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七十七章 祭祀风波(3)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才一踏进,便觉一阵暖意涌上面庞。扑鼻而来的是回魂香的气味,祠堂正中央摆放着灵牌位,灵牌位前安放着供桌,供桌上置有供品、香案。供桌前还有一个大香炉,时不时从里边飘出一缕青烟。再环顾下四周,墙面上还悬挂着家谱、祖先像。

    “进到这里边会不会暖和些。”卞氏关心问道。

    “嗯。”向夏天冷冷答应着。

    “这说明是老祖宗在庇佑妹妹你呢。”分明是火炉的作用,还有祠堂紧闭起的效果。

    接着,二人走到供桌旁。卞氏分别拿出三根烧香,将它置于蜡烛上烧燃,再递给了向夏天。

    “妹妹,你可将心中所愿告诉老祖宗。老祖宗会帮你实现,不过要心诚才灵验。”

    “哦?你好像很信奉鬼神一说。”向夏天挑挑眉,觉得有些意思。

    “妹妹,老祖宗前不得无礼。”卞氏出言教训着。

    向夏天耸耸肩,不以为意,“你说心诚则灵,那么你可知它下一句是什么。”

    “是什么。”卞氏疑惑。

    “心诚则灵,唯德感天。” 向夏天举起烧香,对着灵牌位拜了三下,再将香插入香炉之中。她又接着道,“心诚固然重要,可是一个人若品德不正,感动不了上天,那也是徒然。”

    卞氏望着她的背影,轻微地嗤之以鼻。再好听的话从夏氏的嘴中说出都会变得阴阳怪气,罢了,这又不是一次两次。她都已经习惯了,也懒得与她一般见识,让她自己唱独角戏去。

    卞氏不接话。见向夏天拜完,她也走上前去。恭敬端正举着烧香,双目紧闭嘴唇微动。

    过了好一会儿,卞氏才睁开眼。她对着灵牌位下跪叩拜三次,步履坚定一脸严肃地去到香炉旁,将烧香插在正中间。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后,卞氏露出满意一笑。

    向夏天在一旁突然拍起掌来,“老祖宗见你待他们如此厚重,他们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你呢。不像我,寥寥几下拜完,倒显得我诚意不足。”

    “妹妹,方才姐姐不是告知过你了吗。面对老祖宗,我们一定要拿出诚心。”卞氏笑了笑,“妹妹,不如你再拜一次吧。姐姐替你烧香。”

    “不必了。”向夏天闪到她身侧,将她正在烧香的手打落。同时烧香也掉在地板上,折断星灭。

    “哎呀,这”烧香断灭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卞氏赶忙蹲下身去捡。

    “我不信这些,再拜多少次都于我无意也无益。”向夏天在卞氏头顶上发出冷厉之声。

    “妹妹,怎么能在老祖宗面前,说你不信他们,不信这些呢。妹妹我知你年轻气盛,可是也不能口无遮拦呀。”卞氏将烧香捡起,对着灵牌位虔诚地喃喃了几句,好像是在求老祖宗莫要怪罪。

    “呵呵,看样子你果然很迷信、也敬畏鬼神吗。”向夏天狡黠笑道。

    “你”卞氏蹙眉侧望着她,觉得她未免也太失敬、太不懂礼数了。

    “如此,我心里倒有个问题。”向夏天背对着她,自顾踱步起。

    “什么。”

    “你既这么相信天神鬼灵,那你为何还要频频做出害人之事呢?你就不怕会遭报应吗?”向夏天故意提高声调。

    “妹妹,你、你胡说些什么呢!”卞氏急得脸色涨红,想拦住她继续胡言,可是又不敢轻举妄动。向夏天的那两手子,她也是目睹了解过的。

    “也是。你呀,手上沾的鲜血多了,自然要更加孝敬供奉老祖宗。好让他们护佑你,别让那些冤魂野鬼找到你身上,缠着你不放。这么一想,还挺有道理的,我也能理解。”向夏天点点头,煞有其事地说起。

    “你!”卞氏气愤地上前几大步,欲质问她一番,“你休要瞎编乱造!我手上何时沾过鲜血,更不曾做过什么害人之事。你再这样血口喷人,老祖宗可是会显灵”

    卞氏本想借着‘老祖宗显灵’吓唬向夏天,没想到想将自己给惊吓住。她的心脏控制不住地直打鼓。

    “会显灵,惩罚你的!”卞氏提起胆儿,把话说完。

    “哦?是吗。那你让他们显个灵给我看看先,这个祠堂里若能飘出一丝丝鬼魂,我就立马闭嘴不说了。”向夏天嬉笑着。

    “3、2、1”向夏天还故意拉长了会儿,“看吧,你所谓的老祖宗根本不会显灵。哦,不对,不是这样的。”

