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八十五章 出逃途中遇许褚,不妙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南门。

    曹丕将守城的将士召集起来,分给他们酒肉。再命下人找了块干地,点上一堆柴火。

    众人皆簇拥在干地四周,抱着火取暖。时而咬上一块鲜美肥肉,再大口饮下烫过的酒。

    “呼”将士们不禁发出享受之声。

    这简直比神仙还快活上几分。

    “你们慢些吃,别噎着了。”曹丕热情地招呼着,“还有谁酒不够,要加酒的?”

    “我我我!”

    “我也要加。”

    他们只会嫌酒少,哪会嫌多呢。团圆佳节就该与酒肉相伴,身边再坐着一帮手足情深的好兄弟,这才过瘾。

    “好好好,加!都满上!”曹丕一双手已经忙不过来,家仆下人也纷纷上去帮忙。

    雪有愈下愈重的趋势,大雾也缓缓弥漫起。现在城门也没有人看守,正是逃跑的绝佳时机。

    “夫、夫人奴婢想去方便。”向夏天捏着鼻子捂嘴道。

    “嗯,你去吧。”郭照一心只盯着曹丕那边的情况,哪还有闲心再去理会身后的丫鬟。

    向夏天得了准许后,提起步子向后退去。她沿路埋首,快步行走,没人注意到她已经去到了城沿边。

    她将身子贴在冰冷的墙面上,观察了下干地那边的状况。守城将士们已被酒肉吸引迷醉得神魂颠倒,这一时半会应该是不会看向她这边。只要她动作够迅速,是绝不容易被发现的。正逢雾气浓密,对视线也有碍。

    真是天助她也。

    向夏天的内心‘砰砰’打着鼓,也不知道是否天气缘故,她只觉呼吸都困难。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向夏天倚着墙,一个利落地翻身,向城郭外奔去。

    她要出来了,她能自由了!

    向夏天兴奋地想叫喊出声,她要痛快地发泄一番。被关在魏城中那么久,她终于要脱离它了。

    实在是情不自禁,她竟真的发出了声响。可是,这声响怎么越来越大呢。

    她这才意识到,响声根本不是她所发出的!

    是谁?!

    这附近有人?!好像还有马。

    恰逢这一方的雾散开来,一个魁梧的人影出现在向夏天的视野之中。此人胯下还驾着一匹威风凛凛的黑鬃马。

    不好!

    她识得此人!

    此人曾和她交过手,还是她的手下败将——许褚!

    许褚人高马大,向夏天的身板又娇小,一时竟没发觉到她的存在。

    向夏天赶快低下头去,愤慨地闭了闭眼,拳头也不自主地握紧。

    该死,许褚怎会在这时候出现呢?!

    都说为将者有识人不忘的本领,他一定记得自己。

    完了,完了。

    向夏天的心恍若从天堂猛然跌入地狱,她以为自己要‘越狱’成功,没想到还有个**oss在最后关卡等着她。

    一定是她高兴得太早,老天爷都看不下去,非要给她整出个幺蛾子。

    可是整谁不好呢?偏偏整来个虎将军许褚。若是换了旁人,她兴许能直接将人撂倒,再夺马狂奔而走。

    但对手是许褚,她没有把握。

    上次能够战胜他,是因为手拥神器。没有神器的她,根本不会是许褚的敌手。何况许褚身后也跟着不少将士,她逃不过他们的手掌心,定是三两下被擒。

    这人生,真是大起大落。不到最后一刻,谁人能料到呢。

    谁都晓得这南门平日出入的人最少,巡防也最薄弱。结果今夜,却迎来了许褚这个不速之客。

    是天意吗。

    向夏天的大脑一片空白,这种境况下她没办法思考应策。倏然她在袖中摸到了个东西,像是一盒胭脂。

    就在这须臾间,向夏天用手指挑开胭脂,再在脂盒里蘸了蘸。

    同时,许褚瞥见了她。他不善地凶问道:“喂!你是什么人?!”

    向夏天尽力将胭脂在脸上涂抹匀,她咽咽口水,回答道:“回、回将军的话,奴婢是郭夫人的丫鬟。”

    “郭夫人?丕公子的夫人?”

    “是。”

    “哦”许褚拖长了声调。

    向夏天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许褚忽然将大刀指向她:“深更半夜的,你为什么要向城外走去?!快说,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打得什么目的?!”

    “将军冤枉!”向夏天压着嗓子,哭喊道。

    “将军,奴婢不知这是向城外走得方向。奴婢只是一时尿、尿急,想寻个地方方便”

    许褚身后的那帮将士听闻向夏天已经吓得语无伦次,口上都没个把门儿,皆捧腹大笑起。

    哪有姑娘家会把尿急和方便挂在嘴上说呢?

    “都给老子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许褚瞪了眼身后的人,将士们立时收起笑意,转而严肃。

    “旁人都笑我许褚言语粗鄙,没想到你一个姑娘说话竟比我许褚还要粗俗。”许褚扯动着马缰,来到她的正面,也挡住了她的去路。

    “说!”许褚手中的大刀又靠近了她几分,“你是不是想装傻蒙混我?!”

