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七十三章 今有小子衿说服魏臣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她所说的评判不公,不就是言指他偏袒包庇。

    曹操望着她,玩味一笑:“呵。”然后他径直走向高位,撩起裙袍以帝王之姿端坐着。

    “你们都先起来吧。”曹操对着底下的众人道。

    “夏氏。”曹操威严地唤道,“你何敢言孤评判不公。你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孤也会不留情面地责罚你。”

    “该罚的不是我,而是魏王您。”毕竟在这么大的场面之下,向夏天还是给他留足面子。她难得地恭顺行礼,“天底下的父母亲难免都会更偏爱小儿子。人之常情,魏王不必感到难为情。”

    “这要从何说起呀。”

    “我既说魏王您评判不公。那么,在我心中,我以为曹丕公子的诗,不说更胜一筹,但是却也能和曹植公子的诗齐肩。”向夏天不卑不亢道。

    “妇人之见。”曹操摆出嫌弃脸,“依孤之见,老三的诗赋要远胜于老大。老三的诗赋念起来朗朗上口,各中辞藻绮丽,字里行间景情辉映。那可谓是将铜雀台的景都写活了,将孤,还有众臣的心情都倾诉出来。此等诗赋,当称完美,世间也无几人可作。”

    这番话可将卞氏、曹植、杨修等人说得飘飘然,他们都等着看向夏天出糗哩。

    向夏天不大乐意了,她撇撇嘴,心里暗暗骂道,好你个曹阿瞒。刚才都不见你这样盛赞曹植,你是有意和我作对,要和我杠上了。

    好,谁怕谁。

    “在下以为,世间若真有美得不可方物的景或物,单单言语恐是无法淋漓极致地表达出。平心而论,若在座的各位都以为铜雀台美得不可方物,那么此诗赋无论如何都不能完全展现出铜雀台的景致,这也意味着此诗赋有所欠缺。若在座的皆以为铜雀台景致平平,还不足以用不可方物去形容它,那么曹植公子的诗赋便有夸大的嫌疑。这也说明曹植公子只一味追求文辞美,而忽略本来事实。”

    众人听去了这话,都纷纷陷入了沉思。仔细一想,嘿,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当所有人都被向夏天忽悠迷惑时,只有一人保持着清醒。

    和他钻起牛角尖,他才不吃她这一套。不过也亏她想得出来,曹操捂嘴悄咪咪地笑了笑。

    “强词夺理。”笑过后,曹操又恢复威态,“你倒是说说,老大的诗胜在哪里。”

    向夏天清了清嗓子,开始正经解述道:“曹植公子的诗好比是涂抹了胭脂水粉的绝世美人,曹丕公子的诗则是不施粉黛的清丽佳人。拿美人与佳人相比较,这本身便是不合理的。谁能说,绝世美人一定会比清丽佳人更好看,更为赏心悦目。谁又能肯定,绝世美人卸了脂粉后依旧比佳人貌美,亦或是清丽佳人施上妆容后仍会不如美人。所以,在下以为两首诗根本没法相比,各有各的好处。”

    “你的意思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可是孤偏偏更钟爱子建的诗呢。”

    “那只能说魏王您——冷漠肤浅!”向夏天呛道。

    “大胆,何出此言。”

    “魏王请听在下与您分析,刚刚我已经说过,两首诗本身没有可比性。抛开诗的表面而言,单看二位公子所抒之情。刚刚您也已经为曹植公子的诗赋解读过,‘乐终古而未央’,曹植公子只愿能将今日的快乐永远留住。可是此不过一厢情愿罢了,虽是美好的愿望,但却不切实际。这也是曹植公子心智尚不够成熟的体现。再看曹丕公子的诗,‘行为臣,当尽忠’,曹丕公子观铜雀台之景,内心并未如想象地那般快乐享受。面对美景,他想到得却是做个忠良臣子。足见曹丕公子的成熟稳重,不忘时刻勉励自己,也不忘为魏王您分忧。在下以为,曹丕公子的诗更好地展现了他的风范,不论为臣为子,还是为兄。相比下来,曹植公子的诗未免显得狭隘。魏王,您为君为父,不会连曹丕公子诗中之愿都听不出来。在下方才所说您冷漠肤浅,只是一时负气话。您偏心袒护才是真。”向夏天抬头不惧地望他。

    曹操自然听得出来。只是任谁听了这两首诗,都会下意识地觉得曹植的诗赋更为优秀。

    行为臣,当尽忠曹操脑海里回念着此句,他想起了那日凉亭内,曹丕对向夏天所言,‘不论为人臣,还是为人子,都该堂堂正正、清清白白’。今日向夏天又再次提起,他心中难免有触。

