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八十二章 卞氏大权旁落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这日入夜也很早,街道上也很难再见到人影。大伙儿都各自藏回家中,烤火取暖,吃肉言欢,把酒尽兴。

    各人心怀期盼,告别旧的一年,迎来新的一年。

    曹家自然也没落下。

    大小厨房从早间便再没停歇过,奴仆也忙着摆桌运酒,打扫大堂,迎接宾客,忙得不亦乐乎。

    晚间,大堂酒宴上。

    “孤敬在座的各位一杯。”曹操坐于高位举杯,“昨日不可追,来日犹可为。愿将来你们都还能尽心辅佐孤、陪伴孤,孤必不负你们。”

    “臣等必也不负魏王。”众人也随之举杯。

    “愁烦尽去烟云散,喜乐齐来眉眼间。来,让我们共饮一杯。”曹操豪气一声,“干!”

    “干杯!”

    曹操放下酒杯,砸吧几口。似尽兴,又似不尽兴。他瞥见在卞氏和环氏中间空出来一个座位,那是谁的座位,不用想也知。

    “她,怎么样了。”曹操指了指那空座。

    卞氏与环氏相视眼,自然由环氏站出来回道:“妾身去看过妹妹几次,伤口在慢慢痊愈,精神也恢复得尚可。”

    “好,有劳环儿了。闲暇时,你代孤常去探望她。”曹操吩咐着。现下也只有环氏能代他如此了。

    “诺。”

    “环儿,这一年你受了不少苦,孤都瞧在眼里。最近孤见你也能打起些精神,孤决定此后由你来打理后院。”曹操将衣袖一挥,威严仪仪。

    他这是在公然处置卞氏,没收卞氏的大权,交由环氏。他最终不是不无作为,他不想在她心中成为食言的人。

    卞氏显然没料到此,她失魂似的下意识看向环氏。同时,环氏也不由自主望着她。

    环氏本不想受命,但无奈曹操的决定她改变不了。而且她方才从卞氏的眼中看出不甘,卞氏还是死心不改吗。

    “妾身遵命。”

    曹操满意点点头,再顺带瞧了眼卞氏。

    “父亲,你不能这样做呀。你这样做对母亲不公平。”是曹彰在反驳。

    老二曹彰性子直爽,为人憨厚,心中有什么想法便直说出来。也只有曹彰敢站出替卞氏说着话。

    曹丕与曹植两兄弟现在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上次祠堂发生的那一出闹剧,卞氏本就理亏。而且在世子之争中,曹丕与卞氏这对母子已渐渐离心。卞氏未在关键时候站在曹丕一边,曹丕又怎可能去为卞氏说情呢。

    这种场合之下,其他小儿子更是不敢有言。父亲说什么,便是什么。

    “孤这样做是为你母亲好,是考虑到大局。”曹操黑着脸训道,“你母亲她素来身子不好,不宜操劳过度。何况你母亲也已经上了年纪,难免会犯糊涂事。环夫人她盛年有余,品性端正淳朴,在后院中甚得人望,又不乏资历。孤也早有让她协理后院之意,正好趁着此次机会,让你母亲歇息会,也冷静下。”

    “可、可是,这”曹彰还想再辩解下。

    “孤是体恤你母亲,也是为后院着想。愚子,还不给孤退下。”曹操不耐烦地喝道。

    三两句曹操便冒了火气,看来他是铁了心要没收卞氏手中的大权转交给环氏。这样一来,还有谁敢再去劝曹操呢。

    “谁还有异议。”曹操沉沉问道。

    大臣亲眷们皆悄无声息地摇摇头,这毕竟是曹操的家事,外人也不好干预。谁都不愿蹚这浑水。

    即便是卞家人也不好公然与曹操顶对,在座之人也都深知曹操的秉性。他横下心决定的事,无人可改。

    曹操非是想让卞氏当众难堪,而是想借着今日人多的缘故,使卞家人不敢轻易发难。

    过了好一会儿,曹操又问道卞氏:“那你呢,你是否能体谅孤的用心。”

    卞氏强颜欢笑,起身行礼道:“妾身自能体谅。刚刚彰儿莽撞,还请夫君切莫怪他。”

    “这也是他孝顺,孤不会怪他。”

    夏青阁内。

    向夏天身披貂裘,头戴绒毛帽,脸系掩面纱,从头到脚都包裹得严严实实。她已经能行动自如,面上也瞧不见任何伤疤。

    今夜,便是她出逃的时机。她和崔清水在屋内静候,主仆二人皆紧张得呼吸不顺。

    不晓得等了多久,外面似有说话声。

    “奉魏王口谕,请夏夫人前去大堂一聚。”是一名丫鬟,前来通报。

    “容属下进去通报一声。”一名护卫正要动身,另一名护卫不放心地询问道,“果真是魏王口谕?可是夏夫人她还有伤在身。而且,我看你不像是魏王身边的人,你是谁。”

