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七十四章 得你可得天下,是真的吗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崔清水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早已思虑过。甚至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只要清河能够好好的,不必管我。”崔清水别过脑袋,望向地板。

    可地板上也洒落着银月光,哪里都是光亮,是她也所向往的。她索性闭上了眼。

    向夏天若有似无地应一声,“那我,也该和他告个别了。”

    ·告别

    “好香啊,孤在外边都闻到了。”曹操才一踏进屋内,便不由自主地感叹道。

    他再向桌子前一凑,打量了圈,“哟呵,全鱼宴?”

    清蒸、红烧、炖汤、煎、炸等,什么花样的鱼都有。

    另一边,向夏天与崔清水二人搬来一坛酒。曹操见状,赶紧上去帮忙:“孤来,你去坐着。”

    “那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向夏天也没闲下,将碗筷摆好。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想着要请孤吃饭。还搞来这么大坛的酒,哎唷,可真沉。”曹操费力地把酒坛拖到桌旁。

    “怎么?我想请你吃饭,还得需要理由吗。”向夏天傲娇道。

    “孤只是觉得难得。”曹操一脸笑嘻嘻,拍拍手掌坐下。

    “不行,孤饿了。”曹操砸吧几下嘴,不顾形象地动筷,夹起一块鱼肉时,似想到了什么,“孤记得,当年在竹亭,孤好像也为你摆下了一场全鱼宴。怎么,孤的夏夏也开始怀旧起吗?”

    向夏天嫌弃地瞥他一眼,“我只是单纯地想吃鱼了。”

    “哦?”曹操声调上扬,“那么这杜康酒,也是单纯地想喝喽。”

    方才他剥开酒坛封泥闻出了是杜康酒的香味。

    “哪来这么多话。让你有吃又有喝,还堵不上你的嘴。”向夏天忿忿地替他满上一杯,再对崔清水吩咐着,“你下去罢。”

    “诺。”崔清水将地方留给他二人。

    “最近忙吗?”

    “尚可。这鱼汤不错,鲜!”曹操嗦着几大口,汤汁都洒出不少。

    向夏天摇摇头,拿出手帕替他擦拭着衣裳:“这么大的人,吃相还和小孩子一样。”

    曹操握住她的手,含情脉脉道:“夏夏,孤发现你最近变得温柔了许多。你是不是,爱上孤了。”

    向夏天怔住了会儿,反应过来后一把推开他:“曹阿瞒,给你点好脸色,你就给老娘开染坊了!你若是再说些有的没的,看我不拿扫帚将你赶出去!”

    “你怎么这么不经夸呢,孤才说你温柔。”曹操嘟嘟囔囔,心里暗道着惹不起,还是老老实实吃鱼。

    “稀罕你夸似的。”向夏天白他一眼,正要动筷。曹操先她一步,已经将一块肥美的鱼肉夹到她的碗中。

    “谢谢。”她别扭说道。

    曹操皱起眉头,不满道:“谢谢?是不是孤最近没有对着你甜言蜜语,才使得你对孤这么客气生疏。嗯?”

    “曹—阿—瞒!”

    趁着某人即将发飙,曹操连忙识相闭嘴,讨好笑道:“吃鱼,吃鱼。夏夏,你也多吃些。”

    向夏天哼哼唧唧地吃下几块鱼肉后,小声道:“你平时也别太劳累,注意身体。还有那些太医都拿你的头风没有办法,前几日我和华佗的那个徒弟给你研究出一副治疗头风的药方,虽仍不能彻底根治它,但会对你的头风病有良好的缓解减轻效果。”

    “好。”曹操心花怒放地应道。她是关心自己的,她是在乎自己的。

    “华佗的那个徒弟是个可用之才,你可千万要善待人家。别再动不动杀人了。”

    “好,孤都听你的。”曹操突然觉得听她说这些话,可比吃鱼要美得多。他放下碗筷,正预备专心致志地听她说下去,却见女人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吗,可是有人给你气受了?告诉孤,孤一定为你做主。”曹操搭上她的肩,一脸关切问道。

    “才没有,谁敢给我气受呀。除了你,还有谁敢。”向夏天打起笑容,与他嬉闹着。

    “这可冤枉了,孤也不敢惹你生气。”曹操宠溺道,“孤也舍不得,孤只愿夏夏永乐常笑。”

    今日的向夏天好像容易走神,她将话锋一转,递给他一杯酒:“来,我们喝酒。”

    “好,依你。”

    “干杯。”

    “干。”

    二人对视相饮,默契同笑。不晓得酒过多少巡,二人皆面色绯红,都熏上了醉意。

    曹操眼前已是一片花糊,他瞧不见向夏天的人影,急迫地出声唤道:“夏夏,夏夏子衿,孤的小子衿呢”

    “干什么呀?”

