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七十二章 孤可为她让座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所有人都沿着他的目光望去,顿时明了他在打什么主意。

    此时的曹丕如坐针毡,明知头顶上有几百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看,仍强装镇定佯作不知。

    “子桓,孤近日也不曾检查过你的功课。正好借此机会,考一考你。你同子建一样,赋诗一首罢。文采更优者,孤赏之。”曹操将话放出。

    曹丕摆出一副谦态,言道:“父亲,子建的文采向来是兄弟之中最好的。儿臣刚刚细闻子建所作诗赋,不禁也要感叹句,诚乃上佳之作,实在令人佩服。”

    说时,曹植恭敬地回了曹丕的礼:“兄长赞誉了。”

    曹丕又接着说道:“儿臣自愧不如,所作必不能及子建。但父亲命令,儿臣定会遵守。儿臣愿尽力一试,还请父亲再稍待儿臣片刻。”

    “你只管想,好好想。孤同你一块想,想想待会赏你们兄弟之中一人什么好。”曹操也不想给曹丕压力。

    本来所有人都以为曹冲不在了,世子大位非曹植无疑。可是哪晓得朝廷的老臣们极其看重正统,长公子的身份与地位为曹丕博得了机会。除此之外,他们发现原本不怎么对曹丕寄予厚望的曹操,也渐渐有所改态。曹操会有意无意地拿两个儿子作比较,譬如今日便是一场文试。也不晓得曹操是否也受了朝中老臣的影响呢。

    过了会儿,曹丕请示道:“父亲,儿臣已准备好。”

    在外人看来,曹丕的确是尊敬曹操的。礼节向来到位,语气也总是谦顺。曹植这一点却是大不如曹丕,曹植的文人气、才子气太重,常常任性而行,不注意修饰约束自己,饮酒方面更是毫无节制,因为此种原因,也犯下过不少事,令曹操大感失望。

    兄弟俩的比照,从一开始就显现出。曹植觉得可以了,拈口便吟诵起。曹丕酝酿得差不多了,还要向父亲汇报一声。

    曹操也是个注重细节的人,他嘴上不说,心里面可都记着呢。他微微点着下颚示意曹丕,同时也摆正坐姿。还未开始,便拿出一副要认真聆听的架势。

    随后,吟诵声起:

    临台行高,高以轩。

    下有水,清且寒;

    中有黄鹄往且翻。

    行为臣,当尽忠,

    愿令皇帝陛下三千岁,宜居此宫。

    鹄欲南游,雌不能随,

    我欲躬衔汝,口噤不能开。

    我欲负之,毛衣摧颓,

    五里一顾,六里徘徊。

    不比曹植的长篇美论,曹丕所作简洁而抒志。

    若真要比较评价一番,自然当属曹植的诗赋更为出彩。曹丕的此首诗,换了旁人也能作得出来,美感不足,新意更是亏乏。

    “长公子的诗浓情厚意,使臣触动情肠,亦堪精妙。”部分拥护曹丕的老臣站出来说话。

    支持曹植的友党,也不好做得太难看。时不时也发出几声赞叹,“可矣!长公子的才华也委实不虚,臣下敬服。”

    这种夸赞人的话一听便是客套,对曹丕的评价未免比曹植差了好几个档次。

    当众人都在等待曹操开口时,他却陷入了沉默。良久后,他才幽幽开口:“行为臣,当尽忠”

    众人摸不清他在想些什么,紧接着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望着两个儿子,“子桓所作之诗,孤也满意。看来最近的功课,你倒还算用心。只是,比起子建的诗赋,还是差了许多。回去再加吧劲罢。”

    早已料到是此结果,曹丕面上没什么太大波澜,只有礼有节道:“诺,儿臣遵命。”

    “来人,赏赐三公子曹植——倚天剑!”曹操大掌一挥。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各有阴晴。为何这么说。

    曹操这一生有两把佩剑,一把名为“青釭剑”,据说长坂坡一战失利被赵云夺去;另一把自是此“倚天剑”,失了青釭剑后,曹操格外珍惜剩下的倚天剑。倚天剑锋锐无比,《大言赋》中曾言“拔长剑兮倚长天”,“倚天剑”便是如此得名。可见若非宝剑,也不会为后世所传载。剑,又往往代表着军事大权。曹操赐剑此举,是何用意都不必明说,众人心里都清楚。

    曹操还是更看重曹植。终究还是曹植占得上风,曹植离世子大位又近了一步。

    这时,突闻一声大喝:“且慢!”