    丫鬟强作镇定,语气强硬回道:“魏王口谕,岂能有假。今天是个大日子,魏王因思念夏夫人,想邀夏夫人团聚。夏夫人是有伤在身不错,可近来太医回禀魏王,说夏夫人已经能下地行走。你们这些做下属的,都不知道关心主子的情况吗。”

    所幸是在夜色之下,护卫们瞧不清丫鬟的脸色。

    “姑娘失礼。”两名护卫被说得惭愧,“可是说了这么多,姑娘您还没报您的身份。”

    丫鬟迟疑了会儿,正想着该如何回复。突然听闻,阁内屋门被打开。

    崔清水从里边走出,“这不是环夫人的贴身丫鬟吗?你怎么来了,可是找我家主子有要事。”

    “原来您是环夫人身边的丫鬟。”护卫们恍然大悟。

    “是,奴婢是伺候环夫人的。”丫鬟慌张低下头。

    “有什么事。”崔清水问道护卫。

    “魏王有口谕,要邀主子去一聚。”护卫们都晓得崔清水是曹操的人,平时也都听命于她。

    崔清水点点头,“正好,主子她最近也闷坏了。待会我带她去赴宴。”

    “你还有什么事吗?若没有,便退下罢。”崔清水对着丫鬟道。

    “奴婢没有事了,奴婢告退。”

    丫鬟退下后,崔清水也正要回屋,这时护卫发出疑惑:“为何不是魏王身边的人来请?”

    崔清水蹙蹙眉,同他们解释道:“你们也不是不知道。自从出了上次那样的事以后,魏王便极少再来夏青阁。魏王他放不下脸面,不好意思再来看望主子,主子又一直对魏王有气。主子她与环夫人交好,魏王自然派了环夫人身边的丫鬟来请。”

    “姑娘说得有理。”

    “好了,待会儿也没你们的事了。你们也偷个闲去私下过个年吧。”崔清水想将这二人打发走了。

    “那不行。姑娘你都没闲着,我们怎敢闲下呢。姑娘,主子伤还未愈,是否要多派几个人随从。”护卫提议道。

    “不必了。”崔清水挑挑眉问着,“你们是不放心我?”

    “哪敢。姑娘你是魏王的人,怎能不放心你呀。”

    崔清水冷笑了声:“话不能这么说,你们也是魏王的人。只管当好你们的差吧。”

    “是。”

    随后,向夏天也收拾好了。在崔清水的陪伴与护送下,她迈出了夏青阁。

    天空渐渐飘起了小雪,一粒粒小雪籽洒落在向夏天的披风上。将向夏天包裹成银白色,逐渐与这银月夜融成一体,消失在夜色下。而雪籽发出的“沙沙——”响声,也让向夏天的内心雀跃起。

    这细微又欢快的雪籽声,怎能如此悦耳呢。

    原来,这是自由之声呀。

    另一边大堂之上,丕照二人对了个眼色再点点头。

    曹丕站出列提议道:“父亲,孩儿有一想法。”

    “什么想法呀。”曹操语气中似有不悦。

    “今日是团圆佳节,孩儿寻思着还有许多守城的将士要班列值岗,外边又天寒地冻的,他们还要遭受雪打风吹。孩儿感念他们的尽职尽责,忠心耿耿,却也怜惜他们要在此喜庆节日里受苦受难。所以孩儿想代父亲去犒劳他们,给他们送些好酒好肉,以表慰问。酒肉可暖身,这样也能使他们打起精神来。”

    此话一出,便有亲臣附和道:“长公子此议甚好。酒肉暖身不错,最主要的是魏王的情谊能暖将士们的心。”

    “是呀,长公子也真乃仁孝。”

    曹操闻听此话,面上也露出微笑。起初他只以为曹丕要变着法儿替卞氏说话,毕竟他是众多儿子中最有孝心的一位。没想到曹丕是想出了这么个主意,曹丕的孝心没有用错地方,曹操深感欣慰。

    此议上佳,也正契合了曹操的心意。曹操之所以能笼络许多奇人异士,也是因为他自己会做人。

    如今年纪大了,在做人方面反而手脚被束缚着。不敢再大胆地去招揽人心,怕旁人会非议他,甚至是讥讽他一把老骨头还油滑作戏。

    他怎么忘了,他不敢做的事,可以让底下这些儿子们去做呀。正好锻炼下他们,也能趁此为他曹家拉拢巩固下人心。

    两全其美的事,曹操哪有不答应的理儿。

    “好。丕儿果真大了,懂事了。”曹操满意表扬道。接着,他站起身自顾言说起,“虽说守城将士不起眼,但是孤要告诉你们,尤其是孤的儿子们。那些守城将领中不乏有你们叔叔伯伯辈的,还有爷爷辈,或者还要再大些辈的。而且他们之中甚至还有祖孙几代,都在兢兢业业为孤守城的。老当益壮,穷且益坚。”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