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八十四章 魏王已经派人来请过了!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你!”环氏气急,望向曹操,“妾身冤枉,妾身根本没有此种想法。”

    “好了,都别吵了。”曹操沉闷开口。

    这时,底下的人也都观察到了这边有情况。纷纷住上嘴,默不作声。

    “来人,按孤刚刚所传命令行事。”

    “诺。”

    “环儿,孤知道你是为她好。但你也体谅孤想见她的心情,可以吗。”曹操走到环氏身边,拉起她轻声道。

    环氏终不敢悖逆曹操之意,“夫君,妾身会体谅您。但是妾身还有一不情之请。”

    “你说。”

    “派妾身的贴身丫鬟去请妹妹吧。”

    “也好,便依你。”曹操拍了拍她的肩,“还是你体贴。”

    他二人现在处于冷战别扭的状态,如果是他派人去将她请来,能不能请来这个还真不好说。但若是环氏身边的人去请,总归是要好一些的。

    得到曹操的准许之后,环氏对着身后的丫鬟吩咐道:“你去吧。”

    “诺。”丫鬟得了命令后,带着曹操的人下去准备出发。

    这时,酒肉也已准备得齐全。四个儿子皆要动身。

    郭照又出来恳求道:“父亲,孩儿想请命与子桓一同前去。”

    “你也想去?”曹操挑挑眉,“可是你身子向来弱,这些体力活让他们男子汉去干就好。你还是待在这儿陪你母亲说说话吧。”

    “是啊,照儿。你身子不大好,外面风又大,你还是别去了。母亲也担心你会受不住严寒。”卞氏也出声劝道。

    “不,父亲母亲。孩儿同子桓是夫妻,夫妻本该同甘共苦。孩儿不怕风吹严寒,只想陪伴在子桓身边,也想为父亲敬上一份心意。”郭照说着,还跪了下来。

    “夫妻同甘共苦是不错,可是子桓他也会舍不得你受苦呀。嘿嘿。”曹操打趣起自己的儿子儿媳。

    曹丕愣了下,尴尬地笑道:“阿照,父亲他说得没错。你还是别去了,在这陪着父亲和母亲。等我回来就好。”

    “子桓,难道你忘了你近日来也受了些风寒。我如不跟在你身边,我怎么放心得下呢。”郭照提醒道。

    “是吗?你也受了风寒。”曹操询问道。

    “回父亲的话,是。子桓他近来也身子虚弱,时不时咳上几声,严重时也会发起高热。孩儿不放心他,所以还请父亲母亲应准。让孩儿陪在他身边,照看着他。”郭照叩首再度请求道。

    “既如此,那你便跟去吧。只是你也得当心着点你自己的身体。”曹操关切一句。

    “最近风寒盛行,你们这些年轻人可别一个个倒下。都要注意些才是。”卞氏也嘱咐道。怎么说,那也都是她的儿子儿媳,她还是关心他们的。

    “是,孩儿谢过父亲母亲。”郭照激动道。

    “都快去快回吧。”

    “是。”其他儿子也应声道。

    待他们退下后,大堂空出了一片。堂上也不乏有人在私语着,说是长公子不仅孝心赤诚,和夫人也是琴瑟和鸣,果真没辜负众臣之望。

    曹操也沐浴在幸福时光中。儿子体贴孝顺,儿媳乖巧懂事,夫人们又都和睦共处,亲将老臣忠心效命于自己,这些都是他所拥有的。

    他又还奢求些什么呢。

    曹操盯着向夏天的座位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他举起酒杯,小酌一口,再勾了勾唇角。

    他不求其他,只求身边常夏。

    曹操的大志在这一刻有过动摇,他突然觉得带着亲眷解甲归田,居隐山林,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何必要舞刀弄枪,血溅沙场呢。

    天下太平,万家安乐,不也正是他一生所求吗。

    堂外小雪漫飞,曹丕正替郭照系着披风。

    “大哥,我们先行一步啦。”曹彰、曹玹已经上马与他作别。

    “好,你们小心些。雪地路滑,骑慢点。”

    紧接着,曹植也驾马悠悠经过:“大哥,你和大嫂也多加小心。”

    曹植到底心不坏,虽同曹丕竞争世子大位,但不论胜败在哪一方,曹丕始终都是他的亲大哥。

    曹植总不忘提醒自己这一点。

    “好。子建,你也是。”曹丕也朝曹植微微颔首。

    待他们陆续走后,曹丕也正要携郭照动身。

    “子桓,你等一等。”郭照拉住他。

    “怎么了。”曹丕回头望她。

    只见郭照从下人的手中拿过一盏灯笼,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递给了环氏的贴身丫鬟。

    “夫人。”丫鬟有些受宠若惊。

    “你拿着,夜里路黑。”郭照笑了笑,“你也当心着点。雪天地滑,走慢些无妨,魏王不会怪罪的。”

    丫鬟怔了下,接过灯笼道:“奴婢明白。”

    “好。”

