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七十九章 孤要所有人为她陪葬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夏夫人的腿被严重烫伤,没有一两个月恐怕是不能下地。还有夏夫人的额头和脑勺都有磕碰过的痕迹。除此之外,更紧要的是,夫人的面颊被玻璃划伤,下官方才还从伤口之中取出好几块玻璃渣。这会不会对夫人的容貌造成永久损失,下官不好说。”太医添油加醋地禀述了番。

    “什么?!胡言!孤的夏夏有一身功夫,岂会受如此重的伤!给孤滚开!”曹操怒不可遏,一把推开太医。

    他坐到床沿边,细细察看了番。只见向夏天的半个脸庞都被白纱巾包扎严实,还有腿上那一块暴露在外、撒了药粉的伤口。可透过药粉,依旧能清晰看见坑洼翻红的血肉。

    曹操这才接受了太医所述的事实,他简直不敢相信床上躺着的人竟会是向夏天,真的是他的夏夏。

    “该死!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究竟发生了什么?!”曹操暴跳如雷,腾地站起身,将一旁的水盆都给踢翻。

    “夫君息怒。”霎时间,所有人都下跪。

    “今个儿不是要去祭祀的吗?!她不是和你们一块去的吗?!怎么就只有她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们都给孤好好的?!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啊?!”曹操发泄了一通。

    祭祀活动本来女眷先到,他们这些办大事成大业的男人要晚一步才去。这样老祖宗非但不会怪罪,还会以引他们为傲。可是还没待他们动身,便有下人来报向夏天受伤的消息。

    无人敢说话。

    曹操大喘着气,极力克制内心的愤怒。他指了指跪地的环氏,“你和孤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环氏早就想站出来说了,她神态激动,嗓音也颤抖着:“回夫君的话,是卞夫人,是卞夫人害得妹妹如此!”

    “环氏你含血喷人!”卞氏急忙跳出来欲反驳道。

    曹操大吼一声:“你给孤跪好来!孤问你了吗?!”

    卞氏吃了瘪,只得悻悻跪回去。曹操又命令着环氏,“你一五一十地同孤说来。”

    “是。”环氏颔首,“妹妹她近日因操办祭祀之事,体弱不适。今日等待祭祖时辰时,有寒风吹过,妹妹她坚持不住。商议之下便让卞夫人先行带妹妹她去祭拜,可是过了一阵后妾身和其他姐妹们听见里面传出尖叫声。之后妾身和其他姐妹们担心里面出了什么状况,斗胆进到里边。当时妾身见到夏妹妹躺倒在地,双手紧抓着卞夫人,似想向她求救。可是卞夫人非但不拉夏妹妹一把,还将她无情踢开。不知道夏妹妹的脸是否就是在那时被玻璃所划伤。夫君,请您一定要为夏妹妹做主。夏妹妹她实在是太惨了,妾身亲眼见着夏妹妹倒地的四周尽是洒落的香灰,香炉也被撞倒,还有藏在供桌下的碎玻璃片!夫君,卞夫人布置下如此阴谋手段,简直令人发指!更令我们这些姐妹心寒!夫君,请您务必要还夏妹妹一个公道。”

    “不,我没有!环氏你欺人太甚,凭什么将脏水都往我身上泼!”卞氏再不出来为自己说句公道话,到时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你给孤住嘴!”曹操忿忿地瞪着她,“环氏会是说假话的人吗?你看不惯夏夏,针对夏夏已久,当孤真的是傻子,真的都不知道吗?!念在你伺候孤这么多年的份上,也念在夫妻情分上,孤懒得拆穿,也不予你计较。可是你却变本加厉,死性不改。你太令孤失望了,孤又岂不心寒。”

    曹操走到环氏身旁,递出手将她扶起。

    卞氏跪坐在地,抓紧辩解着:“妾身真的没有想要害夏氏,夫君求求您相信妾身。妾身也不知,那碎玻璃为何会出现在祠堂之中。妾身真的不知啊”

    “你不知道,难道孤知道?!环儿若不是亲眼所见,她能说是你害得夏夏吗?!她为什么不说是别人害得呢?!”曹操气得直拍大腿。

    “妾身冤枉啊,妾身也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成这样了呢。”卞氏伏地抽泣着。

    在一旁的崔清水也按捺不住,上前禀复道:“主子她昏迷之前,指认是卞夫人所害,说是别放过卞夫人。在场之人皆可作证。”

    “你听到没有?!你这个毒妇!”曹操快步到卞氏身边,重重地扇下一巴掌。

    “父亲还请息怒。”郭照冲进来,替卞氏说着情,“父亲,眼下也并无确凿证据证明是母亲所为。还请父亲先调查清楚,到时再发落母亲也不迟。可郭照相信,母亲她一定是清白的。”

    曹操似被郭照一语点醒,他冲崔清水招招手:“你,带人去给孤查,严查!祠堂里怎么会出现那些脏东西。”

    “诺。”崔清水领命后,疾风般地离去。

    “孤倒要看看,你究竟要让多少人对你失望。”曹操坐回床榻,“孤的夏夏若出了什么事,孤要你们所有人为她陪葬!”

