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八十章 一定给你个交代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魏王冤枉!郭照何时说过这些话,赵夫人休要嫁祸于他人。”郭照哭着喊冤。

    “我说得都是实话!”赵氏也丝毫不示弱。

    “那敢问,赵夫人您口中所说的那日究竟是哪一日。”

    “这个我自然清楚记得。”赵氏一脸傲慢,将日期说出来与郭照对质。

    郭照笑着出声道:“赵夫人,真是不巧。那日郭照并未入府,郭照深知祭祀这几日府中上下会忙个不停,郭照自觉惭愧帮不上什么忙,也只求不帮倒忙。那日我只安心在家带着叡儿,环夫人那日去到过我府上,可替我作证。”

    “环氏,你说。”曹操看向环氏。

    环氏站出回复道:“不错,那日我是去到了子桓府上。冲儿生前,和叡儿的关系极好,二人又常玩在一块。那几日我太过思念冲儿,便挑了个日子去看望叡儿。妾身可向您保证,那一整个白天郭照都待在府中招呼妾身,和妾身一起照顾叡儿。”

    曹操点点头,另一边的崔清水也没有干闲着。去将府中出入登记事薄拿来浏览了番,也并未在那日发现郭照的名字。这说明了郭照那日的确不曾入过府。

    崔清水向曹操投递了个眼神,曹操心领顿悟:“郭照,环氏,你们二人都先起来。”

    郭照与环氏起身后,站到一侧去。

    “你这个满口胡言的女人!你若再不从实招来,孤现在就要你的命!”曹操威胁道。

    赵氏这才发现,该死,她被郭照和卞氏两婆媳给阴了!她明明亲耳听见郭照说得那些话,郭照却合计着环氏,现在不认账了。

    她该如何?郭照肯定是不会承认了,她赖不到郭照头上。

    这下可怎么办。

    “不,不,我没有撒谎”赵氏也瘫软在地。突然,她转念一想,指向卞氏,“是卞夫人!是卞夫人命令我这样做得!”

    眼下保身最为要紧,她既不能拖郭照下水,那也不能放过了卞氏!

    “你放肆!我何时命令你这么做了?!”卞氏方才还在为郭照担心,没想到现在便轮到她自己了。

    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清楚。她像是个傻子被蒙在鼓里,而且处处替别人背黑锅。

    她究竟是得罪谁了?到底是谁要害她?

    会是夏氏吗。也不大可能呀,她也是个受害者。

    除了夏氏,还会是谁?!还有谁能下这么大一盘棋!竟将她,夏氏,赵氏,郭照接连拉下马。

    是环氏一定是环氏,现在安然无恙地只有她环氏。

    环氏是最大的受益者。

    卞氏想到此,向环氏杀去一个凶狠的目光:“环氏,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捣的鬼?!是不是?!”

    “夫人,你!”环氏气得浑身直打颤,“你毒害夏妹妹还不够,现在竟还要诬蔑我吗?”

    “你”卞氏还要还击。

    曹操率先开了口:“你才放肆!”

    这时,有人幽幽道:“你们都吵够了没有?”

    “夏夏。”曹操惊喜地看向床榻上的人,“夏夏,你感觉如何?”

    向夏天正要起身,倏然发觉自己的腿似麻痹了,动弹不得,“嘶”

    “你别动,你小心点。”曹操将她小心扶起,“你好些没有。”

    “没被你的女人整死,算我福大命大。”向夏天没有好语气。

    “你放心,孤一定会给你个交代。”曹操握住她的手。

    “夏氏,你和夫君说,我根本没有要加害于你!祠堂那一切根本不是我设计的,想害你的另有其人!根本不是我!”卞氏着急道。

    向夏天冷笑道:“卞氏,这些话你竟也有脸说出口。你敢说,你没想过要害我?”

    “我、我”卞氏语无伦次,“祭祀重地,那么多神灵瞧着。我怎么可能想着去害你,我只是失手推了你一把”

    说完这句话,卞氏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言。

    “推一把?”曹操黑沉着脸反问道。

    “是啊,你只是推了我一把。让我撞翻了香炉,之后又将我往碎玻璃上踢。你现在还要我替你说话,说你没有害我。哈哈,真是笑话。你当我脑子摔傻了,是吗。还是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没皮没脸,假话都硬要说成是真的。”

    “夏夏,你先别激动。一切有孤在。”曹操心疼她,不忍再看她动气。

    向夏天小脸紧皱,面色颇为不悦,眼底伤神又委屈,“哼”

