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世子之争(1)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出言无所忌

    一日,曹操正闲逛于花园之中。走在幽径上,下一秒却被一处凉亭吸引去目光。

    凉亭中有三人,向夏天懒懒坐在中间,曹丕与郭照站立于她身侧。

    他们三人怎会走到一块呢,曹操好奇地摸爬上前。

    “儿子携郭照,向夫人问安。”丕照二人双双跪地行礼。

    “免礼,都起来罢。”

    “谢夫人。”

    “坐吧。”

    “儿子不敢。”曹丕惶恐退却一步,郭照也随他。

    “你不敢,可是郭照她身子弱。”言下之意是,让曹丕顾及着她的身体。向夏天语气冷淡,言语中也似有疏离。

    “那儿子斗胆受之,儿子也代郭照向夫人谢恩。”

    又是一番拜礼后,二人才入了座。

    “今日倒难得,见到你们俩走在一块。你们小两口今日兴致也不错呀。”向夏天不苟言笑道。

    “回夫人的话,儿子和郭照才去向母亲请过安。郭照她还不想这么早回去,儿子便带她来这附近逛逛。没想到会在这遇见夫人,儿子早该来向夫人问安赔罪,一直拖至今日,还请夫人见谅。”话音既落,曹丕又要跪下。

    “亏你还记得,我以为你都忘了呢。”

    “赔罪?”郭照不解地看着他们。

    “你让他自己说。”向夏天轻瞥眼曹丕,随后举杯品起茶来。

    曹丕羞愧地低头抱拳,解释道:“阿照,是这样的。第一次见到夫人时,我走路不当心撞到了夫人,还对夫人出言不逊。”

    郭照惊叫出声:“子桓,你怎能对夫人她不敬。夫人她好歹曾是我的救命恩人。”

    “当时我眼拙没能识出夫人,还请夫人恕儿子当日无礼之罪。儿子已知错。”曹丕一番情真意切,郭照也帮忙说着好话,“夫人,还请念在子桓是无心的份上,宽恕他。”

    向夏天放下茶杯,这一瞬间的手劲可不小,好些茶水都洒了出来。但见向夏天面色不悦,嘲讽道:“你若是真的知错,就不会拖到今日才来和我认错!曹丕,虽然我们这才是第二次见面,我又是你名义上的姨母,理应我该对你客气一些。但是我并未感受到你认错的诚意,何况郭照也曾给我添过不少麻烦。你们小两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将来如何能为世人立典范。”

    曹丕与郭照相视一眼,“儿子不明白,夫人何出此言。”

    向夏天像是意识到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她面色大变。随后遮面喝口茶水压压惊,带过方才的话题:“没什么。我只问你,你的诚意在哪呢。我可是听说郭照日日不落地去向卞夫人请安,我这夏青阁她好像只光顾过一次。那一次请安请到一半,她又昏倒了。之后我派人去请你来将她接回去,你本有机会向我道歉,可你也倒好。一声不吭地将人带走,一个谢字也没有。”

    曹丕被她训得面红耳赤,争辩道:“夫人恕罪,那一日儿子实在担心阿照的身体,只想赶紧将她带回去休养,也好不打扰夫人。本想寻机来向夫人道歉、谢罪,后来冲弟又出了那样的意外,儿子伤心疾首,一时间搁置忘了”

    “夫人,郭照可以作证。曹冲公子遇难的那几日,子桓整日以泪洗面,食不下咽,寝夜难安。我见着他一日日消瘦下去,却又帮不上什么忙。我着急,也心疼他。夫人若真要追究怪罪起,那便处罚郭照好了。”说罢,郭照委屈地抹着几滴泪珠。

    “阿照,不可。我是你的丈夫,我该身负起作为男人的责任。如若这点小错都不敢承认,还要你为我受罚,今后父亲又如何能信任我,弟弟们又会怎样看待我。冲弟在世时,我未曾尽到哥哥的责任。我深感惋惜,痛定思痛,将来再不能辜负你和甄宓,不能辜负母亲,更不能辜负父亲。不论为人臣,还是为人子,都该堂堂正正、清清白白。”曹丕抱着郭照的肩,发自肺腑地说出这些话。

    “行了!”向夏天不耐烦地扬扬手,“我何时说过要罚你们了?训你们几句而已。竟担惊受怕成这样,像是能成大事者吗?”