    所有人皆屏息凝神,匍匐在地,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只待真相大白,水落石出。

    暗阁的人办事效率向来快速又缜密,不多时崔清水便带着嫌疑人来复命。

    小丫鬟颤颤巍巍地跪倒在地,崔清水上前一步道:“碎玻璃是由这个丫鬟偷放进去的,说是受了赵夫人的吩咐。”

    “赵氏”曹操闭了闭目,“将此毒妇也给孤带来。”

    “诺。”

    赵氏也很快被侍卫抓来,“妾、妾身参拜夫君。”

    “毒妇!你还有脸参拜孤!”曹操随手抓起个药瓶,冲赵氏砸去。

    赵氏的鬓角上立时现出红肿,“夫君恕罪,不知妾身犯了何罪。”

    “还和孤装蒜!你睁大眼瞧清楚,那个丫鬟是不是你的贴身丫鬟!是你指使她将碎玻璃放进祠堂之中的!你意欲何为啊?!”

    赵氏胆小地瞥一眼,见同样被抓来的那人果真是自己的贴身丫鬟。暗叫不好,这下子真的要完了。她明明嘱咐下去了,事情要办得利落,手脚要做得干净。可是怎么还是被发现了呢,而且这么快就查到自己的头上来。

    “妾身没有”赵氏说话都没了底气,这一下便暴露了。

    “你若肯和孤说实话,孤便饶你一条贱命。”曹操轻蔑道,“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妾、妾身真的不是妾身所为”

    曹操对她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对着崔清水吩咐道:“你,将她给拖下去剁了喂马吧。”

    “不,不要夫君,您不能如此待妾身呀”赵氏哭喊着。

    这时,杜氏在一旁说起风凉话:“好妹妹,我看你还是认了吧。”

    赵氏狠狠地朝她瞪一眼,曹操听杜氏这话,好像她知道什么内情,“你都知道些什么。”

    杜氏连忙跪下,答复道:“今日夏妹妹说她身体不适,想先行回去。然后赵妹妹便站出来替夏妹妹说着话,意思是让卞姐姐不必管我们,可先带夏妹妹进祠堂祭拜。妾身当时便觉着奇怪,赵妹妹她一向不喜夏妹妹,今日倒还关心起夏妹妹。现在想来,原来关心是假,想劝留住夏妹妹才是真。而且当夏妹妹指认卞姐姐是凶手时,咱们姐妹还不太敢相信,以为卞姐姐她不是这样的人。可是赵妹妹她的反应就不大一样了,她像是在意料之中,一点不觉意外。不仅如此,妾身还看见赵妹妹阴险地笑了下。妾身现在想起,都只觉毛骨悚然。”

    “你说得可都是真的?”

    “妾身敢以性命担保,绝无半句虚言。”杜氏叩首道。她平日里虽与赵氏走得亲近,可越是亲近的人也越容易出现嫌隙。这后院中,除了三巨头卞、夏、环氏,其他夫人中可就数她二人姿色、才艺都是一绝。二人又都善玩心眼,表面上虽和气,私底下却少不了钩心斗角、攀比争艳。

    关键时候,人心的险恶便暴露无遗了。杜氏此举是经过反复思量的,卞氏与此事是有着逃脱不了的关系,环氏也一日不如一日,夏氏如今又身负重伤,只要她再铲除赵氏,她在后院的地位瞬间能拔高不少。至少在将来一段时间内,她都是这后院的一枝独秀。这样说,丝毫不过分。

    思至此,杜氏心中那个得意的劲儿呀。

    “赵氏,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曹操面无表情道。

    “不,不那都不是真的”

    “孤不想再浪费时间了,拖下去吧。”曹操摆摆手。

    崔清水正要领命。赵氏听闻此,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只得将知道的都说了出来:“我说,我说是郭照,那日郭照私下和她的丫鬟说卞夫人要对夏氏动手,要毁她容,要在祠堂之中放入碎玻璃。被我听去了,我一时起了贪念,我嫉妒夏氏美貌,又想着以此要挟郭照和卞夫人,然后我就这么做了”

    “郭照?!”曹操大喝声。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