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八十九章 是子龙?手给我!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她不是江东大小乔,不愿被铜雀与春深锁住。

    她是向夏天,向阳的夏天。

    她一定要逃回荆州。

    即便跑断双腿,也绝不回头。

    信念总是坚定又美好,可现实总逼迫人低头。

    她觉得自己的体力已经不济,可是她还没跑出多少距离。

    她还得继续跑。

    向夏天再度动身,跑了一会儿后,她感觉自己竟发起高热。

    莫不是在这时着了风寒?

    向夏天的心瞬时跌入冰窖,为何明日的太阳那么久等,为何自由的空气那么难拥。

    她心想着,若在此时能有好心人来拉她一把,该多好。

    那人最好还是驾马而来。

    想着想着,她停下脚步,咧着嘴笑起来。

    若是有过路人经过,定要以为向夏天是个痴傻姑娘。

    她要跑,她不能再停留了。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提醒着她。

    可是她却一动不动。不知为何,她直觉情况不会有那么糟糕。

    “哒哒——”前路有声音。

    是人的脚步声?谁会大半夜的在路上行走呢。

    不是脚步声。

    好像是马蹄声。

    有马匹要行过。难道她的愿望要成真了,真的会有好心人驾马来搭救她吗。

    还是说,追兵已经抄到了她前面?

    向夏天大脑一片空白,她不再去猜,也不再去想。

    只静静地等待答案的揭晓。浓雾还不曾散去,她看不清。

    是谁。

    到底是什么人。

    声音越来越清晰,马儿也越来越靠近。

    马儿的脑袋已穿过浓雾,显露在向夏天的视线之中。

    是匹白马。

    是和夜照长得极为相像的白马。

    有那么一瞬间,她险些以为它就是夜照。

    可,子龙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呢。

    向夏天痴笑着摇摇头,她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

    马儿一步步穿梭而过,向夏天的双眼不由自主睁大。透过浓雾,她依稀见得马儿上坐着的人。

    那人的身影和轮廓皆让她感到熟悉。

    这一刻,对她而言是漫长又煎熬的。直到马儿与人都显现出真面目。

    那人身穿白衣,掌中一柄银枪,枪头似有刺穿万物之势。再近些,看清那人的面目。

    五官俊逸又硬朗,只是身板似削瘦了些。

    她识得他,她怎能不识得他。

    是和她约定过白头,为她许下过只取一瓢饮情话的子龙呀。

    “怎么可能,我定是在做梦。”向夏天呢喃道。

    这一定是幻想,一定是她太过思念子龙的缘故。

    对面的人显然也震惊住,不过很快便恢复镇静。他驾着马,朝她缓缓而去。

    相望的二人,似都不忍打破这短暂的美好与宁静。

    突地,自向夏天身后又响起一阵驾马声。马鸣声如雷滚滚卷来,后面有人在狂奔追击来!

    二人对视一眼,皆蹙了蹙眉,神态也几乎保持同步。

    不行,得尽快逃离这儿!

    说时迟那时快,赵云胯下的白马也疾奔起,“驾——”

    浓雾渐散,朦胧间有月光投射下。月光恰好停落在他身上,将他的脸庞也照得格外柔和。他如翩翩少年郎,和夜照一同向着她而来。

    他们与这月夜化为一体。

    温柔,仙谧。

    这副画面落在向夏天的眼里,她觉得这大概是在梦里罢。

    他离她越来越近,“手给我!”

    向夏天大脑一片空白,怔在原地。当他喊出那一声后,只下意识地将手递给他。

    白马驰过,向夏天的人飞在半空中。下一秒,落入了那个久违的怀抱之中。

    把手给他,这句话为何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记起来了,是他们第一次相遇时,他将她从张燕的手中救下,当时他也是这么说得。

    那时候她只知他是真定乡的将军,却不知他便是历史上威名远震的赵云赵子龙。

    “你就是将军。”

    “是。吾乃常山赵子龙,真定乡的将军。”

    这是二人后来的对话。

    “吾乃常山赵子龙”向夏天随着回忆,轻喃出声。

    “嗯?”赵云怀疑自己是否听错,“娘子。”