    低头一看,原来向夏天也醉得不轻,她正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双手紧紧环抱着酒坛。

    “孤以为你不见了。”曹操摸索着,也一屁股坐去地上。

    “唔我不是在这儿吗。”向夏天憨笑道,“曹阿瞒,我能问你一句吗。你为什么要喊我‘子衿’,还有那首诗‘青青子衿’,该不会是在说我吧?”

    她说着的同时,手指着自己。眯眼嘴带笑,模样看上去呆傻又可爱。

    曹操也不隐瞒,将藏在心底多年的想法道出:“我还记得,与你初识相逢。那日你身着一袭青衣,未施粉黛,背上还挎着个竹筐,当时我还寻思着是哪个农家小姑娘,竟生得如此清丽质朴。待我仔细看清楚,才发现是你,竟然是你。其实,我们也一直挺有缘分的,不是吗?”

    虽然我嘴上总说,我们的缘分差了些。说到底,这也只是个借口,我不愿承认自己的失败罢了。

    不愿承认是我输给了他赵云。

    “当时我便觉得‘青青子衿’与你甚为相配。自那以后,你那日的身影便烙印在我心中。我想,这辈子我大概都不会忘记。‘青青子衿’是你,你是我的子衿。”曹操深情款款地说着。

    “那我的面子还挺大。”向夏天挠挠脑袋,有些怪难为情。

    “你既问孤一句,那孤也要问你一句。”

    “你问。”

    曹操在这一刻,好似恢复了清明。他双目灼灼盯着她,缓沉问道:“你是什么人。”

    “什么什么人?我就是人呀,你这问得什么啊。我不是人,难道是猪。”向夏天不满地抱怨着。

    “好。”曹操虽利落地应声,但是却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那孤再问你,得你,可得天下。这是真的吗?”

    “你在开什么玩笑呢,我怎会有那等本事。”

    曹操见她一脸散漫笑嘻嘻,不知她是在装疯卖傻逃避,还是真的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你没有那个本事吗?”曹操一步步逼近着她,强迫她直视自己。

    “我若有,大哥他还会在你手下吃那么多败仗?我若有,大哥早统一天下了,还轮得到你曹阿瞒在这里为世子大位的事烦忧。”向夏天语气直接强硬。

    她说得虽然有理,可是好像并不能令曹操信服。曹操依旧紧盯着她不放。

    “你”曹操还想再问些什么,最终还是作罢。“算啦,你说得不错。不过孤已经不为世子之位烦恼了。”

    “嗯?你心里已有决定了。”

    “你说呢?”曹操似笑非笑道,“你不早已替孤决定好了吗。不,应该是,老天已替孤决定好。”

    “你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什么一下我,一下老天的。”

    “你明白的,孤会让你如愿。”

    “少给我脸上抹金了,你曹阿瞒是什么人,才不会让别人或旁事左右于你。你自己做得决定,明明是让你自己如愿。”向夏天推搡了他一把,反驳道。

    “是啊。天下没有能左右孤之人。”曹操轻笑道,又挪回她身旁。侧过脸望着她,眼中温柔尽似水,“除了你。”

    “肉麻。”向夏天羞赧一笑。

    不知何时,二人从桌旁移到了墙边。窗户也被打开了。

    二人倚靠着墙面坐在一块,皆望着窗外出神。一阵冷风吹过,将二人的酒意都吹醒不少。

    曹操偷偷摸摸地握住她的手,轻声问道:“那夜你说得话,是真的吗?”

    “嗯,什么?”向夏天一时没反应过来。

    过了会儿,才想起他所指是什么。她低下头,不知该如何作答。

    “孤知道那夜你没有睡着。”曹操平静温和道,“你能回答孤一句实话吗。”

    向夏天绕开不谈,“为什么现在才问。”

    “为什么吗?”曹操自嘲地笑着,“孤本打算自欺也欺人,认定那夜你是睡着的。孤不愿你是因为才说出的那句话。”

    不愿什么,二人心里都清楚。

    “嗯。”向夏天轻应着。

    “可是后来孤发现,孤欺骗不了自己。”曹操又转过头看她,“也欺骗不了你。”

    “能告诉我吗,我想知道。”曹操也不自称‘孤’了。

    今夜,注定是个吐真的夜。曹操格外珍惜这个夜晚,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他怕如若他不抓紧现在问,以后恐怕都没有机会能再问。

    向夏天抬头又望着窗外,捏握着他的手:“也许吧,是真的。”

    “什么又是也许,又是真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曹操觉得她这个回答颇有赖皮的意味,不过心中已经感到很满足。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