    嘱咐完丫鬟后,郭照也与曹丕向着南门赶去。行到半途中,郭照的小腹突然疼痛起。

    “停!”曹丕挥掌,使得队伍停下。

    “阿照,你怎么样。”曹丕连忙下马,去到郭照的身旁。

    “公子,夫人她方才就喊着肚子疼,不让奴婢和您说。”一旁的丫鬟禀报道。

    “妾身,不打紧的。”郭照面色煞白,嘴角强扯出一丝笑容。

    “什么不打紧,你都这样了。”曹丕将郭照从马上抱下,环顾了下四周,对着身后的下人道,“我带夫人去这附近借下热水,你们也找个地方避避雪吧。”

    “诺。”

    “你,跟来伺候夫人。”曹丕又对着那丫鬟道。

    “奴婢遵命。”

    曹丕抱着郭照行出一段距离后,许是曹丕的怀抱温暖,郭照的小脸恢复了些血色。

    “子桓,我感觉好了些。我应该是来了葵水。”郭照埋头羞赧道。

    “嗯,我知道。”

    “你知道?”郭照抬头,懵懂地眨了眨眼。

    “我记着你的葵水日。”曹丕也有些难为情。

    “这样。”郭照莞尔轻声道,“子桓,你放我下来吧。我去那边的西阁处理下就好。”

    原来这前边不远处便有座西阁。

    “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我让丫鬟陪你去。”曹丕吩咐道。

    “公子放心,奴婢会伺候好夫人。”丫鬟上前一步领命。

    “好。”曹丕点点头,将郭照放下。

    “阿照,我就在这外边等你。”曹丕两边叮嘱着,“切莫让夫人受了凉。”

    “是。”

    “子桓,我会快去快回。”郭照朝曹丕使了个眼色,随后带着丫鬟进了西阁。

    阁内。

    此时的邺城堪比皇城,里面衣物俱全。丫鬟替郭照宽衣解带后,郭照去到了屏风后边。

    “你说,这葵水怎地今日来呢。天气又严寒,实在太折磨人了。”郭照拉着丫鬟闲话起。

    “夫人,您忍忍吧。待晚些回了府就好,府里烤着火温暖。”

    “也辛苦你了,大冷夜地让你和我一块奔波。”

    “夫人说得是哪里话,这是奴婢的本职。”丫鬟嘴甜,讨好着郭照。

    可下一秒,丫鬟的颈脖上突然落下一掌。还没来得及叫出声,丫鬟便昏倒了过去。

    崔清水及时将她接住,开始扒起丫鬟的衣裳。藏身柱子后的向夏天见已经得手,也赶快跑上前来,边跑边脱下自己的大衣。

    “念在你一片忠心,又随我吃苦的份上,回去我赏你些小物件吧。”

    过了会儿,都未曾听见丫鬟的答复。郭照也差不多都收拾完了。

    “走吧,别让子桓等急了。”郭照从屏风后走出,径直向外赶去。瞥都没瞥丫鬟一眼。

    丫鬟也不作声,默默低着头,急忙追上去。

    紧贴在柱子后的崔清水,望见二人渐渐远去,才敢探出身子。之后再瞧了眼脚下昏迷的女人。

    夏青阁外。

    “什么?魏王不是已经派人来请过了夫人吗?夫人她已经去赴宴了。”护卫诧异道。

    “放肆!”丫鬟喝道,“刚才我一直在宴上,魏王何时派人来请过夏夫人。”

    “属下不敢胡言。”护卫跪地道,“可是方才真的有人来传过魏王的口谕,也是说邀夫人前去团聚。”

    “是什么人?”

    护卫如实答道,“环夫人的贴身丫鬟。”

    “你们在胡说些什么?我就是环夫人的贴身丫鬟呀!”

    什么?!怎么会这样。

    两个护卫抬头望了下丫鬟,又相视一眼。暗道糟糕,莫非是中计了?!

    三人面面相看,正当他们要反应过来之际。

    崔清水出现了。

    “不好,主子她晕倒在半路上。你们两个快去将主子扶回来。”

    “姑娘你来得正好,这是怎么回事。这人也自称是环夫人的贴身丫鬟,来传魏王口谕,口谕传得也一模一样。”护卫不解问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定是魏王久没等到主子,心里着急再派了个丫鬟来请。”崔清水冷冷道,“你们快别愣在这里了,快去西阁将主子扶回来。”

    “西阁?”

    “主子方才倒在雪地里了,我暂且先将主子安置在了西阁。我先赶回来和你们支会一声。”崔清水解释道,“我若带着主子负重而归,再派你们去请太医,时间定要拖上许久。你们以为我独自回来是为了什么?待会我便去请太医,等到你们将主子带回,太医应该也差不多赶到。”

    原来是这样。

    “好,好。”护卫听闻,赶忙依照崔清水的吩咐行动起。

    “可、可是”丫鬟正想询问崔清水一番。护卫的疑惑是解开了,可是她的还没有。

    崔清水二话不说,三两下轻功的功夫,又消失在了暗夜之中。

    “这下我们该怎么办。”丫鬟身后的下人也没搞清楚状况。

    “算了,我们先回去禀报魏王吧。”丫鬟带着其他下人折身而回。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