    他轻轻唤道,却见怀中的人已经疲惫得沉沉睡去。

    赵云满足一笑,握紧着手中的银枪向南归去。

    南方,有山有水的地方。

    那才是我们的家。

    我带娘子你回家。

    一路上,赵云随时保持警惕。那帮疑似‘追兵’赶超过了赵云,原来他们只是一帮山贼,并非曹操的人。

    其中有一个人,是他们的‘老朋友’——张鲁。

    张鲁见白马坐骑上的人气质非凡,多留意了几眼。从张鲁的角度望去,正好也看见了向夏天。

    “呵。”张鲁勾了勾笑,越过二人自顾离去。

    闻讯郭照受伤后,曹操带着卞氏去探望了番。所幸无生命危险,只是要卧床休养好几个月。

    郭照也是个苦命人儿,命途多舛,灾难缠身。

    曹操本也想怀疑曹丕郭照,是否也与她有过勾结。毕竟在世子争夺中,她是倒向曹丕一派的。

    可,当见到郭照身负剑伤,衣裳上被鲜血染红一大片,那凄惨怖状打消了曹操心头的疑虑。

    他不能去怀疑郭照,郭照素来躯弱,这次受伤又可谓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郭照若真与她有什么,她必不能对郭照下如此重手。

    她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他知道。

    所以郭照应该是清白的。既不能怀疑郭照,那也不能再去怀疑曹丕。

    曹丕与她不过几面之缘,且几乎都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能有机会与她联系。

    看来,是他多心了。

    能助她者,只有环氏与崔清水。

    此二人,实令他大感失望与痛心。才刚落到环氏手中的大权还没被捂热,便又被曹操收回,交还给了卞氏。

    环氏没有过抱怨,她的性子向来淡如水,从来不争也不抢。她不用打理琐事,这也正合了她的意。她也懒得去向曹操解释,反正她的心早已死了。在仓舒惨死的那一日,她的心便死了。

    自此以后,环氏也真正沦为后院妇人中的一员。到底曹操念在仓舒的情面上,未曾对她严厉责骂或是处罚。

    崔清水便没有那么好过了。

    她已被关押在曹操的密室中三天三夜,三日来她经受了无尽的折磨。她的手脚皆被拷起,身子悬吊在半空中,无数鞭子落在她身上,她的衣裳伴随着血痕碎裂开来。她的头发脏乱地披散着,面上也挂着彩,隐藏在衣物下的不仅仅有鞭痕,还有烙烤的痕迹。她的肌肤也被严重摧残,不再似少女般光滑白丽,而是像中年妇女粗糙褶皱。

    密室门被打开,有人走进。

    “她招供了没有。”

    “她什么都不肯说。”看管拷问崔清水的下人禀复道。

    问不出什么是意料之中的事,好歹是他训练出来的手下,没点骨气可怎么行。

    “你先下去吧。”曹操对着下人吩咐道。

    随后,他朝里走去,来到崔清水跟前。崔清水听闻脚步声,艰难地眯着眼。

    “你还不肯承认吗。”曹操冷声问道。

    崔清水垂下眼,没有回复之意。接着曹操从袖里掏出个东西,“这是暗阁才有的秘器,是在南门发现得。”

    曹操将秘器扔到崔清水脚下,崔清水瞥一眼,嘴唇微动。

    是暗阁秘器不错,那夜她不放心向夏天,去了南门躲在暗中观察。在关键时候,她使用秘器助了向夏天一把。

    证据确凿,无从抵赖。其实她也从没想过抵赖。

    “属下对不住您。”崔清水虚弱道,“是我放走得她。”

    曹操面上并无恚色,只平静问道:“为什么?她给了你什么好处?她又能给你什么好处。还是说你被她灌了**药,那么经历了这三日的严刑拷打,孤想你也该清醒了。”

    曹操不明白,为何就连崔清水也会背叛他。环氏一介妇流,难免有感性时。

    可崔清水她的身份不一样。

    他企图从崔清水的嘴里知晓些什么,那是他所不知道的秘密。

    等了好一会儿,都未曾等到。

    曹操沉沉道:“是孤看错了你,孤当年便不该救下你。人常言‘养虎为患’,孤不信。因为孤对自己看中的人和用人从来都有信心,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没想到你会打孤的脸,还是狠狠地打。你若还有点良知,便一解孤心中的疑惑。”

    虽说这已经不重要,但还是忍不住想知道,有关于她的事。

    崔清水的眸中似有微光,因为曹操搬出来了当年的救命恩情,搬出来了良知一说。

    蜡烛即将被燃烧殆尽,密室越显黑幽。里面有女人微弱的说话声,男人一言不发静静聆听,时而眉头蹙起,时而拳头握紧。

    “你竟隐瞒了孤如此之多,孤当真是养了条白眼狼在身边。”黑暗之中瞧不清曹操的神情,但光听他的语气,也知他又悔又怒,其中还夹杂着无奈。

    “她只是帮助你找到了你弟弟,再不济也只是救过你弟弟一命。难道你的命不是孤救下的吗?还有你家族的冤案,不也是孤为你平反的吗?孤对你的恩情岂会比不上她?”曹操兀自摇摇头,“你该知道,背叛孤的后果。你才认识伺候她多久,你便甘愿为她舍身卖命。”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