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七十八章 祭祀风波(4)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她之所以会知道这些,其中有郭照的告密,也有环氏的透露。郭照久伴在卞氏身边,对卞氏自是知根知底。环氏平时虽少言寡语,但不代表后院之事她都不知道,不代表她像个傻子被卞氏糊弄得团团转。后院之事她都看在眼里,还有当年卞氏想对她下毒手,她一清二楚。只是她没办法将卞氏彻底扳倒,所以她一直在隐忍。

    只待这一日,能有强过卞氏者替她出头。打压卞氏之势,为报当年之仇。这也不仅仅报她的仇,也是为这后院经过卞氏辣手摧残的苦命女人讨个公道。

    当然,除了这些。向夏天还动用天眼,观看到了卞氏的过去。正巧逢上太医来请平安脉,她便顺水推舟,让太医诊断出她身子虚弱。

    如此,卞氏不得已只有先带她进祠堂祭拜。当这里面只有她二人时,向夏天才将这些不为人知的丑事说出。

    为的难道仅是刺激羞怒卞氏?当然远不止这样。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你这个疯子!你有什么证据?!你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你就是在说谎!你诬陷冤枉人,难道不怕遭报应吗?!”卞氏几近抓狂,怒吼道。

    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还能拿出什么证据呢。向夏天刚刚故意说去请曹操,也只是威吓她。那些人都不知道还活在世否,难不成去地下将那些人找来。

    “遭报应,你也好意思说出口。”向夏天凶狠地瞪她一眼,再抓过她的手腕,朝灵牌位走去。一边指着灵牌位,一边威胁道,“你敢不敢对着曹家祖辈发誓,你从未做过害人之事。若你做过,那你的双亲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宁,你自己也难求善终,甚至你的儿子们也要为你的谎言付出沉重的代价。你敢不敢发誓?”

    卞氏扭动着身躯,欲从她手上挣脱。可她的力气哪比得过向夏天的呢。

    向夏天一把将她拉近,咬字再度问道:“敢不敢,嗯?”

    卞氏被迫与她对视,她甚至能从向夏天的眼眸之中清楚看到自己的倒影。可为何看到的自己是那样地慌张,那样地狼狈,那样地痛苦狰狞呢。

    不,不可能。她眼中的那人怎会是自己,不可能是自己。

    可不是自己,那又是谁。

    那慌张的神色恍若当年被她陷害的头牌,有苦难说出口。那狼狈的姿态像是曾经被她鞭打死的丫鬟小翠,那丫鬟到死都蜷缩着身子。还有那痛苦狰狞的表情,难道不正是昔日小桃一家人被杀害前的情状吗。

    瞬间内,无数张人脸浮现在卞氏的脑海中。刘氏难产去世时的死不瞑目,丁氏待她情如亲姐妹,但她却在暗中耍手段离间曹操与丁氏,因为只要丁氏在后院一日,她便不可能坐上正室之位。还有环氏与郭照,郭照小产后,她也深深忏悔过。她对着佛像跪拜了三日,希望夭亡的孙儿能通向安灵极乐。

    那一张张人脸随着回忆在不断扩大。不,应该是更加靠近。卞氏像是灵魂脱壳,在与那些死去的亡灵面对面。

    那些亡灵的脸都煞白凄惨,开始他们只是面无表情与她相望,之后嘴角抽动,他们慢慢地张裂开血嘴,一副要食她下腹的可怖架势。

    “不,不要啊”卞氏吓得紧闭上双眼,撒开腿想跑。奈何身子被禁锢住,她下意识地伸手大力推开向夏天。

    下一秒,向夏天被推了个趔趄。脚下再一打滑,整个人向身后的香炉倒去。

    只听闻一声巨响‘哐当——’

    香炉被撞倒,向夏天也摔伏在地。同时,香炉洒出的香灰都掩扑在向夏天的大腿上。

    顿时,一阵炽热的灼烧感袭来。向夏天痛苦地尖叫出声:“啊”

    卞氏的清明也终于回复,见着地上一片狼藉。她暗叫不妙,她竟将夏氏伤着了。

    可是更加不妙地还在后头。

    向夏天想避开火热的香灰,在地上连着翻滚了好几下。也不知怎地,她滚向了供桌旁。

    接下去,自供桌下隐约传出碎玻璃挪动的声响。卞氏以为自己是否幻听,想一探身子瞧个究竟,可供桌下被布幔遮挡住。

    卞氏还在疑惑碎玻璃响,向夏天却又发出了苦楚的呻吟声:“呃”