    “经你这么一说,倒也有几分道理。”曹操咳了几声,“但是孤处事待人向来公正。是孤一时大意了,而绝非你所言之‘偏心袒护’。”

    “戚,信了你的鬼话。”向夏天嘀咕着。若是不偏袒,为何只解曹植的诗,却不解曹丕的诗。即便在心中解了,为何不说出来。曹操这样做,定会让人以为他更重视曹植,随之夸赞曹植的人自然会更多。

    “你说什么?嗯?”曹操挑着眉,眼中带笑盯着她瞧。

    向夏天被盯得发毛,她总觉得曹操不怀好意。她讪讪回道,“在下没说什么。魏王能认为在下说得有几分理,在下已经很满足。”

    曹操又问着底下的人,“那么,你们以为呢。”

    “臣表赞同。”你曹操都说有理了,他们还有什么好说得。

    无人敢有异议,皆躬身抱拳。当中有一个叫司马懿的,忍不住朝向夏天多看了几眼。

    他想看清她的面貌,他想将此女子记下。

    此女非常人。

    曹操走到她身旁,朝她递出手,“前有诸葛孔明舌战群儒,今有小子衿说服魏臣。曹某佩服。”

    向夏天见他咧嘴笑得灿烂,不忍拒绝他,将手伸了出去。曹操一把握住,扶起她。

    二人并肩而立,十指紧扣。

    曹操静默了会儿,他偷偷地享受着这种小时光。记不清是多少年前的心愿了,那次和她初遇于山林。他站在最高处,见她随着另一个男人离开。当时他便想着,若一日能与她共立于山巅,此生足矣。

    足矣,足矣。曹操才是感到满足的那人。

    “既如此,二人都赏。你二人想要什么,自己去孤的库房挑。”

    “诺,谢魏王。”

    曹丕可要乐坏了,其实他对向夏天一直放不下心。不是质疑她的实力,而是以为她不会真心助自己。可是今日看来,是他错了。

    向夏天不仅是真心助她,而且她的能力也着实令人刮目相看。曹操决定的心意很难有人能改变,她却是其一。

    同时,曹丕的心下也更加冰凉。和他无血缘关系的夏氏都能站在他这一边,自己的生母却不能。

    卞氏的脸色难看极了,若不是顾忌着这么多人在场,她定要狠狠地发泄一场。她已经要气疯了,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夏氏总是在和她作对?!

    世子之争明明没有她的事,她为什么要来横插一脚。夏氏是个灾难,是她的克星,这个该死的女人。若不是她现在无法分心,也不能得空,要全力助保她的植儿,否则她一定不会放过夏氏。

    ·只要她想

    曹丕内有向夏天的帮助,外有司马懿等大臣的力保,在世子之争中愈发显露锋芒与后劲。

    曹操也发现其实自己的儿子都算得上是人中龙凤,奈何前边的曹昂与曹冲太过耀眼,掩盖住了其他儿子的光亮。曹植没让他失望,曹丕更令他大感意外与惊喜。

    曹丕对于世子大位的争夺扎下了深厚的根基,郭照也前来履行她的承诺。

    在崔清水的指引下,郭照顺利进入夏青阁。并且与里面的人计划商量多时,离去时天已经变得黑暗。

    即便向夏天敞开明窗,也摸不到光。

    “您在想什么?”崔清水倚着柱子,在她身后已观望多时。

    “你说,我真的能离开这里吗。”

    她被关在笼中多久了。半年,一年,还是更久。

    她甚至已经开始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现在她期待的那一天在悄悄来临,她反而不能够确定。

    不确定什么。

    不确定能否逃出去,亦或是不确定逃出的心还如当初那般强烈。

    崔清水思量道:“只要您想。”她只装作不知。

    向夏天低喃着:“只要我想”

    曾几何时,她想做得事无人能阻。即便是再险的绝境,也能逆转乾坤。

    人生多羁绊,世事苦折磨,快意恩仇事,又能有几人。

    从前她是那几人。现在她的潇洒气概大抵是不如从前,也回不到从前。

    向夏天终于发觉自己的改变。

    “如果您能顺利回去。”崔清水顿住,酝酿了一阵,开口恳求着,“能帮我照顾好清河吗。”

    “自然。”向夏天侧过身,仍望着窗外,“这个你放心。”

    崔清水不再说话了。

    过了会儿,向夏天出声道:“我若走了。”

    崔清水看向她,适逢向夏天也对望着她。月光似在这时绽露,一缕缕透过明窗披在向夏天的身上。

    “你该怎么办。”向夏天将未说完的半句话说出。曹操若是发现她逃跑,崔清水定会被问责。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