    她赌气似的将手抽回,曹操没有放过她任何一个小情绪。

    “来人,听令。”曹操将袖一挥,“赵氏嫉妒心甚重,有违妇德。且包藏祸心,其行径令人痛恶。着,废去侧夫人之位,终身禁足于内院。没有孤的命令,不得踏出一步。”

    “不,不要啊夫君,夫君看在妾身伺候您这么多年的份上”赵氏不甘心地嚎啕着。

    她本想借此打动曹操,哪晓得却让曹操心头上的火气又加重几分:“亏你也说得出口!你伺候孤多年,孤何时教过你妒人害人!还耍这么卑鄙下作的手段,顺带将她的手筋挑了。孤不想再听她废话了,快点拖下去。”

    没有温度的话语,将赵氏推入无尽绝望的深渊,也让这堂上的众人不禁打个寒颤。

    解决完赵氏,接下来便轮到卞氏。

    “卞氏。”

    卞氏眉头一锁,拳头攥紧。她不想辛苦奋斗半生,结果落个和赵氏一样的下场。

    她正要为自己争取一下,郭照已抢先挡在她身前,“父亲,还请您手下留情。母亲年纪大了,经不住折腾呀。她这么多年如何服侍您,如何打理后院,如何操持家业,父亲您应该都看在眼里的啊。”

    “照儿”卞氏突然鼻头一酸。郭照不愧为她看中的人,她心中感到些许欣慰。

    “非是孤要做个冷漠无情之人,你也听到了。赵氏亲口说,是受了你母亲的指使!你母亲她自己也承认了,是她推了夏氏一把!总不是孤冤枉她的,你要孤如何手下留情?!”曹操气煞冲天。

    “父亲,郭照愿意相信母亲她是无心之失。”郭照张开手臂,一副要保护卞氏的架势。

    “郭照,孤后院的事用不着你来插手。”

    “郭照,你可知你母亲所谓的‘无心之失’给我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向夏天这一下推波助澜,更加坚定了曹操要治罪卞氏之心,“夫人卞氏,不识大体,心肠歹毒,联手赵氏陷害夏氏,有失主母风范。着,革去夫人之位,收回打理后院之权,并且”

    还未来得及说完,有下人来报:“禀魏王,四位公子皆跪在外面为卞夫人求情。魏王,您要不要传见四位公子。”

    “这关他们几个什么事?他们是怎么知道的?!”曹操的气焰似被压下一截。

    四位公子,想都不必想。曹丕、曹彰、曹植和曹熊,都乃卞氏所出。

    “这小的也不知。”

    也不是谁传出去的,本来今天是祭祀大日,但在祠堂都没见着曹操和卞氏的身影。何况祠堂方才又发生了血灾,着人一问便知道了。他们几个听说母亲出了事,自然忙赶着过来。

    “把他们打发走,孤不见他们。”

    他的那几个儿子也老大不小了,还要让儿子看老子的笑话。曹操哪能乐意呀。

    下人按照曹操的吩咐去办。只是过了会儿,下人又回来禀报道:“禀魏王,四位公子说若魏王不肯饶过卞夫人,便长跪不起。”

    曹操负气道:“好啊!他们几个都长本事了啊,那就让他们给孤跪着!孤看他们能坚持到几时!”

    曹操一时间是没办法动卞氏了,几个儿子都在外面代母受罪。他若还执意要罚卞氏,几个儿子那关首先便过不去。而且他们几个这一跪,将曹操的意气给打断了。曹操开始思考起,不仅过不了儿子那关,卞家那关也不好过呀。虽说卞家势力也没有多庞大,但是这数十年下来,卞家人是尽心辅佐帮衬着曹家,这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而且卞家人早已是曹家稳扎不动的一根旁支,曹家内里联系着多少世家大族,那些人多少也和卞家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到时,一定也会有亲近大臣站出替卞氏求情说话。

    卞氏不好动,曹操这才想到。

    “你再来看看,她的伤势如何。”曹操唤来太医。

    “所幸现在天气寒凉,伤口不易感染。只是夫人的腿伤还是要多加注意,能不动就尽量别动。每日定时换药敷药,问题应该不大。下官回去,也会为夫人寻找愈合伤口的上好药方,尽量使夫人的容貌恢复,不留疤痕。至于这额头上的伤,下官目前还瞧不出些什么。夫人若感到不适,一定要及时传唤下官。”太医边禀告着曹操,边叮嘱着向夏天。

    “行。这段时间太医院你也不用去当值了,只全心全力为夏夫人一人医治即可。”

    “诺,下官遵命。”太医行礼,“魏王,若没有别的事,下官先行告退。”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