    “你、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卞氏咽了咽口水,一边小心询问道,一边缓缓移动步伐,想上前观察她的状况。

    突然,向夏天转了个身,死死地抓住她的裙摆。

    “啊”卞氏又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住。

    里面的人闹出这么大的声响,外面的人不可能无动于衷。开始她们还在纠结,贸然闯进会不会不太好。虽说卞氏与夏氏的关系一向不大好,可卞氏不是不识大体之人,二人总不能在里面厮打起。可是随着尖叫声不断,而且一声比一声惊怵,外面的人也终沉不住气。不晓得是谁带了个头动身向里去,紧接着众人争先迈步想要进到祠堂一观。

    “你抓着我干什么!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此时的向夏天披头散着发,手上还沾上了不少鲜血,凑巧的是向夏天今日又身着一袭鬼魅白衣。乍一眼望去,真以为是大白天撞见鬼了。

    卞氏方才就被吓得不轻,心虚不已。再见向夏天这副装扮与模样,焉能不惧。她恨不得离向夏天远远地,可是向夏天却和魔怔了似的,紧紧抓住她不撒手。

    卞氏承受不住担惊受怕的煎熬,咬咬牙心一狠,将向夏天给踢开来。

    这一踢将向夏天的真容显现出,她的头发丝都向后扬去,本来伏在地板上,现在是仰面朝天。

    “啊”

    这声尖叫不是出自向夏天,而是那些涌进来看状况的女人受到了惊悸。

    这是怎么回事,她们看到了什么。

    卞氏自己也没反应过来,待看清了向夏天的面目后,也害怕地目瞪口呆,直直愣在了原地。

    只见向夏天的半边脸颊上划开了一道血口,那血流经嘴角,淌过下颚,蔓延开来。还有额头上也被磕出淤青,如此惨状,那些胆小的女人见了自然不受控地惊叫出声。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卞氏自顾摇头呢喃着。她好像还没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

    “妹妹!”

    “主子!”

    环氏与崔清水忙奔到向夏天身旁,崔清水将她抱在怀中,环氏替她将覆盖在身上的香灰拭去,再用巾帕帮她抹着血,“天哪,这是怎么了?妹妹,你不要吓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成这样了。”

    其他女人想上前去,又不敢。只杵在原地,也不晓得该做什么。

    “卞夫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崔清水冷声不满地质问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卞氏像是遭到了屈辱,何时敢有下人这么同她说话。而且还是伺候夏氏的下人。难道平日里受夏氏的气不够,还要受她下人的指责吗。

    “是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环氏亦冷漠地瞥她一眼。

    “你、你们”

    “都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去请太医啊,快去!”环氏朝身后的女人喝道。先救人命要紧,待会再与卞氏算账。

    “是是是。”那些女人也总算缓过神来,三两个成一组拔腿向外去。

    “郭照好像已经去请了。”不晓得是谁小声说道。

    “妹妹,你还好吗?你再坚持一会儿,已经有人去请太医了。”环氏哭着为她打气。

    适时,向夏天睁开眼缝,她艰难地抬手指着一处,断续开口道:“别放过她!”

    别放过她!

    众人不约而同地朝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被指之人正是卞氏。

    “什么?是卞夫人害得夏氏这样。”底下的人嘀咕议论起。

    杜氏颇感吃惊意外,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她总觉得这里面像是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当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谈论时,杜氏瞥见赵氏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你放心!我定会为你讨个说法,不会让毒害你之人逍遥法外!”环氏愤恨道。

    “环氏!你休要血口喷人!夏氏这是在栽赃诬陷我!”卞氏颐指气使地狡辩道。

    “是非公断,自有夫君处置。”环氏不与她多做口舌之争,将曹操搬出来。

    卞氏一听这话,整个人傻了眼。她现在才发现自己闯下了弥天大祸呀。

    夏青阁内已忙作一团。

    下人们忙着打水、烧水与熬药,里外都有后院的夫人们守候着、察看情况。太医正在为床榻上昏迷着的人处理包扎伤口,此次请来的太医恰好是华佗的徒弟。

    很快,曹操便也赶到了。

    “参见夫君(魏王)。”众人皆行礼。

    曹操看也不看她们一眼,径直走向床边。神色担忧,着急问道:“夏夏她怎么样了?”

    “回魏王的话,夏夫人的情况不大乐观。”太医欲要行礼,被曹操拦下。

    “什么叫作不大乐观,你给孤据实说来。”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