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八十一章 他爱美人,更爱江山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曹操本想再留着他,可是也寻不到什么借口了,只好放人,“你去吧。”

    太医退下后,曹操咳了几声,坐到她身旁:“夏夏,方才太医说得话,你可都记着了。你身体若有不适,千万马虎不得”

    向夏天不留情面地出声打断他:“曹阿瞒,我不是聋子,不需要你再给我复述一遍。我也不想听你说这些有的没的,你不是说要给我一个交代的吗?交代呢?你还让她跪在这里干什么?!你不是要着人一并废了她的主位吗,你怎么不继续说了?!”

    “孤既答应了你会给你一个交代,就绝不食言。你放心,孤不是不分善恶、处事有私之人。相信孤,好吗。”曹操又紧了紧她的手。

    “除非你现在就给我罚她,废去她的夫人之位,剥去她的职权,也将她的手筋、脚筋统统挑断。否则,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拿不出一点点表示,要我如何相信你!”向夏天甩开他的手,将脸转向一边。

    可将曹操愁得。他答应了她的事,他也不想反悔。可是卞氏不是说罚,就能罚的。这里面牵连着的人太多,太多。

    “魏王,魏王,不好了!”下人慌张地进来通报,“曹熊小公子,曹熊小公子他跪晕倒了!”

    “什么?!孤的熊儿!来人,快传太医!”曹操站起身立刻向外冲去。

    曹熊的身子一向孱弱,再在寒月冷风中这样跪着,不跪出个事来才怪了。

    曹操疼惜病儿,火急火燎地便赶了出去。留下这满屋子跪地的女人与侍仆。

    卞氏听闻情况何尝不着急,她也顾不了那么多,正要追随出去。突然想起些什么,回过头对向夏天道:“夏氏,这一次事真的和我无关。不管你相信与否。”

    向夏天冰冷地瞥她一眼,“我不会放过你的。”

    卞氏无奈摇摇头,向外走去。夏氏她一向精明聪慧,怎地这次却糊涂起呢。执意以为她是凶手,若她是凶手,她又是为了什么呀。难道为的是让曹操废去她的夫人主位,她也是个悲剧者。如不是有几个儿子,还有郭照为自己求情,也不晓得现在会闹到什么地步。

    夏氏她怎么看不清呢。除非,始作俑者就是夏氏本人。

    可是夏氏会甘愿以损坏自己的容貌为代价,去陷害她吗。容貌对一个女人而言多么重要,是吸引男人的本钱,也是荣华富贵的保证。

    夏氏她真的舍得吗。卞氏觉得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不但有,而且极大。否则卞氏她想不通,为何今日在祠堂夏氏一再对她咄咄逼人。而且凭夏氏的身手,不会躲不开她那一推。

    如此一想,真是夏氏自己所为。卞氏心底又泛起一阵凉意,不仅是为今日自己所遭受的屈辱感到悲哀,更为夏氏是个如此心狠城府的女人感到可畏。

    卞氏也突然觉得无力。她这才发现,夏氏是个多么厉害的狠角色。自己根本动不了她,反而险些被她扳倒。之前的种种陷害她所为,其实也都早已被她看穿。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

    卞氏感觉心累,她像是低头认输了。既然没办法对她下手,而如郭照所说,自己也一把年纪,再经不起任何折腾,不如就此作罢吧。她现在心中只有一愿,只要自己的儿子能够安稳坐上世子大位。

    其他的,也再无奢求。

    “魏王有传话,夫人您好好治病养伤,魏王得了空便会来看你。”魏王的近侍来禀报。

    “不必了,让他以后都别再踏入我这儿。”