    谁会这么大胆没规矩,公然喝止住曹操。众人还未来得及消化曹操赐剑后的心情,又为此人所震惊。震惊的同时,不免为她捏把大汗。

    循声望去,再定睛一看。亲兵皆为她让开一条道,一名蒙面女子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还能有谁这么不怕死?除了咱们的向夏天。

    “你怎么来了呀?”曹操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嘴上好像有责怪之意,身体却很诚实地走下高台去迎她。

    “怎地,我不能来了?可是我已经来了,难不成你要赶我走。”

    这是什么话,她来都来了,怎还舍得再赶她走呢。曹操见她是蒙纱而来,兀自舒了口气。

    他不让她来的原因,是因为不想她抛头露面,让更多的人认识她。她姿色超绝,才情万丈,走到哪都是最出挑显眼的那一位。想她不被人注意,那可太难了。

    他这么做,也是想保护好她。没有别的意思。

    “孤才不舍得。你怎么想到要蒙面的。”曹操笑着问道。

    向夏天得意洋洋地说着:“我知道你的用心,所以便想出这个主意喽。”而且她也懂得保护自己。她也不希望从此别人识得她,是因为她是曹操的夫人。

    “就你机灵,孤还担心你会不会生气呢。”果然她总是懂自己的。

    “你以为我是你的那些夫人们?我可是会动脑子的。”

    “好毒辣的小嘴,你这不是在说她们没脑子吗。”曹操不怒反笑。

    “我可没这样说,是你自己说得呀。”向夏天的话里分明是那种意思,还不肯承认。不承认也罢了,还要将锅甩到曹操身上。

    “好吧,那便当作是孤说得。比起她们,你确实最有脑子。”

    二人在大庭广众下‘打情骂俏’,看愣了好一帮人。本以为曹操只有严肃板脸时,没想到面对美人会有此憨笑之态。臣下只敢去望曹操,可不敢去窥探蒙面美人的容貌,若是被发现,那可是要处以重罪。

    话说回来,这可又将后院的女人们眼羡嫉妒得呀。

    不知是谁带了个头,行礼道:“参见夏夫人。”

    之后,所有人都了解到原来此人是曹操的新宠。也随之纷纷向她行礼。

    曹操本还想再和她说下去,但是眼下的形势不容。他拉过她的手,一起走向高台。

    路上,还偷偷对她耳语了句:“刚刚你有句话说得不对,你本来就是我的夫人,什么叫作以为你是。”

    “你!”向夏天瞪圆着眼,想要发作。可面对曹操的嬉皮笑脸时,又发作不起。

    这一举动可是清晰地落在卞氏眼里,她攥紧着双拳,笑脸相迎:“妹妹怎么也跑来了。听说夫君未曾邀请妹妹,这一时间也没有多余的座位了。妹妹如不嫌弃,不妨和姐姐一块挤挤。”

    “那不好意思,我嫌弃。”向夏天直接打她的脸。别以为她听不出来,这话是在暗嘲她。曹操不曾邀请她,她还擅自跑来添麻烦。

    曹操晓得二人不睦,自然也听得出卞氏的话中之意。他沉着脸,不悦吩咐道:“来人,赐夏夫人座。”

    才吩咐完毕,曹操直勾勾地盯着卞氏,对着她说道:“你最近说话是越发不讲究了。孤还没开口,你倒抢先孤一步。夏夏她尤其不喜和你们处在一块,你也不是不知道。再者,若没有多余座位,孤也可以为她让座。”

    “这怎么行?岂不坏了规矩。”卞氏下意识地惊叫出声。

    这成何体统。

    但见曹操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卞氏自觉有失礼仪,面红耳热地拂身赔罪:“夫君教训的是,妾身日后的言行定当会把握好分寸。”

    随后又朝向夏天行礼:“也请妹妹莫要放在心上。”

    向夏天冷脸将她晾着,曹操多少还是要顾及她的颜面,打发她退下:“行了,这里没你的事了。”

    卞氏和丢了魂儿似的退回座位上,她都这把年纪了,还要受夫君的冷语冰人。还是在这种场合下,搞不好便闹个当众难堪。

    这要她心中作何滋味呀。

    另一边,向夏天瞥见下人忙着为她加座。她出声拦住:“让他们别忙活了,我不会在这待太久。”

    “哦?那你来这,是为了?”曹操问道。

    向夏天冲他倩笑着,这一笑可让老曹心花怒放。可没想到,伊人颦笑还未欣赏够,便迎来某人的当众批评。

    “我本不想现身,但在场之人都不敢发言。我觉得我有必要上来说一句公道话。”向夏天上前几步,面临众人。

    “我想说,二位公子的文试评判不公。”向夏天再一个转身,又面朝着曹操。

    二人对视上,曹操发觉事情的发展似乎脱离掌控之内。不过好像还挺有趣的。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