    她突然改口,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卞氏:“其实是老祖宗们也知道你干过得那些坏事,我既不是在血口喷人冤枉你,他们又怎会惩罚我呢。该惩罚的人,是你才对。”

    卞氏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怎么会,惩罚我什么。我又没做错事,更没干过什么坏事。”她不信,她整日里烧香拜佛,鬼神还会找上她的麻烦。

    “死到临头,还在嘴硬。本来你主动承认下自己所犯过的罪孽和大错,再对着祖宗灵牌忏悔思过番,兴许你的老祖宗们会保佑你也说不定,这样那些鬼魂们自然也不敢找上你。但我见你丝毫无改过之心,还总是装着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今日,我便当着你的这些老祖宗们,撕开你丑陋的嘴脸。”向夏天看着卞氏,手指向灵牌。

    恰逢一阵风吹过,卞氏突觉寒气入体。脑海里一直回响着她刚才说得话,撕开丑陋嘴脸。卞氏心惊地摸了下自己的脸颊,唯恐它真的会掉下。

    怎么会这样,她为什么要惧怕夏氏。夏氏难不成能呼风唤雨,兴妖作怪。她才不信,夏氏只不过是有点威慑罢了。

    像卞氏这种人,其实不是真正地信仰鬼神。若虔心信仰,是不会搞花里胡哨虚假的一套,只在心里尊敬拥崇。当然不能说搞这一套的人,都不信仰。有些人正因为崇奉,所以能够做到知行合一。不仅在心里爱戴,仪式上更是做到完美齐备。

    卞氏显然不是这一类人。不然也不会向夏天随口吓唬一句,她就吓得面无血色,体似筛糠。她这分明是做过亏心事的表现。

    此种人,嘴上打着信奉的口号。实际上不过是将信奉鬼神当作赎罪孽的一种方式罢了。

    她当然也信,但是不完全地信。当鬼神于她们有利时,她们诚信。当鬼神悖逆于她们时,她们会将其暂时抛开,事后再将其捡回,紧抱在怀。企图通过这种抱着鬼神取暖的方式,让精神上得到一些慰藉与放松。

    卞氏不再说话,也想看看她究竟能弄出些什么花样。万一她是在施诈呢。

    向夏天嘴角抿笑,开始掰起手指细数起:“我想想。当年你还只是个歌伎时,你将容貌才艺都在你之上的头牌残忍地毒害。你在她喝的水里下药,使她的嗓子毁掉,再不能唱曲。之后你顺理成章地当上了头牌,一时间财大势大,还结识了曹阿瞒,一心想攀上富贵高枝。你怕之前的头牌将你做过的丑事抖搂出,于是暗中买通杀手去了结掉她。之后你又成为了夫人,你以为此生无虞,能享清福了。不料曹阿瞒他却是个多情种,你的宠爱只持续了一时,有段时间曹阿瞒都没怎么去看过你,你一气之下又打死了个叫‘小翠’的奴婢。恰好在那时,曹阿瞒想起了要去关心下你,情急之下你让另一个叫‘小桃’的丫鬟替你顶了杀人罪,你和这丫鬟保证你会善待她的家人。可是后来这丫鬟的亲属怀疑小桃死有蹊跷,于是你又派人将她全家给杀了。这就是你所谓的善待,嗯?”

    字句落在卞氏耳里,每一个字仿佛都给她的心脏带来一次重击,而每一句话都像是在她的皮肉上割开一道血痕。

    卞氏面部扭曲,脸色从未像今日这般难堪。她嘶吼争辩道:“你在说什么鬼话?我完全听不懂!你这是从什么地方编来的故事,要强安到我头上!你好狠毒的心,你居然想污蔑我!”

    “呵呵,我编故事?有没有做过这些,你自己心里清楚得很。不然将当年你所在的青楼老鸨找来对证,还有当年那丫鬟惨死一家的邻居,也有所耳闻。怎样,需要我去请示曹操吗?凭他的人脉和势力,即便是掘地三尺,也能将他们找出来。”向夏天将手一扬,果真要转身离去。

    卞氏慌忙拦住她的去路:“你这个疯女人!你凭什么这样栽赃我!我根本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我不许你去找他!”

    “不许我去找曹操?怕了,嗯?”向夏天凑近她,笑容挑衅道。

    “还有,曹操的小妾刘氏难产而死是你干的。环氏当年险些喝下一碗导致绝育的汤药,也是你所为。正室夫人丁氏虽被曹操赶回了娘家,但中间几次差点和好,结果到最后又闹翻,也是你从中作梗。当然还有你的好儿媳郭照,她不仅流产,也不能再生育,如今这已是尽人皆知的事,你让你的好儿媳成为其他人眼中的笑柄,这自然也是拜你所赐。”向夏天一桩桩地和她道来。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