    向夏天也不晓得这句话是否出自真心。也许是逢场作戏,要做足。也许是她真的有些寒心失望。

    曹阿瞒不会拿卞氏开罪,是向夏天预料之中的事。

    牵一发而动全身,卞氏关乎到家族利益。说深入一些,更联系到曹家根基。

    曹操绝不容许有人影响到他辛苦打拼下的基业,更不会因为某个人如此。

    他固然喜爱她。可即便是她,也不行。

    她不会是那个特例。

    曹操爱美人,可更爱江山。

    其实这样也好。也让曹操自己清楚意识到这一点,她于他而言,不是那么重要,远没有江山社稷重要。

    这也正是向夏天所想看到的结果,也是眼下情势所需。既然很快要面临分开,那便让我离去的心更坚定一些,也让你能稍感些安慰。

    没有我,你的曹家大业才会更加稳固。你不必再考虑我的感受,也不必再因我而卞氏反目。

    在那之后,隔了好几日都不曾见到曹操的身影。据说曹熊的高烧一直退不下,曹操急忧得整日守在病儿身旁。若不是向夏天受了重伤,行动不便,不然该请向夏天去为病儿医治的。

    可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

    向夏天让近侍带了那么句话给他,他心中怎能不有气呢。

    他不是气向夏天,他是气自己。气自己没能保护好向夏天,仓舒已是前车之鉴,没想到意外又会发生在向夏天身上。

    他愧疚,又心疼。他答应了要替她做主,可是却没能惩治凶手。条条证据都指向卞氏,就连卞氏都自己亲口承认,他却拿他的这位夫人没有办法。

    也是此缘故,曹操许久都不曾踏进夏青阁了。如一日无法为她主持公道,他便一日不敢去面对她。

    思念太甚时,也是趁着她睡着时,偷偷溜进去瞧她一会儿。私下再召来崔清水询问她的病况。

    何时这么偷摸过呢,君王的无奈呀。

    夏青阁。

    “今日他又来了?”向夏天刚午睡起。

    崔清水点点头,拿过纱布药罐娴熟地替她换药包扎起,“魏王对您有心。”

    向夏天顿了顿,沉吟道:“我知道,但是都不重要了。我将是远去之人,与他大概老死不相往来了罢。”

    不重要,也没意义了。

    崔清水也不言语了。私心里她自然也想向夏天能够逃出,这样清河便能无忧。

    清河无忧,清水便无牵挂。

    “您这又是何必,把自己搞得如此伤重。诚如太医所说,幸得是在寒月,否则这伤口一定很难愈合。”崔清水蹙眉关切道。

    向夏天却满不在乎地轻笑道:“我如不将自己搞得惨烈些,便达不到我们的目的。我要让他看到我的这些伤口,是多么严重又可怕。而这一切都是拜他的夫人所赐。而那位夫人恰是他所不能撼动的。如此,他才会更加愧对于我。他那么骄傲自尊的一个人,一定会觉得无颜见我。这样,我才有机会出逃。而且身负重伤的我,也一定能让他放松警惕。”

    “嗯。”崔清水微点下颚,“这些属下都明白。只是脸上的伤倒也罢了,腿上的伤还是要尽快恢复,否则会耽误您的行动。”

    “你放心吧。昨日我们不是改换了新药吗,那药是我和华佗徒弟共同研制,对于愈合伤口极具效用。我会把握好时机和分寸,要不了多久我便能下地。只是他那边,你将话都带到了没有。”向夏天问道。

    “都带到了。他让您安心,魏王问起您的伤势时,他知道该如何回禀。”

    他,是指太医。也是华佗的徒弟。

    “那便好。也不用说得太夸张,只要说我的伤势恢复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他也是此意。”

    “嗯。”

    “只是我这脸”向夏天黯然地摸摸自己受伤的脸颊。她倒不是对自己医术没有自信,只是这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去医治它。如果哪日她的脸伤突然好了,与华佗徒弟回复曹操时所述不一致,岂不惹得曹操生疑。

    这样拖下去,只盼着日后不要留疤才好。

    崔清水知她所忧,开口提议道:“其实我会易容术,您大可将脸伤治好。魏王来见您时,我再替您将伤口画上去。”

    “果真?”向夏天大喜。

    “是。”

    “清水,我怎么觉得你什么都懂,也什么都会呢。你怎么这么厉害,而且最重要的是你也很贴心。”向夏天笑呵呵着。

    崔清水羞赧低头,紧张地转移话题道:“卞夫人最近也安分了许多,魏王也再没去看过她。”

    “哼,她能安分些最好。这也算是我临别前送给她的一个‘惊喜’,报答她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向夏天咬咬牙加重语调。

    “其实,您是担心环夫人罢。”

    向夏天叹声气,突然蔫下来:“还是你懂我。我怕日后我若不在了,她会拿环儿开刀。环儿待我不薄,那日我未能从阎王手上抢回冲儿,冲儿也是我心头上的憾。我不想环儿再有什么事。”

    “您走之后,我会在暗中保护环夫人。”崔清水沉沉道。

    “清水,多谢你。”向夏天昂头朝她微微一笑。

    祭祖节过后,不久便是冬节。这又是一传统大节,是民间各家百姓团聚之日。

    这一日,邺城上下欢闹无比。各家各户都将大红灯笼挂起,喜庆对联贴墙,歌舞声乐不断,处处张灯结彩,喜庆极了。大街小巷上也飘出鸡鸭鱼肉的鲜香味,还有大米酿造的甜酒味,闻一闻都不禁让人沉醉其中。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