸葛亮后来回忆所述,曹操疑心病那么重的一个人,又狡诈机敏,向夏天若要使他放下戒备,要度过一段漫长的蛰伏期。待他预测时机差不多成熟时,恰好是世子之争进行得最激烈时。他相信,向夏天不会是坐以待毙之人,她定会拼尽全力寻得逃生之路。

    如此,她需找人联手合作。徐庶透露给诸葛亮,向夏天意欲扶植曹丕登大位。

    诸葛亮便将注意力放在曹丕和曹丕身边人的身上,他发现有一段时日内曹丕的侧夫人郭照,进出曹操正府频繁。

    向夏天既成为曹操的夫人,自然和曹家女眷联系方便。诸葛亮确定,郭照会是与向夏天联手之人。

    自此以后,诸葛亮对郭照的行动关注密切。终于,让他等到一次机会。他派眼线去与郭照交涉了番,郭照也是个极其有戒备心的女子。她不敢完全透露,对她们出逃的计划只模棱两可说了个大概。

    饶是这样,诸葛亮还是推断出了她们出逃的时间以及地点。被猜中计划后的郭照显得格外惊讶,并也对诸葛亮布下的眼线信任起。

    因为那眼线若是曹操的人,她早已经被找上了麻烦。

    郭照与眼线最后一次会面时,二人商定了一个接应地点。那也是为赵云所准备的。

    郭照向来藏得深,这些她也从没告诉过向夏天。只是在她逃出的最后一刻,为她指了个方向。

    有些事,越少人知道才越好。

    虽说此次诸葛亮也没有把握,但到底还是因为他的暗中协助,云天二人又攻克一劫。

    荆州城内。

    赵云将向夏天从马背上抱下,向夏天向前走几步,望着头顶上的牌匾。

    是赵府,是他们的家。

    他们真的回来了。

    向夏天欢喜地环顾着四周,仿佛这是她第一次到这儿。却见一匹红鬃赤兔马系在石像旁,赤兔马旁还有一匹威武雄壮的黑乌雅马。

    向夏天识得这两匹马,是二哥和三哥的坐骑。

    “这不是二哥和三哥的马吗,怎么会在这儿。”向夏天回过头疑惑地问道。

    赵云笑而不答,牵过她的手:“我们先进去。”

    二人推府门,进到里边。奇怪的是,都没有看见一个下人,正堂的门也紧闭着。

    府里何时变得这般凄凉了,一点生气都感觉不到。

    果真是世事变幻,沧海桑田。

    来到正堂门口,二人皆停顿下,“娘子,你来开门。”

    向夏天点头应声:“好。”却没发现男子嘴角的笑容。

    当她推开门的一刹那,许多张面孔出现在她面前。

    “欢迎回家!”一声雷霆之吼。

    每个人都倾尽全力,送给她一个最大的惊喜。

    向夏天的耳膜似都要被震破,她的小脸狰狞着。喊叫过后,向夏天终于看清了堂上的景象,“你,你们”

    刘备和诸葛亮正分坐于主位上,望着她和蔼欣慰地笑。关羽和张飞一手叉腰,一手捋髯,时不时发出笑呵呵的声响。关平和赵落,还有星彩并肩而立,两个小姑娘不禁红了眼眶。各位嫂夫人们也都在偷偷抹着星泪。还有黄月英怀抱着个奶娃娃,她在轻声对奶娃娃道:“统儿的娘亲回来啦。”

    除了他们,还有卫义。卫义一个大憨爷们,也忍不住抽泣着。卫义的身边站着一个面孔清秀的小将。

    “怎么不说话呀,高兴傻了不是?”黄月英靠近凑趣着。

    “月月。”是月月,是她一如既往的语调与打趣。

    向夏天激动地欲要扑上去抱住她,可是还要顾及着怀中的小娃娃。

    “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让大家伙儿都担心着急坏了。”黄月英嘟囔着嘴抱怨道。

    看似是抱怨,实则是煽情。

    “抱歉,让你们都为我担心。”向夏天的鼻子早有酸意,再一开口嗓音都变得颤抖。

    “你能平安回来就好。”刘备与诸葛亮双双站起身,向她走来。

    “大哥,军师。”向夏天实在难抑欢悦与兴奋之情,既扑不得月月,便扑向他们。

    “哎哟哟。”刘备笑得眯起眼睛。

    “你是打算将我勒死呢。”诸葛亮开玩笑道。

    向夏天吐吐舌,不好意思地将他们松开。接着,再去与关张二人拥抱。瞧她这架势,是打算将每人都抱一个遍。

    “二哥,三哥。”

    “夏天妹妹。”

    “大妹子,可让俺想死你喽。”张飞这粗老爷们竟也喜极而泣,情不自禁地拍着她的背。

    被他这手劲一拍,向夏天只觉骨头要散架,赶快抽身而出。

    “平儿,落落,星彩。”向夏天看着这些小辈们个子长高不少,面容也愈发成熟。心下不禁又一难过,她真的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呢。这些孩子们都变了模样。

    “婶娘,母亲。”关平和赵落朝她行一大礼。

    “快起来。”与他们小两口寒暄了几句,再看向星彩。

    “姑姑。”星彩还是习惯喊她姑姑,这样好像关系更亲密些。星彩扑在她怀中,埋首啜泣来,“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姑姑。”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