    “将军将军!”向夏天装出一副怯弱样,连忙跪下,“奴、奴婢的错,奴婢是从乡下来得,不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能说。奴婢嘴贱,污了众位将军的耳,奴婢有罪,奴婢有罪”

    说着,她开始扇起自己的耳光。她跪下也是不想让许褚看到自己的面容,一定不能让他识出发现。

    扇耳光时,她也故意将发丝扯下,以发掩面。

    许褚也不出声阻拦,只紧盯着她,不晓得她想耍什么花样。他在曹操身边待久了,心眼变得不小,还有疑心病也学了去。

    他不大相信眼前此‘丫鬟’说得话。

    向夏天手上掌握好力道的,毕竟是打在自己身上,哪敢真用力。可是这大寒天的,冷风似冰刀子刮过脸庞,向夏天只觉脸颊生疼得紧。

    她的容貌才恢复,难不成又要损毁。

    这时,有人出声拦下:“哎哟,这是怎么了?”

    听声是郭照。

    郭照上前,同许褚打着招呼:“许将军,您怎么也在这儿呢。”

    “夫人,末将参见夫人。”许褚下马朝郭照抱拳道。

    “许将军不必多礼。”郭照热情道,“这么冷的天,您还在巡逻呢。”

    “不错。这不,还让我抓到了个可疑的丫鬟。”许褚故意加重声调,指了指跪在一边的向夏天。

    此人自称是郭夫人的丫鬟,他倒要看看郭夫人是否真的识得她。

    郭照凑近瞄了眼,惊叫道:“这不是我那丫鬟吗?她怎么跑这里来了,她还惹着了许将军您呀?”

    “那倒没有。”许褚尴尬地摆摆手,“末将瞧她独自向城外走去,觉得她行径古怪,便拦下她盘问了番。”

    “许将军,您可误会了。”郭照淡定地解释着,“她不是什么可疑的人,她是服侍我的丫鬟。刚刚还和我说想寻个地儿方便呢。对了,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呢?”

    后面这一句,是在问向夏天。

    向夏天口齿不清道:“回夫人的话,奴婢没看清路。不知道这是向城外去的方向。”

    许褚嗤之以鼻,一脸不相信:“切!这么大个城郭,你会不知道吗?”

    “回将军的话,天有大雾,奴婢一时真的没瞧出这是城楼。”向夏天冻得浑身哆嗦,咬着牙回复道。

    “哦,是吗?”

    郭照站出来帮忙说着话:“许将军,我这丫鬟粗笨得很,从乡下进到城里的,时常弄不清楚方向呢。不瞒你说,这丫鬟在我府中,还常会迷路。她也不是故意的,许将军您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她吧。我向你保证,她绝无问题。”

    “夫人,为何要带这种粗笨的人在身边呢。”许褚又将矛头指向郭照。

    “唉。”郭照无奈叹声气,“若不是今日过节,我府上好些下人都请假回乡,实在是没有人手可用了。不然我也不愿带这笨丫头在身边,尽给我找事丢人。”

    “这样,夫人以后还是别再带这种人在身边了。伺候不好不说,还惹得自己一身晦臊。”

    “许将军说得是,我记下了。”郭照赔着笑,又对着一旁的向夏天道,“还不快谢过许将军。你可知他是魏王身边的大红人,是咱大魏国的头号功臣猛将,素有‘虎威将军’之称。笨丫头,惹上谁不好,偏偏惹上许将军。若不是念在你身世可怜,家境贫寒,把你打死去算了。不,打死也不行,连累许将军的名誉。罢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奴婢谢过许将军。”向夏天叩首道。

    郭照转过脑袋,对许褚笑道:“许将军,您放心。回去我一定替你收拾了这笨丫头。”

    “夫人你自己看着办吧。”许褚朝她施一礼,“既然她是夫人的丫鬟,想必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夫人,可将你的丫鬟看好了。若下次再让我遇见,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许将军,您放千百个心。绝不会有下次了,活该他们憋死,也不能再让他们惹到许将军您。”郭照信誓旦旦道。

    虽说人有三急是常态,可是对他们这些军令如山、恪尽职守、说一不二的将士而言,往往是规矩大过人情。

    不能说他们没有人情味。有,但是不会轻易发作,更是难得流露。

    郭照的保证维护了许褚的威严,连将来的世子夫人都要对他礼让三分,许褚心中不免自得起。他若是再追究下去,岂不有些僭越的意味。

    “有夫人这句话,许褚放一百个心便是。”

    言罢,许褚折回。利落地骑上了马,再朝着身后的人摆摆手:“走吧。”

    许褚一脸冷峻,挥打起马鞭。后面的人随行不落。

    “呼。”向夏天舒一口气,在半空中形成雾气。

    在许褚动身之后,郭照也不禁蹙蹙眉,神态忡忡。她心中自然也想向夏天尽早逃离,那样她也不必再为此事提心吊胆。

    许褚眼尖,这二人轻微的神色变化,竟都被他瞧了去。

    “慢!”许褚的巡逻军队突然又停下。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