    “夫人训诫得是,儿子只是一时情不自禁。”

    “这些情不自禁还是留给你父亲去吧,对我没有用。”向夏天一脸轻蔑。

    “若是面对父亲,儿子也不会说这些话了。”曹丕自顾言起,“父亲他喜欢真才实干之人,不喜耍嘴皮子的。”

    “非也非也。你父亲是既喜欢能干的人,又喜欢会说话讨好的。”

    “夫人此言差矣。说话讨好乃假意,对自己父亲还能怀有什么虚情假意吗。儿子若对父亲怀有一颗真孝心,即便不动嘴皮功夫,父亲也能感受得到。与其花时间在献媚迎合上下功夫,不如做好本职事务,从旁协助父亲。不期求能帮到父亲些什么,但求别让父亲再为儿子操心。”曹丕字字珠玑,颇有长子之风范。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向我说教了?”向夏天挑眉不满,“罢了。念在你这份孝心上,我便不与你计较了。希望你能做到你方才说得那些,跪安罢。”

    “谢夫人。”

    曹丕与郭照正要退下,又听向夏天格外嘱咐了句:“听说徐元直最近成为了你的老师,你跟着他好好学。”

    “诺,谨遵夫人教诲。”

    在二人离开后,一旁的崔清水出声道了句:“长公子为人孝顺,只是终究比不过三公子。”

    “你这话未免太绝对了些。才华固然可贵,孝顺却最得人心。我看曹植在敬孝这方面,做得便不如曹丕。以后曹植若当了皇帝,能让天下人服他吗?”向夏天出言无所忌。曹植代表的本不是正统,她这话蕴意不浅呀。

    崔清水被她惊吓得倒吸口凉气,低声提醒她道:“切不可说此等大逆不道之言,莫让有心人给听去了。”

    “呵。”向夏天冷笑声,“有心人不会以为我是大不敬,只会以为我句句箴言。”

    句句箴言吗。

    ·文采比试

    曹操艰难地熬过了他的低谷期,之后事业迎来了个小高峰。曹操大败了张鲁,平定汉中。

    也是许久没有操办过喜事了,为了庆祝这一胜利,曹操命人在铜雀台大摆酒宴。

    众多夫人都在受邀行列内,唯独向夏天,除外。按理来说,如今她是这后院最得宠的主儿。她没有道理不被邀请去参加酒席。

    可事实如此,也不晓得曹操是怎么想的。后院的女人们一时又得意嚣张起,向夏天倒并未太将此放在心上。

    酒过三巡,卞氏言笑提议道:“今日难得这么热闹。依妾身愚见,有酒兴也不能少了诗兴呀。”

    “唔不错,孤向来是诗酒不离。孤之宴,怎能少得了诗助兴呢。”曹操憨笑着拍拍大腿,“在座的可尽兴发挥。作出的诗如能得孤心,必有重赏。”

    曹操虽下令重赏,但各人都谨慎谦让起。没人愿抢第一个风头,也不敢。何况今日宴席上可坐着两位尊贵的焦点人物,怎样都轮不到他们那帮臣下起头。

    过了一阵,还是无人站出。卞氏眼露精光,笑盈盈道:“妾身也是许久未听子建吟诗。今日逢此机会,夫君,妾身斗胆想让子建作诗一首。”

    曹操也正有此意,望向曹植:“孤也有段时间没听你的诗了,你来为孤作一首。周礼有言,‘教六诗,曰风,曰赋,曰比,曰兴,曰雅,曰颂。’你随意即可。”

    曹植端庄出列,朝高位上的人俯首躬身:“儿臣遵命。”

    其实曹植已是成竹在胸,却还是装出一副在心中弄墨的模样。不多时,他移挪步子,白面浅笑,自信高吟起:

    从明后以嬉游兮,登层台以娱情。

    见太府之广开兮,观圣德之所营。

    建高门之嵯峨兮,浮双阙乎太清。

    立中天之华观兮,连飞阁乎西城。

    临漳水之长流兮,望园果之滋荣。

    立双台于左右兮,有玉龙与金凤。

    连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虾蝾。

    俯皇都之宏丽兮,瞰云霞之浮动。

    欣群才之来萃兮,协飞熊之吉梦。

    仰春风之和穆兮,听百鸟之悲鸣。

    天云垣其既立兮,家愿得而获逞。

    扬仁化于宇内兮,尽肃恭于上京。

    惟桓文之为盛兮,岂足方乎圣明!

    休矣美矣!惠泽远扬。

    翼佐我皇家兮,宁彼四方。

    同天地之规量兮,齐日月之晖光。

    永贵尊而无极兮,等君寿于东皇。

    御龙旗以遨游兮,回鸾驾而周章。

    恩化及乎四海兮,嘉物阜而民康。

    愿斯台之永固兮,乐终古而未央。

    话音既落,曹植的友臣杨修拍掌叫好:“好极!妙极!”

    杨修于曹植,亦友亦臣。杨修也是一位出了名的才子,他都如此捧场,其他人焉有不附和之理。

    “三公子的才华可与日月争光呀。”曹植的党派无不夸耀着。

    “嘿嘿”曹操自是欢喜。一为儿子惊艳的才华折服,二为旁人对曹植赞不绝口感到骄傲荣光。

    “吾儿才情可嘉,为父甚是欣慰。好一句‘愿斯台之永固兮,乐终古而未央。’愿铜雀台永远坚固不倒,也愿欢愉之情永不结束。不错,不错。来人,赏!”曹操豪气地大袖一挥,“让孤想想,赏什么呢。”

    曹操微笑张嘴,再次看向曹植时,却被他旁侧的曹丕吸引了注意。突然间,他改变了主意:“等等,等等。”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